《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八十二章黑白兩道


    第二百八十二章  黑白兩道

    煙槍聞言道:“那隻能走官道了。”

    鄭鈞波點頭道:“一會兒我就找人聯係一下江寧的朋友,如果可以我再派人坐長途客車去江寧,省得再被田根生他們堵著!”

    煙槍和大刀是鄭鈞波最得力的手下,這些年自己所有的事也沒瞞過他們,所以鄭鈞波便當著二人的麵給江寧的一個朋友打電話,看能不能走走他的門路,至少也要了解一下李大山在麵到底怎麼樣了,再安排人給李大山帶個話,讓他千萬挺住,不能『亂』說。

    鄭鈞波這個所謂的朋友也隻是他去省城找那些叔伯辦事時遇到的,算是他那位長輩的一個遠房親戚。因為在江寧還有些實權,鄭鈞波也是本著多個朋友多條路的原則,請這人吃了頓飯,兩個頂多算是點頭之交。不過現在這個時侯,不管是誰,隻要能幫到自己,鄭鈞波都不會放過。

    電話接通後,對方被鄭鈞波也嚇了一跳。本就是點頭之交,怎麼也沒想到以鄭鈞波怎麼會突然給自己打電話。

    電話中鄭鈞波當真是好話說了一籮筐,好處許了一大堆,最後甚至許諾隻要對方肯幫忙,自己立刻派人給他送去五十萬辛苦費。可沒想到對方連想都沒想便拒絕了。不過對方最後還是看在省城那位長輩的麵子,透『露』了一些消息給鄭鈞波。

    原來就在今天下午,江寧召開了全縣防治非典動員大會。會上江寧縣委書記就江寧如何作好非典防治工作作了重要講話。不過在講話之後,趙寶剛特地強調了幾個問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維護江寧的社會穩定。一方麵是要盡量消除全縣百姓對非典的恐慌,另一方麵就是要嚴厲打擊全縣的違法犯罪現象。這其中就特別提到了望江。

    對於望江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別說是趙寶剛,就是一些稍有門路的普通幹部,甚至是股級幹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趙寶剛在會上著重指出,全縣黨員領導幹部一定要以望江為戒,同時也警告所有人,要與望江的所有人、所有事劃清界線,決不能被拖到望江這個大泥潭中,如果真有人參與到望江的事情當中,不管他是什麼人,什麼職位,立即就地免職,決不手軟!

    所以別說鄭鈞波拿五十萬,就是拿五百萬恐怕這些人也得考慮考慮。因為在這時侯真正能幫得上鄭鈞波忙的,至少也是一定級別的領導幹部,為了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家庭,到底值不值得。外一鄭鈞波那天真的被抓了,要是把自己也供了出來,那自己可真是人財兩空了。

    鄭鈞波掛了電話後,心中也是一緊。趙國慶隻為了他那個二叔真得會動用這麼大的力量,把江寧的黑白兩道他可是全都動員起來了,難道說這個趙國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說是為他二叔出氣,實際上卻是把目標對準了自己?要不然把李大山弄在江寧交給公安局也就算了,用得著弄出這麼多事嗎?看來自己真得小心了,可別陰溝翻了船,被趙國慶真抓住 什麼把柄。

    不過李大山還是要救的,既然黑白兩道都走不能,那就隻能派人悄悄進入江寧,希望能從江寧公安局入手,那怕是隻找個普通幹警,隻要能見到李大山就行,至於花多少錢,鄭鈞波真的不在乎了!不過自己和煙槍等人目標太明顯,隻要一入江寧地界,恐怕就會被認出來,隻能派幾個生麵孔去。思來想去,有這個能力的,都是經常『露』麵的,剩下的都是些『毛』頭小子,怕他們辦事不牢靠,最後鄭鈞波腦中靈光一閃,派了白琳到江寧。

    白琳跟了自己也有三四年時間了,對自己忠心當然是不必說,而且別說外人,就是自己手下見過白琳的人也不多,加上白琳這些年跟在自己身邊,確實有些辦事能力,也懂得交際,所以派白琳去江寧,應該不會有問題,至少應該能給自己帶回李大山的消息。現在這個李大山就如同一根肉中刺一般,一天不知道他的消息,自己就無法安寧,要是李大山真的交待了,那自己根本不用再收拾什麼行囊,還管什麼煤礦、浴池的,馬上跑路都來不及。要是李大山沒交待,那自己就可以多一點時間籌錢,也好為自己將來好好打算打算。

    就在鄭鈞波還在為李大山的事情坐立不安時,望江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苗誌文的心也是七上八下。

    此時苗誌文正坐在一輛出租車心神不寧。這一切隻是因為趙國慶的一個電話,讓他連夜到趙因慶在望江的家中一敘。

    當苗誌文敲響趙國慶家門時,趙國慶很快便打開了門,一看是苗誌文,笑道:“苗主任來了,快請進吧!”說完將苗誌文請進了屋。

    苗誌文忐忑的坐在了沙發上,趙國慶遞給苗誌文一支煙,道:“苗主任,今天連夜把你請來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苗誌文一聽,忙道:“趙局長,有什麼事你吩咐就是了!我保證完成任務!”

    “別急,你聽我說完!”趙國慶拿起火機給苗誌文點著了煙,又接著道:“苗主任,我辦公室牆上掛的那塊鍾你知道吧!”

    苗誌文一聽,被嚇了跳,手中的煙也差點掉在地上。他不知道趙國慶到底是什麼意思,隻能點頭道:“我知道,那是原來史局長在時特地吩咐我掛上去的!怎麼趙局長不喜歡?那我明天就找人把它摘下去!”

    “哈哈,那塊鍾我確實不太喜歡,不過苗主任,我不喜歡的原因你應該清楚吧!”趙國慶看著苗誌文的眼睛道。當了多年刑警的趙國慶曾審訓了無數違法犯罪分子,他清楚一個人有沒有撒謊,隻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

    “我……我……”苗誌文目光閃爍,根本不敢與趙國慶對視。趙國慶馬上就明白了,看來這個苗誌文確實是知情人,也確實如許立分析的那樣,一直在想方設法暗示自己,隻是自己沒有察覺。

    

Snap Time:2018-07-22 03:38:38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