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五十三章初次見麵

  
  第二百五十三章   初次見麵
  大家都發過言後,最後許立笑道:“好、好、好,有了劉書記的支持,我有信心做好望江的各項工作,同時也希望各位同誌們能夠對我多提意見,幫助我做好我的本職工作!”
  範傑雖然沒有在會上講話,可他隻要坐在那堙A就等於是對許立最大的支持,其他人想打許立的主意也得掂量掂量範傑才行。
  中午在望江『政府』賓館吃過午飯後,範傑和郭曉楠便乘車返回了鬆江,隻留下許立一人在望江,正式開始了他的市長生涯。
  而就在許立就任望江市長的當天,在望江市火車站,十幾名身體健壯,穿著簡樸,『操』著河南口音的老鄉扛行李卷下了火車,出了站台後,很快便消失在人『潮』當中。從這一天開始,在望江的大街小巷便又多了一群收破爛的河南老鄉。
  下午許立坐在辦公桌前,剛拿起秘書科同誌送來的一些關於望江的年度總結報告,便聽到有人敲門。許立忙道:“請進!”
  門推開後,走進來的正是常務副市長董陽明。董陽明看許立正在看文件,笑道:“許市長真是用功啊,剛來望江便看起文件,難怪如此年輕有為!我們可就不行了,老了,就算再想學些東西,也靜不下心了!”
  “哪堙B哪堙I董市長快請坐,我初到望江,對望江的情況知之甚少,光看這些文件恐怕也很難真的了解望江,以後還得多向董市長請教才行!”許立道。
  “許市長,這你可就客氣了,你是市長,我是副市長,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協助你作好望江的各項工作,這都是份內的事,有什麼請教不請教的!”董陽明也沒客氣,直接就坐在了許立辦公桌前的沙發上。
  許立也站了起來,來到董陽明身邊旁坐下,道:“董市長在望江工作也有幾十年了,望江的大事小情還不是都裝在董市長心堙A有董市長支持,我才能放心工作啊!”
  “哈、哈,既然許市長如此看得起我,那我董陽明再客氣可就是不識抬舉了!正好許市長今天初到望江,有些朋友想給許市長辦一個歡迎晚宴,給許市長接風,不知道許市長肯不肯賞光!”
  “好、好、好!沒想到望江的同誌們這麼客氣,我一定去!正好可以借機會認識認識大家!”許立笑道。
  當天晚上五點半左右,許立便隨著董陽明一起趕到了望江紅光酒樓的頂級包房。一進門,便看到屋堣w經來了不少人,大家看到董陽明都熱情的向董陽明問好,卻把許立冷落在了一邊。
  董陽明看許立臉『色』有些低沉,怕許立真的生氣,忙大聲道:“大家請靜一靜!”等現場靜了下來後,董陽明才大聲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望江新上任的市長許立許市長,大家歡迎!”說完董陽明帶頭鼓起掌來。
  眾人聽了董陽明的介紹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頓時屋媦伂o出一陣熱烈的掌聲。不過在掌聲背後,大家卻是議論紛紛。
  今天來的可以說都是望江各單位、各部門的主要負責人,都是消息靈通人士,早就聽說望江新上任的市長今天已經正式來望江就任,而且也聽說新來的市長年紀不大,可當大家看到真人時,還是吃了一驚,這那媔H是個市長,文文靜靜、斯斯文文的,倒更象是個某高校的大學生。要不是董陽明介紹誰也不會相信這就是新來的市長。不過是董陽明親自介紹的,應該不會有假吧!
  董陽明看到在大家的掌聲中,許立的臉『色』已經好了許多,笑容也重新回來了。董陽明也不禁暗自好笑,年青人就是沉不住氣啊,要是自己再晚介紹一會,說不準這位新上任的市長恐怕就是掉頭走了!不過有了這麼個好市長,自己的以後的日子應該就更好過了吧!
  這時人群中走過來一個人,董陽明忙上前一步,小聲為許立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市知名企業家鄭鈞波先生!鄭先生名下企業每年都會為我市財政貢獻近千萬的利稅,而且鄭先生還十分熱心公益事業,每年都會拿出近百萬投入到我市公益事業當中,在望江受過鄭先生恩惠的百姓可真是數不勝數啊!”
  對眼前這位鄭鈞波、鄭先生,許立可是聞名已久,看到鄭鈞波走過來時那副樣子囂張的樣子,許立真有一股想上去扁他一頓的衝動。早知道這個鄭鈞波不會老實的呆在看守所,可也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出現在今天這個場合。許立暗自冷笑了兩聲,今晚就要給你好看!
  這時鄭鈞波已經走到了許立不遠處,這一路走過來,雖然隻有幾步路,可四周不斷有人向鄭鈞波問好,這個鄭鈞波竟也不知廉恥的向四周的人揮手示意,好像他真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似的!
  當鄭鈞波走到許立麵前時,他才笑著伸出手向許立走過來。許立也忙伸出手迎了過去,不過就在兩隻手剛要握上時,許立卻突然把手收了回來,並且一臉驚訝的拉著董陽明退後了兩步,小聲在董陽明耳邊道:“董市長,這個鄭鈞波不是前段時間風傳的那個打了宋春偉的那個人吧?我在鬆江都聽說了,說鄭鈞波囂張無比,當著你還有不少人的麵,就把宋春偉給打了!他、他不會打我吧!再說、再說他不是應該還在看守所嗎?”
  對許立這既天真又無知的問題,董陽明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許立所謂的小聲,卻正好讓四周的人能夠聽到,特別是站在許立麵前,還舉著手的的鄭鈞波聽得一清二楚。
  鄭鈞波聽了許立的話同樣不知道是該大笑三聲,為許立的愚蠢,為自己以後在望江將更加如魚得水感到高興;還是大哭三聲,為自己眼下尷尬的處境和四周同情的目光感到悲哀。
  四周的人都已經鴉雀無聲的看著許立和鄭鈞波,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許立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出這個問題,他們都想看看鄭鈞波如何應對這個局麵。
  

Snap Time:2018-10-19 16:57:54  ExecTime: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