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五十四章當眾戲耍


    第二百五十四章  當眾戲耍

    如果許立是興師動眾的責問鄭鈞波,鄭鈞波也許隻要揮揮拳頭就把許立給打回去,反正已經打了一個市長,也不差這個。可許立偏偏好像剛剛參加工作,對社會的黑暗、複雜一無所知的純潔少年。看著許立那怯怯的表情,連鄭鈞都都覺得如果自己對許立惡語相加好像在欺負弱小似的。

    鄭鈞波呆了一下,放下了自己的手,自我解嘲的幹笑了兩聲,道:“許市長,沒想到你也聽說過我,真讓我感到萬分榮幸啊!”說完鄭鈞波特地咳嗽了兩聲後才接著道:“我身體不好,才辦理的法外就醫,本來應該在市醫院住院的,不過聽說許市長今天大賀光臨,我不得不來給許市接風啊!”

    董陽明也在一邊連忙道:“對、對,鄭先生這幾天身體不適,可許市長你也知道,看守所那地方那能養病啊!再說鄭先生可是咱們市的納稅大 戶,上次不過是一時激動,犯了點錯誤。不過那隻是一般的治安處罰案件,可要是鄭先生真的病倒了,他的那些產業恐怕前景不容樂觀,那咱們市今年的財政收入恐怕都得下降百分之二十啊!”

    許立一聽,心中暗笑,你們還真把我當傻子了?還財政收入下降百分之二十?你鄭鈞波要是真有這個本事,恐怕望江早就容不下你了!好,既然你們想玩,那咱們就繼續玩下去吧!

    “哎呀,鄭先生竟然病了,那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許立裝作關心的樣子,上前一步,拉住了鄭鈞波的手,急切的道。

    鄭鈞波那能想到,許立區區一個不過二十多歲的年青人,竟然有這麼多心眼,沒有什麼防備,便順著許立的話道:“沒什麼大礙了,就是有點咳嗽……”

    “咳嗽?是不是幹咳?痰也比較少?那你咽喉痛不痛?有沒有胸悶和呼吸窘迫或者困難的感覺?”

    對許立的這一連串追問,鄭鈞波沒有反應過來,又是一愣。自己不過是在裝病,怎麼這個許市長竟然這麼關心,而且還說出一大堆病症,難道這個許市長是學醫的?

    “還、還行吧!有時嗓子有點病,現在胸有一點悶!”

    現在雖然已經是四月份,可在北方還是冬季,夜室外的氣溫還在零下,所以房間的窗戶都關頭,還開了空調,加上人又多,氣流不暢,當然會感到氣悶,呼吸不暢。

    許立聽後,本來拉著鄭鈞波的手一下子按在了鄭鈞波的頭上,可隨即便驚叫了一聲,嚇了四周人一跳。特別是站在許立身邊的鄭鈞波和董陽明更是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好,鄭先生好像有些發燒!董市長,你來看看,鄭先生頭是不是有點熱?”

    董陽明根本不知道許立在搞什麼鬼,隻是盲目的將手也貼在了鄭鈞波的頭上,確實如許立所說,鄭鈞波的腦袋好像真的有點發燒,便點點頭,道:“好像真的有些熱,不過應該沒什麼大事,可能是鄭先生這些天在看守所感冒了吧!”

    許立卻在一邊道:“可千萬不能大意!你們沒聽說嗎?現在在南方廣州那邊正流行非典,聽說已經傳到北京了,已經有不少人得上了,而且非典的症狀就是發熱、咳嗽,而且感到喉痛、胸悶、呼吸困難!鄭先生不會是……”

    許立的話音未落,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知道在場的可都是望江各部門的領導,信息當然靈通,對非典的情況也知道不少,再對照許立剛才所說的,大家不禁一齊的後退了幾步,就連董陽明都不知覺的後退了一步才停下腳步。許立更是在說完話後,早已退到了門口的位置。

    隻有鄭鈞波一臉愕然的站在那。向四周看看,卻發現大家仿佛都在躲瘟疫一般的躲著自己。對非典鄭鈞波當然也聽說了,而且更知道這種病現在還沒有什麼特效『藥』,隻要是得了,就隻能靠自己的免疫能力自我康複,如果免疫能力不不好,那麼就對不起了,也許閻王爺正在等你一起喝茶。

    “我……”鄭鈞波剛想解釋,可剛吐出一個字,卻發現不知為什麼嗓子真的有些疼,不自覺的又幹咳了幾聲,而且額頭上的汗也冒出來。

    “對不起,鄭先生,董市長,我突然想起我女朋友讓我今天晚上回鬆江有事,實在是對不起大家,我就先告辭了!對不起……”說著站在門口的許立便向門口退去。當走到門口時,又突然回過頭來,道:“鄭先生,你要是真的覺得身體不適,我建議你還是快去醫院檢查一下吧!可別是真的被感染了,嗯,流感!流感!千萬小心啊!”說完許立頭也不回的走了,在場的人沒有人出聲挽留許立。

    看著許立離開的背影,在場的人都感到自己頭皮發麻,再看看鄭鈞波被憋得通紅的臉還有頭上的汗珠,他們隻感到自己雙腿都有些發軟,自己還沒享受夠呢,可千萬別真的被傳染上了非典啊!

    當即在場的眾人麵『色』蒼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突然有人在後麵小聲道:“哎呀,我想起來今天是我母親生日,這麼大的事都被我忘了,我真是不孝啊!對不起,我也先一步,有機會咱們們再聚!”

    這人話音未落,還沒等他走呢,隻聽在場眾人七嘴八舌的都開了腔,這個說我父親生日,那個說是我妻子生日,還有人竟然說是小姨子生日,難道他小姨子跟他關係也好到生日也必須得去嗎?

    看著鄭鈞波已經紅得發紫的臉,大家也都明白鄭鈞此時的心情恐怕是不太好。不過跟著鄭鈞波也不過是為了享受生活而已,可若真的被傳染上了非典,連命都沒了,還享受什麼啊!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這些人不得不編出了五花八門的慌言。

    最後一人被『逼』無奈,好的理由都被前麵的人說完了,眼看著大家都在往外走,他一著急竟然說今天是自己母親的忌日,要回家拜忌。可大家都知道這人上個月剛為他母親過完七十大壽,收了大筆禮金,這才不過幾天時間,竟然都燒上周年了。不知道這人的母親還魂了,還是他不止一個媽!

    

Snap Time:2018-08-21 09:54:18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