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六十九章初顯身手


    第二百六十九章   初顯身手

    老板娘能在站前這開小吃部,又宰了那麼多人,卻還從來沒有真被打過。一旦有事自然有自己當家的,還有那群打手出麵,什麼時侯吃過這個虧啊!隻覺得臉上一熱,隨退一陣巨痛傳來,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自家店被打了。

    可這還不算,許立打了一巴掌後,非但沒有收手,反而繼續打向了老板娘另一邊臉。而且還教訓道:“這巴掌是替你爸打的,打你這個不孝女!這巴掌是替你媽打的,教訓你個禽獸不如!這巴掌是替老太太打的,讓你欺負老人!這巴掌是替被你騙的人打的,讓你不學好!這巴掌……”

    許立可是打得過了癮了,老板娘卻是徹底被打傻了,根本忘了要躲。直到一個男的帶著四五個二三十歲的青年衝進門,看到許立正在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著老板娘,為首的男的大聲叫道:“住手!你再敢打,我他媽的要你命!”

    許立抬頭看了一眼衝進來的幾個人,隻見為首一人剃了個板寸,穿了件黑『色』的大T恤衫,一臉的橫肉,而他身後的幾個人也跟他差不多,看來都不是善類。不過許立卻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而是又對著老板娘的另一邊臉又是一巴掌,還不忘教訓她道:“這巴掌是替你丈夫打的,讓你不守『婦』道!”

    沒想到這一巴掌下去,反而把老板娘給打醒了,竟然哭著道:“我沒有……”說完還轉頭對衝進來的板寸道:“老公,我沒有不守『婦』道!”

    板寸聽了也是一愣,直懷疑自己老婆是不是真的被打傻了,竟然在這個時侯還有心思說這個。“你……”板寸指著許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狠話自己也說了,可人家根本不當回事,要是往常自己恐怕早就帶人衝上去了,先打了再說。

    可今天板寸看著許立剛才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自己老婆卻有些猶豫了,自己老婆是什麼樣的人自己知道,一發起彪來,連自己都得讓她三分,可今天卻被一個老頭子在那打得忘記了反抗,板寸不知道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來頭。

    板寸身後的人一推他,小聲道:“大哥,大嫂怎麼了,不是被打傻了吧,咱們可得為大嫂報仇啊!”

    “報仇?”板寸聽手下一提醒,再看看老婆那個慘樣,也顧不得其他了,大聲喊了一句:“敢打我老婆,我今天非得廢了你不可!”說著板寸就衝了上來。身後的小弟也跟著衝向許立。

    麵對這幾個小混混兒,許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順手拿起桌上自己剛吃過的炸醬麵碗,對著衝得最快的板寸腦袋扣了過去。

    板寸也就是個普通的小混混兒,根本不懂什麼格鬥技巧,往常都是憑著人多嚇唬人,真打起來也就是憑著一股子蠻力瞎打。今天遇到許立算他倒黴,眼看著碗朝自己臉扣了過來,卻根本來不及作任何躲避或格擋動作,眼看著一隻雪白的碗帶著湯水扣在了自己臉上。隨後隻聽“叭”的一聲,碗撞在板寸的臉上,碎了!

    這充分證明了板寸還是有些能耐的,臉皮竟然比碗還要結實。不過板寸的臉上還是被撞出了血,再加上醬汁撒進傷口、撒進眼睛,板寸已經隻能捂著臉蹲在地上不住的叫痛。

    後麵的小弟看見大哥吃了虧,仗著人多,繼續衝向許立。有聰明的還順手抄起了一個凳子,砸向許立。

    不過這幾個小混混別說大多都是赤手空拳,隻有一個拿了張破凳子,就是拿著刀,也不是許立的對手。隻見許立站在那,雙手擋住了一個小混混的拳,一腳踢在他的膝蓋骨上,連站在一邊的板寸和老板娘都能清楚的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被踢的小混混立刻抱著腿倒在地上不住哀號。

    其他幾個小混混也被許立三下五除二的打翻在地,最倒黴的還是那個拿凳子的。他本來是在最後麵,當他舉著凳子衝到許立跟前時,其他人已經都被打倒了,他高舉著凳子不知道是應該砸下去,還是放下來。最後還是許立幫他下了決心,一把搶過凳子,重重的砸在這人的背上,又放倒一個。

    小吃部發生打鬥,早已吸引了不少人圍在外麵觀看。有曾吃過這些小吃部大虧的外地人,大叫解氣,就連一些本地人也對這些倒在地上的小混混指指點點,根本沒有人同情他們。

    許立拍拍手,又來到了已經被打蒙了的老板娘麵前,大聲道:“算帳!別以為我會賴帳,我還不差你那幾個小錢!”

    老板娘一見許立來到自己麵前,先是條件反『射』似的捂住了自己的臉,生怕許立再打她。一聽許立說要算帳,把頭搖的象波浪鼓似的。

    許立狠狠一拍桌子,道:“我讓你算帳,我可不是那種吃霸王餐的人!”

    老板娘捂著已經被打得紅腫的臉,小聲道:“兩、兩塊五!”

    “兩塊五?剛才不是二十六嗎?”許立掃了老板娘一眼道。

    “剛才、剛才是算錯了!兩塊五!”老板娘現在那還敢再宰許立啊,隻希望快點把這個瘟神送走。

    “行,對了,把剛才那個老太太的帳也一塊算了!一共多少錢?”

    “五塊!”

    許立也沒有再折磨老板娘,她今天已經為她的行為受到了教訓,再說自己現在隻是個普通客人的身份,也不能把老板娘怎麼樣,便從兜掏出五塊錢,往桌子上一拍,道:“給你錢,把老太太的車票還給人家,以後做事也拍拍自己的良心,壞事作多了,總會遭到報應的!”

    一聽許立為老太太討要車票,站在一邊的服務員沒等老板娘開口,便已經把車票塞給了老太太。

    就在許立以為今天的事已經過去了,剛想離開這時。隻見外麵突然又圍過來一群人,將四周圍觀看熱鬧的人驅散之後,徑直走進了小吃部。

    走在最前麵的一人穿著件黑『色』的襯衫,不過扣子隻係了下麵三四顆,整個胸膛都『露』在外麵。上麵還紋了一個張著血盆大口的老虎圖案,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身後跟著二三十個衣衫不整的年青人,一看就是他的手下。

    

Snap Time:2018-02-19 18:04:58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