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四十二章怒不可遏


    第二百四十二章   怒不可遏

    宋春偉看了一眼許立,點了點頭,卻並沒有回答他,而是反問道:“曾市長在不在?”

    “曾市長在辦公室呢!”許立跟宋春偉關係一直比較好,所以看到宋春偉這麼慘忙上前扶住他,道:“我扶你!”

    宋春偉在許立和小趙的攙扶下直奔曾益的辦公室。許立扶著宋春偉看著他滿麵血跡,不禁暗道:今天是宋春偉到望江上任的日子,可怎麼也想不明白宋春偉怎麼會搞得如此狼狽,難道是路上發生車禍了?

    三人推開曾益的辦公室。曾益正在看一份文件,聽到門響,抬頭一看,也不禁被嚇了一跳。忙站起來,道:“小宋,你這是怎麼搞的?來,快坐下!小許,你先給春偉倒杯水!再通知醫院派人接小宋過去好好看看。”

    小趙扶著宋春偉坐下後,許立也端來水,道:“喝口水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春偉歎口氣,沒有說話。小趙在一邊急道:“曾市長,我和宋市長到望江赴任,沒想到卻在市『政府』被人打了!”

    “在望江市『政府』?被人打了?”曾益怎麼也不敢相信小趙說的是真的。

    “曾市長,您可得給宋市長主持公道啊!”小趙道。宋春偉到望江上任,別人誰也不帶,隻帶小趙,由此可知這小趙必是宋春偉的 心腹。看到宋春偉被人打成這樣,小趙當然著急。

    “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宋,你傷勢怎麼樣?嚴不嚴重?”曾益道。

    “傷勢沒事,多是皮外傷,頂多縫幾針就行了!可我想不明白望江到底是怎麼了?我這個剛剛上任的市長竟然被人在市『政府』打成這樣,而市『政府』的人還有警察竟然沒有人敢站出來說句話!”宋春偉氣道。

    隨後宋春偉將自己今天一早到望江赴任所遇到的事情講了一遍。曾益和許立就坐在宋春偉身邊仔細聽著。

    等宋春偉講完,曾益憤怒的一拍沙發扶手,大聲道:“這些人還真是無法無天了!在市『政府』毆打市長,這些人都是吃了狼心豹子膽了?那個董陽明竟然敢在辦公室公開賭博,而且對鄭鈞波毆打你也不聞不問?這望江難道真的成了獨立王國?難道他們已經不姓共了?小許,你讓張貴祥局長過來一趟,對這件事情我們一定要嚴肅處理!”

    說完曾益又走到辦公桌前,拔通了市委書記葛兵的電話,將宋春偉的情況介紹了一下,最後道:“葛書記,春偉同誌是我們經過常委會研究決定任命為望江市市長,可現在他這個樣子恐怕一時是無法到望江就任了,而且這件事情要是不查清楚,不給相關人員一個嚴肅的處理,春偉同誌也沒有辦法再到望江了!”

    葛兵在電話中聽了曾益的介紹後,也是怒不可遏,道:“春偉還在你的辦公室?你讓他等一會兒,我馬上就過去!”

    很快張貴祥和葛兵先後都到了曾益的辦公室。雖然曾益已經在電話中將情況都介紹了,可看到宋春偉滿臉鮮血、衣衫不整的樣子還是震驚不已。

    葛兵看了看宋春偉,道:“春偉,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的!貴祥,這件事情如果走法律途徑,那個打人的鄭鈞波最嚴重會受到什麼懲罰?”

    張貴祥卻歎了口氣道:“如果僅從法律來講,法律麵前人人平等,並不會因為一個流氓打了市委書記就會多判幾年,而且看春偉的傷勢,並不是十分嚴重,也構不成重傷害罪,頂多就是輕微傷害,拘留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難道就不能判狠點兒?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教訓,那望江市市長這個職位恐怕沒有人再敢去幹了!”曾益在一邊道。

    “如果是發生在鬆江市,我們還可以判他衝撞『政府』機關,擾『亂』『政府』辦公。可在望江……,聽春偉剛才的介紹,那個鄭鈞波與當地『政府』官員和公安局都有聯係,想治他其它的罪名恐怕有些難度。而這件事我們又不好直接出麵,畢竟下麵還有望江公安局。而且就算真的治了罪,判了刑,恐怕用不上一個月,那個鄭鈞波就會通過其他途徑出去,繼續逍遙法外。除非能將所有與鄭鈞波有關的人都一查到底,徹底將他們這個利益團伴一網打盡。”張貴祥解釋道。

    眾人一聽張貴祥的話都沉默了。打掉鄭鈞波的利益團伴,說說容易,可做起來就難了。現在僅是表麵上就可以看得出董陽明、胡青江、王尹與鄭鈞波的關係不一般,還有望江的公安係統,恐怕就更難說了。而在他們背後,這個利益團夥又會勾結多少人?在他們當中會不會有省市領導牽涉其中?最重要的是現在大家沒有一點證據,能夠將他治罪。

    過了半天,還是宋春偉開口道:“葛書記、曾市長,這件事情竟會讓你們如此為難,那就算了吧!隻是這個望江我恐怕是不好再去了!”

    葛兵長歎口氣道:“春偉,是我們對不起你,讓你受了委屈。不過你放心,對這些人我們早晚是要嚴查的,隻是目前咱們苦於沒有證據而已。”

    曾益在一邊道:“唉,望江的這些人如此無法無天,難道他們就不怕亡黨亡國嗎?”

    葛兵搖搖頭道:“亡黨亡國也許對普通黨員幹部十分管用,可對那些已經腐敗特權階層來說,已經是一點作用也沒有了。因為這些腐敗份子他們需要的就是亡黨亡國。隻有這樣他們才能從製度上保證他們特權階層的利益,才能使他們名正言順的地侵吞國家財富。”

    

Snap Time:2018-01-18 13:40:46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