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五十一章自痹棄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暴自棄

    “談談?有什麼好談的?別以為你是市長,我便沒有辦法奈何你!給你點東西看看,希望你看了之後能想明白,到底該怎麼做!”鄭鈞波從兜掏出一張光盤,朝著葛衛梁扔過來,差點砸在葛衛梁臉上。說完這話,鄭鈞波轉頭走了。

    葛衛梁拿起光盤,看上麵並沒有什麼商標,看來隻是一張自己刻錄的光盤。葛衛梁不知道麵到底是什麼內容,竟讓鄭鈞波視若尚方寶劍。將光盤放在電腦光驅中,很快光盤便自動播放。可光盤的內容真的讓葛衛梁雙腿發顫、冷汗直流。

    光盤錄的竟是半年前自己在洗浴中心與賀麗發生關係時的情景。雖然自從那件事後,賀麗也曾打電話找過自己幾次,說是要感謝自己。可葛衛梁那還敢再跟她有半點瓜葛,都推拖了,從那一次以後再也沒有與賀麗見過麵。

    可這件事可以說是自己近四十年人生當中的一根毒刺,無論什麼時侯想起這件事,總會覺得如鯁在喉,所以雖然半年沒見過賀麗,可錄象中那個衣裳不整、披頭散發的女孩自己還是一眼可以認出,正是賀麗。

    而將賀麗壓在身下的那個男人雖然沒有看到正麵,應該不是別人。葛衛梁為了盡快知道真象,點了快進鍵,很快就有了那個男人的正麵鏡頭,這讓還心存僥幸的葛衛梁徹底死心了,那個抱著賀麗還閉眼享受的不是自己還能是誰?

    葛衛梁當時便傻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那張光盤退出來,並放在煙灰缸中點燃的,也忘了自己是怎麼回的家,在他的腦海中隻有一句話:“我完了!我完了!我真的完了!”

    第二天一早,一夜未睡的葛衛梁開車到了郊外,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撥通了鄭鈞波的電話,電話一接通,便聽到鄭鈞波在電話那邊囂張的笑聲:“葛大市長,怎麼樣,內容還算精彩吧?雖然兄弟我攝象的水平不高,但總算為葛市長留下了一個終身難望的精彩瞬間……”

    “你、你這個畜生!竟然錄象!那天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葛衛梁想了一晚終於想明白了,自己當時明明已經睡著了,對強『奸』賀麗根本就沒有一點印象。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鄭鈞波一手策劃的,給自己下了『藥』,隻是不知道那個賀麗到底是受害者,還是參與者。

    “哈、哈!葛市長難道不應該感謝我嗎?小麗多麼年青漂亮啊,不比你家的黃臉婆強上一百倍?你能有這種豔福難道還要恨我嗎?”鄭鈞波在電話得意的道。

    葛衛梁知道自己有把柄在人家手上,自己根本沒有與人家講條件的本錢,沙啞的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大不了我辭職不幹了!”

    “葛市長,你別急啊,這張光盤我可是印了幾百張,你也知道如果這張光盤被傳出去,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到時恐怕就不僅是你葛市長辭職能解決的。到時你的父母、你的妻子兒子都會欣賞到你的英姿,你說他們會不會為你感到高興、感到自豪?”

    “你這個畜生!你不是人!”葛衛梁瘋狂的對著電話大聲叫道。

    可電話那邊的鄭鈞波卻哈哈大笑,道:“多謝葛市長誇獎,你好好想想再和說話吧!”說完鄭鈞波竟然先掛了電話,任由葛衛梁自己拿著電話,站在車旁發呆。

    這一天鄭鈞波竟一下子老了好幾歲,臉上的皺紋也出來了,頭上也生出了白發,他再也不是那個百姓心目中的好市長、妻子心中的好丈夫、兒子心中的好父親。

    也正是從這天起,葛衛梁開始自暴自棄,對工作再也不那麼上心,他知道隻要那個光碟還存在一天,自己從今以後隻能是鄭鈞波的一個傀儡,就算自己能狠得下心辭職不幹,可隻要光碟一旦被流傳出去,自己就再也沒有臉見人,隻能一死了之。可看著自己美貌的妻子、懂事的兒子,自己又怎麼能忍心拋下他們母子一走了之?

    從此之後,鄭鈞波在望江更加囂張,不管是『政府』的日常工作還是幹部任免,他都要摻與進來,而葛衛梁卻偏偏不敢有絲毫反抗,隻能聽從鄭鈞波的安排。

    本來葛衛梁以為,自己這樣的工作態度,在四年一屆的市長換屆選舉中恐怕不可能連任。可令他想不到的是,在換屆選 舉中,自己竟然又再次高票當選為望江市長。

    而鄭鈞波事後一個電話,卻讓葛衛梁更加明白了此時鄭鈞波在望江的勢力。

    原來葛衛梁能夠連任,卻是鄭鈞波的功勞。經過這幾年的經營,鄭鈞波現在的勢力幾乎是遍布望江市委、市『政府』各個部門,不論那都有他的朋友,而葛衛梁這麼聽話,他還真舍不得讓葛衛梁下台。而其他人也不想做這個出頭鳥。

    這幾年望江已經『亂』作一團,在鄭鈞波的背後『操』控下,大家已經不知道作了多少違法『亂』紀的事情,將來要是上麵真的追究責任,市長恐怕是第一責任人,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還不如在葛衛梁這棵大樹下好乘涼。而且隻要有那張光碟在,就不怕葛衛梁敢『亂』咬造反,不管多大的罪,他都隻能是自己一個人扛下來。

    而這次望江發生槍擊案,葛衛梁可以說是心知肚明,不外乎鄭鈞波與人爭地盤造成的,可他根本不敢管,隻能任由下麵人自己去查。

    最後自己接到被調任江南區任區委書記的調令時,真的讓他鬆了口氣,以為可以逃脫鄭鈞波的魔掌。而在葛兵等人問葛衛梁關於望江的事情,葛衛梁隻能是一言不發,他不敢說出真象,因為一旦鄭鈞波被捕,一定會說出自己的事情,到時自己恐怕也是在劫難逃。

    可讓葛衛梁沒想到的是,他剛到江南區不過幾天時間,鄭鈞波竟然追到了江南區,而且拿出一張名單。名單上的人葛衛梁也都認識,都是鄭鈞波在望江的朋友,而且名單後麵都寫明了每人個的職務。鄭鈞波要求葛衛梁按名單上職務將這些人都調到江南區任職。葛衛梁知道,一旦自己按照鄭鈞波的要求作了,江南區離大『亂』也就不遠了,望江就是前車之鑒。

    

Snap Time:2018-07-22 03:39:12  ExecTime: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