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四十七章意外來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意外來客

    許立聽了葛兵和曾益的話後沉思片刻,道:“我目前還沒有什麼計劃。畢竟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現在我對望江的了解還隻限於他們上報的一些基本情況,具體問題還不清楚。我到望江後,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當地的情況進行調查,對望江社會治安狀況進行整頓,以此為突破口,逐步理順望江各部門關係。”

    “好,安定的社會環境是一切的基礎,沒有一個穩定的發展環境,也談不到其他事情,你的這個想法很好,我們一定會支持你的!”曾益笑道。既然許立已經答應到望江任職,他這個黑臉也沒有必要繼續演下去了,當然要為許立鼓鼓勁。

    “你還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隻要我們能辦到的,我們一定會全力支持!不過我們也隻有一個要求,就是在一年之內要交給我們一個安定團結、積極向上的望江!許立,你有沒有信心完成這個任務?”葛兵高聲問道。

    “請葛書記、曾市長放心,一年之內,我一定會將望江的黨政部門的蛀蟲和社會當中的不法份子一一清除幹淨,還望江一個晴朗的天空!”許立站了起來,向葛兵和曾益保證道。

    “好,有這個信心就好!有什麼要求你就提吧!”葛兵道。

    許立想了想,道:“葛書記,這件事情有些太突然了,我需要回去仔細考慮考慮,明天我再提要求可以嗎?你的許諾不會過期吧?”

    “你這小子!”葛兵笑道:“放心吧,別說明天,在這一年內,不管什麼時侯,隻要是對望江發展有利,你都可以向我和曾市長求援,我們責無旁貸!畢竟望江的問題會如此嚴重,我們也有著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那好,那我就先走了,有些事情我得提前作些準備!”許立準備告辭,回去仔細研究一下自己應該如何適應望江市長這個新工作。

    “不急,你要到望江任市長一職,有個人你是一定要見的,對你到望江開展工作會有很大的幫助!”葛兵攔住了許立,朝屋道:“衛梁,你出來一下!”

    隨著葛兵的話音,辦公室間的門被打開了,走出了一個年紀不到四十的青年人。看他穿著一身藏藍『色』的西裝,麵『露』出雪白的襯衫,配著一條紅藍相間的領帶,還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本應是位氣質高雅的知識分子。可再看他的表情,卻是愁容滿麵,頭發『亂』蓬蓬的一團,眼帶凸現,臉『色』蠟黃,仿佛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了一般。

    聽葛兵的稱呼,許立知道這人便是剛剛從望江調到江南區的葛衛梁。不過他不到四十歲就已經做到了今天的位置,已經是年少有為,應該春風得意才對,怎麼會是現在這個狀態?

    葛兵當然也看出了許立的疑『惑』,道:“小許,這就是葛衛梁,不管怎麼說他也在望江幹了近十年,在市長這個職位上也呆了五年,對望江還是十分了解的,他會為你詳細講講望江的情況。望江的問題之所以會嚴重到今天這個程度,他是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可以告訴你,他就是望江的罪人!不過關於他的問題我已經讓他主動到市紀委坦白,因為考慮到望江的全局工作,對他的處置隻能壓後,以免打草驚蛇,所以一會兒他向你說明望江的情況時,關於他所犯的錯誤你也不要吃驚,等將望江的犯罪份子一網打盡後,對他我也決不會手軟!”

    許立聽後隻覺得心一驚,難怪葛衛梁的狀態如此不好,當領導的那個不想離紀委遠著點,剛從紀委坦白了情況回來,還能有什麼好臉『色』。

    “衛梁,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負擔,你所做的事情畢竟都是受人脅迫,再說你也沒有犯什麼特別嚴重的錯誤,一會兒你好好跟許立說說,讓他也好有個心準備。如果小許這次能將望江的違法份子一網打盡,這其中也有你一份功勞,將來我們也好為你說話!”曾益在一邊好言勸道。

    “行了,我們也不想在聽你說一遍你那些破事了,我和曾市長就先出去了,你們兩人在這好好談談吧!”葛兵說完起身向外走去,曾益也跟著出去了,不過臨走前卻看了許立一眼,許立畢竟是自己的秘書,跟著自己也有幾年了,隻希望他能挑起這副重擔,可千萬別走了葛衛梁的老路!

    葛兵和曾益出去後,許立輕輕的將門關嚴,並反鎖上。隻看葛兵和曾益的態度,他就知道葛衛梁要講的肯定不是小事,不應該讓其他人聽到。等許立回來剛坐在葛衛梁身旁的沙發上,沒等他開口,卻聽到葛衛梁突然激動的大叫了一聲:“那些畜生根本就不是人!”

    看到葛衛梁如此激動,許立忙勸道:“葛大哥,別激動,有什麼話慢慢說!”

    可葛衛梁卻好像沒聽到許立的話,坐在那,雙手狠狠的『揉』搓著頭上的『亂』發。許立為葛衛梁倒來一杯水,遞給葛衛梁。“葛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慢慢跟我說。”

    葛衛梁接過水杯,一口喝下,稍稍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才拉著許立道:“你知道嗎?我被那幫畜生害慘了!在望江這幾年我真是有苦難言,如果不是這次被調到江南區,我叔叔又找我談了幾次話,我才終於下決心到紀委自首,恐怕還得繼續被他們當成一個傀儡,任由他們擺布!”

    “你說的畜生到底指的是誰?你在望江已經是市長,可以說是一人之下幾十萬人之上,還有誰敢威脅你?”許立有些不解的道。

    

Snap Time:2018-04-24 10:49:06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