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八十一章此路不通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此路不通

    “十萬塊,槍煙你好有誠意啊!”田根生瞟了一眼那張銀行卡,冷笑道。

    煙槍一見十萬塊錢根本無法打動田根生等人,一咬牙從兜又掏出一張銀行卡來,道:“這樣算是我有誠意了吧!”

    “二十萬?煙槍我跟你說句實話吧,別說二十萬,你就是再拿二百萬出來,兄弟我也不敢放你進城。上麵有人放話了,要是讓你們進了江寧,別說我們以後不能在江寧混了,就是我們的親戚朋友恐怕也得跟著我們倒黴。你說你得拿出多少錢來給我們兄弟安家啊!”

    煙槍聽了這話一皺眉頭,想了半天,最後一狠心再次將兩張銀行卡遞了過來,道:“田部長,我也不奢望進城去看我那個兄弟了,這些錢就算我買個消息,你總得讓我明白到底是那尊菩薩開了口,竟能勞動你田部長親自上街來堵我們吧,也好讓我回去跟我們老板有個交待!”

    田根生聽了心中暗笑不已,就算煙槍不問,自己還得按照許立的吩咐,主動告訴他們這其中的原由,沒想到這個煙槍竟還白送自己二十萬,這種冤大頭要是再多幾個多好啊,那自己恐怕早就進入小康社會了!

    想到這兒,田根生已經順手接過了煙槍手中的兩張銀行卡。煙槍隻覺得眼睛一花,兩張銀行卡已經從田根生手中消失了。隨後田根生才笑道:“既然兄弟你這麼有誠意,那我總得有所表示。”

    說完拉著煙槍走到了一邊,看看四周已經沒有其他人,才小聲對煙槍道:“你那個被送過來的兄弟我們都聽說了,他惹誰不好,非要惹那個趙國慶!趙國慶在江寧可是非同一般,不但在公安局有鐵哥們,在縣委、縣『政府』也有關係,而且他與我們老大也有交情。今天他親自去找了我們老大,兩人商量了一個來小時,最後我們老大就給我們下了這個命令,所有望江來的車都要查看一番,就怕你們來這兒給你那個兄弟說情。趙國慶這次可真是下了狠心,要好好整整那小子!”

    煙槍聽了田根生的話,卻是一陣苦笑,你說你李大山幹什麼不好,老大早就告訴你這段時間老實點,可你非要惹事,還惹 到了公安局長二叔的頭上,你說還能有好嗎?“田部長,你說我們要是找趙局長二叔求求情,你說趙局長能不能放我們一馬!”

    “找趙局長二叔?你們恐怕是找不著了!”田根生搖搖頭道。

    “這話怎麼說?難道……”煙槍還以為是趙國慶的二叔出了什麼意外。

    “其實那人不是趙國慶的親二叔,不過卻比他親二叔還要親。那老爺子的功夫你們也聽說了吧!”

    煙槍立即點頭,除了李大山被帶到江寧外,當天現場的其他人還都在望江關著呢,煙槍當然也聽說了當天老爺子在發神威,將二十來個大小夥子都打翻在地的情況。

    “趙國慶能有今天可都是那老爺的功勞。那個老爺子從小就教趙國慶功夫,不然趙國慶也不能那麼順利當上兵,退伍後又這麼快被提升為局長,所以那個老爺子雖然不是趙國慶的親二叔,卻比親二叔還親。不過人家老爺子也是有兒有女的,聽說了這碼子事,已經立即把老爺子接走了,聽說是接到南方去了,別說是你們,就是在江寧恐怕也沒有幾個人知道老爺子的下落,你說你們上那兒找去?”

    這番話當然都是許立和趙國慶提前編好的,特地讓田根生傳給槍煙的。不然將來鄭鈞波等人非要找這個根本不存在的二叔,許立那有時間繼續裝下去。再說趙國慶就是江寧人,要是真到他家親戚鄰居那兒一打聽,還不漏了餡。所以幹脆就讓這個不存在的二叔失蹤好了,誰也找不到這個人,那麼這個謊言也就不能被拆穿。

    煙槍這次被人拿來當槍使卻根本沒有查覺,聽了田根生的話,煙槍知道想與趙國慶和解恐怕已經不現實了,自己得盡快把這個消息告訴鄭鈞波,好做下一步安排。當下告辭了田根生,急急忙忙的返回望江,臨走前還不忘說了聲:“謝謝!”

    田根生看著遠離的車影,拿出兩張銀行卡對一起來的弟兄笑道:“看見沒有,這種人不但給咱們錢花,被咱們給堵了,臨走前還得說聲謝謝,真是現代的活雷鋒啊!今天出動每人加五百辛苦費!走,今天我請客,你們想吃什麼盡管說!”

    煙槍帶人趕回望江時天已經黑了,不過鄭鈞波早就已經在家等著煙槍。煙槍將田根生的話一五一十的轉告給了鄭鈞波後,鄭鈞波眉宇間一條黑線直達天靈蓋。沒等鄭鈞波開口,一邊坐著的大刀已經叫道:“媽的,這個文成也太不給咱們麵子了,大哥,要不明天我帶幾百個弟兄去江寧,直接把姓文給的給他平了,看他還敢不敢再囂張!”

    “住嘴!”煙槍喝道:“你以江寧是望江嗎?你在望江怎麼打、怎麼殺都有人罩著,你要是真敢帶幾百人去江寧,恐怕還沒等碰到文成的人,就已經被江寧的公安給抓起來了!”

    說完煙槍又對鄭鈞波道:“大哥,當時田根生帶人把我們堵在路邊,他手下的人都提著砍刀、鋼管之類的東西,可是不論是過往的警車還是在街上執勤的交警,根本沒有人過來問一聲。特別是有一輛警車在路過時雖然是停下來了,可卻根本沒有問他們攜帶凶器的事兒,反而問他們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要是當時田根生說句話,恐怕我們三人現在已經在他們江寧看守所了!那幾個警察臨走時竟然還給那個田根生點了支煙,看樣子文成在江寧的地位恐怕一點也不比大哥在望江的差!所以我看用強肯定是不行了!”

    鄭鈞波聽後點點頭道:“文成在江寧混了十幾年,別說在江寧,就是在鬆江恐怕也有些實力。特別是他還有個當省委副書記的親大哥,要不是文成滿於現狀,恐怕鬆江也早就是他的地盤了!而且咱們以前跟他又沒什麼交情,偏偏趙國慶又是江寧人,兩人關係好也是正常,所以這條道恐怕是行不能了。”

    

Snap Time:2018-08-17 21:11:00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