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六十章後悔莫及


    第二百六十章  後悔莫及

    李天澤在一邊看著愛人華麗梅接過鄭鈞波的禮物,不斷的給她遞眼『色』,示意她不要接。可華麗梅卻沒注意到,反而引起了鄭鈞波的警覺。鄭鈞波當然明白李天澤的意思,笑道:“李叔叔,上次送您的紫檀筆筒還喜歡嗎?如果喜歡過幾天我到南方,再給李叔帶回來一個!”

    李天澤一聽鄭鈞波的話,長歎口氣,他當然明白鄭鈞波是什麼意思,那個紫檀筆筒價值三十餘萬元,自己卻收下了,而且還轉手送給了別人,自己現在就是想還鄭鈞波也還不了,也就是說自己與鄭鈞波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旦鄭鈞波出了事,自己也決對跑不了。所了也就不再阻止華麗梅,而是道:“麗梅,我和波子有事情要談,我們先去書房了!”

    華麗梅得了好處,當然不會再多事,等幾人進了書房關上門後,華麗梅也急忙回到臥室拿起電話詢問起銀行卡的金額。當她聽說麵有十萬元時,已經高興的滿麵笑容。

    不過在書房的李天澤和鄭鈞波的麵『色』卻不那麼好看。沒等鄭鈞波開口,李天澤已經道:“波子,我大概也能猜到你這次找我是什麼事,我也不想再瞞你,你在望江當眾毆打新上任的市長,這件事早就已經在全省都傳開了,影響十分惡劣。省委書記、省長等省領導曾經多次在私下說過這件事,要求鬆江市委、市『政府』一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要給當事人一個交待,給全省百姓一個交待!”

    “可、可在望江卻沒有一點風聲啊?”鄭鈞波本來是想為史林說話的,可沒想到李天澤一開口卻爆出這麼一個大炸彈,自己竟成了整個風暴的中心。

    “望江沒有一點風聲才更說明這件事非同小可,他們的保密工作做的好!”李天澤嚴肅的道,“你應該早就到了省城吧,也不是第一個來找我的吧!畢竟以我的職位來講,影響有限!”

    鄭鈞波現在已經有些傻眼了,隻是呆呆的看著李天澤點點頭。

    “唉,你是在他們那兒都吃了閉門羹,才想到到我家樓下堵我的吧!他們連見都不敢見你,說實話,你今天要不是堵在我家樓下,你也別想見到我!”

    “李叔,那、那我該怎麼辦啊?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你的事兒已經驚動了省領導,想壓下來是不可能了,別說是我一個小小省『政府』辦公廳的處長,就是你找到你畢叔,甚至是我們這些人一起出麵恐怕也無濟於事。為今之計你最好是放棄望江的一切,馬上遠走高飛,最好是直接辦理移民,躲到國外去!這樣一來不管是誰對你也是無可奈何。而且你一走,再有我們這些老家夥出麵,幫你把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等過個十年八年的你再回來應該就沒有事了!”

    “走?出國?”鄭鈞波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事情會鬧得這麼大,李天澤口中的畢叔可是省委辦公廳的副秘書長,要是連他也沒有辦法,那自己恐怕就隻有死路一條了!可自己又那是說走就能走的啊!

    自己的資產加在一起是不少,總價值近億元。可那些大多是些固定資產,比如浴池、煤礦、歌廳,這些都是拿不走的,如果想在短時間內出兌,誰敢要啊!自己手中的產業絕大多數都沒有正規手續。就拿最值錢的煤礦來說,每年能給自己帶來幾千萬左右的收入,可這座煤礦沒有任何手續,不管是那個部門的來檢查、要錢,都是手下的頭號打手大刀帶人拿刀、拿槍將這些人嚇走。這樣的煤礦自己想轉包出去,誰敢要啊!

    而自己這些年通過各種非法手段賺的錢,有的孝敬了李天澤、史林、董陽明等人,這些人可是說是自己的靠山,沒有他們幫忙,自己就什麼也不是,而且這些人的胃口極大,自己的收入至少有三分之一都被他們吞了,一年得的幾千萬。有的分給了手下,畢竟手下還有幾百號人靠自己養著,一年的花費也要近千萬。有的則作了投資,比如開歌廳、浴池,那樣不要錢。剩下的都被自己揮霍了,就是自己養的五個小情人,一年就得二三百萬,再加上逢場作戲、請客吃飯,一年到頭,真正能攢下來的不過幾百萬而已,所以現在手上的現錢隻有不到一千萬。

    鄭鈞波知道,這近千萬的資產,如果是普通家庭,哪怕就是花銷大一點,也足夠一家人吃喝一輩子。可自己大手大腳慣了,每天吃的是魚翅鮑魚,喝的是茅台、人頭馬,抽的是中華、小熊貓,開的是寶馬、奔馳,要是一下子讓自己每天吃蘿卜、牛肉,喝散白、紮啤,抽雲煙、長白山,騎輛破桑塔那,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李叔,這事還有沒有緩和的餘地?難道就真的是一點救也沒有了?”鄭鈞波還是不死心的道。

    李天澤歎了口氣,道:“唉,你這事做得實在是太魯莽了,加上現在已經是網絡社會,你在望江市『政府』當眾毆打市長宋春偉的事早已經在網上傳開了,影響太過惡劣。要是不把你繩之以法,不給當事人一個交待,不把這股歪風壓下去,其他為官者還能放心坐在官位上嗎?今天有人打了市長,明天恐怕就有人敢打省長、部長,如果當了官連自身的安全都沒有了保障,那人人還都想當官幹嘛?將來這社會還不『亂』了套?”

    聽到這兒,鄭鈞波算是明白了,自己當眾毆打宋春偉一事雖然宋春偉本人沒有什麼能耐找自己的麻煩,可其他人卻坐不住了。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個宋春偉也是代表了一群人,而且這群人還是能說得算的、管得了自己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這些人不得不站出來,給宋春偉討一個說法。

    “李叔,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事到如今宋春偉就是後悔也來不及了,早知今日,當初就不會那麼衝動,隻是幾拳而已,卻把自己十幾年辛辛苦苦創下的事業全都毀了。

    

Snap Time:2018-01-17 15:04:54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