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六十六章暗中打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暗中打探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也聽說望江發生槍擊案,電視上都報了,不過不是破案了嗎?”許立明知故問。
  老趙搖搖頭,隨後竟警惕的向四下望了望。邊上的人拍了老趙一下,道:“行了,不用看了,聽說咱們市公安局來了新局長,那些小王八蛋都夾著尾巴,不知道躲在那個耗子洞堣F!”
  老趙聽後長歎口氣,對許立道:“老弟,不是我不說,是不敢隨便說啊!我怕害了你!你是外地來的,你不知道,望江這堛漱p混混實在是太猖狂了,我這些敢死隊的人隨便談談這堛漕ヾA他們還不敢把我們怎麼樣,怎麼說也是半截入土的人了,他們也知道我們不可能給他們惹什麼大事,可他們要是看到有你這種外地麵孔出現在我們的小圈子堙A再談論他們的事,他們可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不過前幾天剛來了新公安局長,那些王八蛋都不知道跑那兒去了,已經好幾天沒看著了!”
  “這堛漱p混混這麼厲害啊?看來我以後也得小心點!不過你們新來的公安局長我也知道,他原來就是我們江寧的副局長,他在我們縣時可厲害了,不管什麼案子他都能破,我們縣去年一年沒有過一起命案!發生的幾起搶劫案也都破了,現在我們那兒連小偷都少見!”
  許立故意說出趙國慶的工作成績,希望給這些人一些信心。這幾年望江的社會治安狀況已經令百姓對公安係統失去了信心,就是對黨和『政府』也是信心不足。許立隻能從自己做起,希望通過自己能令這些群眾重樹信心。隻有全市的百姓都齊心協力,才能將望江的這些個牛鬼蛇神一網打盡。
  “真有這麼厲害?那們我望江可有希望了!”一邊的個一直聽著的老頭『插』言道。
  老趙卻歎口氣道:“唉,難啊!這麼多年,那些小混混兒都養成了氣侯,那是一個公安局長就能抓得了的!特別是他們的那個頭,叫鄭鈞波,不僅是咱們望江有名的企業家,還是人大代表,你們說說,連這種大流氓都能當上人大代表了,咱們這些老百姓還有活路嗎?”
  “這個鄭鈞波是望江最大的黑社會頭子?難道就沒人查他嗎?”許立明知故問,他是希望這些老人們能多給自己提供一些有價值的信息。
  “查他?誰敢查他啊!老弟你也就是現在說這句話,要是前幾天你敢說他們是黑社會,保證立刻有人衝出來打你一頓!”老趙感慨的道。
  “真的這麼囂張?他們竟然連說話也管?他們能有多少人啊,還能時時刻刻監視咱們?”許立真的沒想到,這個鄭鈞波竟然還懂得控製輿論宣傳,看來自己還真不能小看了他。同時許立心中更是一緊,鄭鈞波在望江真的這麼有實力,連普通百姓議論他的是非,他也有空來管?那他手下到底有多少人啊?
  “這種小事根本不用人家親自來管!你不是望江人,你是不知道。鄭鈞波在望江出名後,現在的小孩子啊,一個個都不學好,竟然有人拿那個鄭鈞波當什麼偶像,對他佩服的不得了。我看就是嘔吐的對象!那種大流氓有什麼好學的,學他欺男霸女?學他打架鬥毆?可偏偏那些十幾歲的小孩子處處都學著那個鄭鈞波,心甘情願的給那個鄭鈞波當狗腿子。全市不管有什麼事情,我敢說,公安局、市長、市委書記都未必知道,他鄭鈞波保證是第一個知道的!”
  許立聽了不禁一愣,如果真如老趙所說,那鄭鈞波可就不僅僅是違法犯罪這麼簡單了,他簡直就是望江的罪人!十幾歲的小孩子本來正應該是學習的好時侯,可就是因為有了他這麼個所謂的“成功人士”為榜樣,不知多少孩子因為模仿他而走上了邪途。這些孩子那怕隻有百分之一的人走上鄭鈞波的老路,那在十幾年後,至少會出現幾十個鄭鈞波,不知又要帶壞多少孩子,使多少百姓受苦!許立突然覺得自己肩上的責任似乎更重了!
  老趙話音剛落,一邊的另一個老人接道:“誰讓人家鄭鈞波有能耐!有個曾當過咱們縣縣長的父親,雖然他父親已經去逝了,可他的三個姐姐可都嫁了好人家。”
  許立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自己來望江也有一個多月了,可對鄭鈞波的了解實在有限,雖然徐剛來了後給自己帶來一些消息,可也不是很全麵,至少自己到現在也隻知道鄭鈞波有三個姐姐,可他三個姐姐具體都在那堣u作,他三個姐姐的愛人又都是幹什麼的,許立一直不是很清楚。“老哥,那個鄭鈞波不過是個流氓,他姐姐難道都十分有本事?”
  隻聽那個老人繼續道:“那是當然了!不然你以為他鄭鈞波能幹到今天的這個程度?他大姐叫鄭豔,是咱們市水利局的副局長,對象叫張青,是市委辦公室的副主任。二姐叫鄭潔,是咱們市委黨校副校長,對象叫胡青江,是組織部的副部長。三姐叫鄭爽,是勝利鄉的黨委書記,對象對象在幫著鄭鈞波打理著一個煤礦!這還不算,他還有兩個幹哥哥,一個是咱們的常務副市長董陽明,一個是咱們公安局原來的局長史林!你說說,這個鄭鈞波有了這麼親姐姐、姐夫,還有兩個哥哥照顧他,他在望江還怕什麼?而且我聽說他在省媮晹酗ㄓ眭漸L父親原來的朋友,對他也十分照顧,不然他們一家子也不能個個都這麼本事,都能當上大官!”
  許立聽著老人掰著手指,一個個點完了鄭鈞波的這些親戚後,也不由得倒吸口涼氣。難怪他鄭鈞波在望江如此囂張,連市長也敢打。他的這些親戚朋友恐怕早已經在望江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牢不可破的大網,任何外來的勢力想要衝破這張網,恐怕一個不慎就得撞得個頭破血流。葛衛梁能在望江全身而退,恐怕還是人家看在他有個好叔叔葛兵的麵子上,不然早被這些人給吃得骨頭都不剩了。
  

Snap Time:2018-10-23 02:32:04  ExecTime: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