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三十六章望江市長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望江市長

    當張貴祥開始分別審問這三名自首的青年時時,三人對兩起槍擊案說得十分詳細,與他們的審訊材料中也沒有出入,可當張貴祥問他們槍支來源出,三人卻都猶豫了半天,最後含乎其詞,在張貴祥反複追問下,三人卻是各說其詞,根本不一致。不過張貴祥並沒有在審訊現場再說什麼,而是命人將這三人關進看守所。

    第二天一早,張貴祥便來到了曾益的辦公室,將自己的發現匯報給了曾益。

    曾益聽後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三人不過是替人來頂罪的?真正的凶手還逍遙法外?”

    “不錯,而且我覺得這三人之所以會來頂罪,恐怕還是因為你當初給望江下的那半個月的期限,不然這三個人恐怕也不會出現。”

    “這麼說你是懷疑這其中還有牽涉到『政府』的某些人?他們為了保官,而與真正的凶手聯手演的這出好戲,就是為了蒙混過關?”

    “恐怕就是如此!”張貴祥點頭道:“不然無法解釋這三個人為什麼會突然自首。”

    曾益沉思片刻,才道:“這件事等我和葛書記商量商量再作處理,你們的調查組先撤回來吧,如果真的象你說的那樣,望江有領導幹部與黑社會勾結,你們這樣明目張膽派下去的調查組恐怕也查出不什麼。而且望江的某些領導與葛書記也有些關係,總得向葛書記請示一下才行。”

    “好,那我等你消息。”張貴祥說完告辭走了。

    曾益坐在椅子上,手指不自覺的敲擊著桌麵,辦公室傳出“啪、啪”的聲音。門外來送文件的秘書科的同誌一走到門口就聽到了聲音,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轉頭又回去了。因為跟曾益在一起呆過的人都知道,隻要曾益一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便會不自覺的敲擊桌麵。現在進去豈不是給曾市長添堵?

    過了一會,曾益才終於一拍桌子,下了決心,撥通了葛兵的電話。“喂,葛書記,您有空嗎?我有些事情想跟你當麵匯報一下!”

    葛兵在電話另一端笑道:“老曾,今天怎麼這麼客氣?有事就過來吧,咱們也好久沒有好好聊聊了。我在辦公室等你!”

    曾益放下電話,靜坐了片 刻,便招呼了司機驅車前往市委。曾益剛剛上到二樓,便看到葛兵正從辦公室出來迎接自己。

    “老曾,我剛才看到你的車到了,你可是好久沒來我這了吧!”

    “葛書記,當年你也是咱們的市長,你又不是不知道,『政府』那象黨委這麼清閑,你們是管幹部,我們卻是管事兒,每天大事小事不斷。再說這剛過完年,沒什麼大事我那能天天往你這跑啊?”曾益笑道。

    兩人說著進了葛兵的辦公室。曾益後進來時,順手便把門也帶上了。

    葛兵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不過卻並未在意,張落著給曾益倒茶。“老曾,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又有什麼事?”

    曾益接過葛兵遞過來的茶水,等葛兵坐在了自己身邊沙發上,曾益才道:“葛書記,我記得望江的市長葛衛梁是你……”

    “葛衛梁是我侄子,怎麼了?難道他出什麼事了?”葛兵皺著眉頭道。

    “不是葛衛梁出事了,而是望江又出事了!”曾益端著茶杯道。

    “望江?難道又出了第三起槍擊案?”葛兵有些驚訝的道。

    “不是,這次倒不是又有案子,而是之前發生的兩起槍擊案都有人到當地公安局自首。”曾益看著葛兵,嚴肅的道。

    “這不是好事嗎!”葛兵笑道:“你怎麼還這麼緊張?”

    “可據張貴祥分析,這次來投案自首的三人都是在替人頂罪,而且是在我給望江下達了半個月期限的最後幾天,這三人才突然投案的。”曾益斟字酌句的仔細考慮後又道“當時我讓許立給望江市委、市『政府』下達了最後通牒,如果半個月還不能破案,不僅當地公安係統的領導幹部要進行調整,就是望江市委、市『政府』的領導班子也要進行調整。可在這最後期限要到時,突然來了三個人來自首,這其中難道不值得懷疑嗎?”

    葛兵聽了曾益的話,也嚴肅了起來。看了曾益半天,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在懷疑望江市委、市『政府』有領導幹部與這兩起案件有關,甚至是在懷疑葛衛梁也卷到了這個案子當中,你恐怕還在懷疑我是否也牽涉其中,對不對?”

    曾益沒有說話,也沒有什麼表示,隻是看著葛兵。

    葛兵也看了曾益半天,才道:“你的懷疑不無道理,但是你與我共事至今差不多有七年多時間了吧!你難道還不相信我嗎?如果我是那種見利忘義的小人,你當初還會支持我當鬆江的市委書記嗎?”

    曾益點點頭道:“葛書記,我相信你,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說這件事情。不過對葛衛梁你了解嗎?你能保證他也不牽涉其中嗎?就算他沒有被卷進當地的這個旋渦,可他作為望江的市長,轄區內接連發生現起槍擊案件,他真的一點也不知道情嗎?”

    葛兵想了半天,才終於歎口氣道:“衛梁是我看著長大的,如果十年前你問我這句話,我可以毫不猶豫的告訴你,我了解他!我可以保證他不會犯這種黨『性』原則『性』錯誤。可現在……,你真的把我問住了。自從他到望江工作以後,除了逢年過節會來看看我外,平時我們真的是很少聯係。當了望江市長後,他就更忙了,我們一年見麵都是有數的,有時甚至隻能是在市委召開的大會上見上一麵。”

    

Snap Time:2018-07-23 14:02:43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