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二十五章望江槍聲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望江槍聲

    雙方各自在自己手中的合約上簽完字後,交換了文件進行簽字。當拿到屬於鬆江市『政府』的這份合約,看著上麵清楚的寫著自己和惠賓公司董事長李賓的簽名後,曾益心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地了,鬆江旅遊業的未來終於有希望了。曾益有些激動的緊緊抱了李賓一下,小聲說了聲:“謝謝!”

    隨後早已經等待在一邊的禮儀小姐送上兩杯賀酒,同時在場的每位來賓也都舉起了酒杯,曾益大聲道:“各位領導,同誌們,女士們,先生們,感謝大家今天在百忙中蒞臨此次我市與惠賓公司的簽約現場,今天關於我市旅遊項目至此已經簽約完畢,未來的鬆江必將成為東北乃至全國旅遊界的一顆名珠。我們相信,有各位領導和各位來賓的關心指導和大力支持,此次大會必將成為一個全麵展示鬆江新變化、新發展的一次盛會,一個加強與各界朋友溝通聯係、增進友誼、擴大合作的交流盛會,一個異彩紛呈、令人難忘、互利互動、共同發展的收獲盛會。鬆江的發展也必將迎來一個新的春天!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在此新朋老友相會之際,我提議:為今後我們之間的進一步合作,為我們之間日益增進的友誼,為朋友們的健康幸福,幹杯!

    “幹杯!”在場的來賓同時舉起了酒杯,為鬆江這一曆史時刻而歡呼。

    當天晚上在鬆江賓館舉行的慶祝晚宴上,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以及惠賓公司的領導們齊聚一堂,這已經沒有了新聞記者,有的都是這些將來要在一起為鬆江發展獻力的朋友們。許立作為雙方的紐帶、橋梁,當然少不了他。許立酒量雖然不錯,可今年他這位功臣卻還是有些喝多了,到現在他至少得喝下去四五斤白酒了,要是一般人恐怕都已經胃穿孔了,就是許立這個酒仙、鐵人也感到有些頭暈,走出了宴會大廳,到外麵的院子透透氣。

    許立突然感到腰間的手機振動,許立伸手去拿別在腰間的手機,可手卻有些不聽使換,許立狠狠的晃了晃頭,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了一些,才好不容易打開了手機套。

    接通電話後,許立舌頭也有些大了:“喂?那位?”

    “我是張貴祥!我剛才給葛書記和曾市長打手機,他們都沒接,葛書主記和曾市長是不是都跟你在一起?”

    許立可以從電話中聽出張貴祥急迫的心情,而且在外麵站了一會兒,寒氣也迫使許立的酒醒不少。忙道:“是,我們都在鬆江賓館,正請惠賓公司的老總們吃飯呢!他們可能是喝得有些多了,沒聽到手機響。”

    “小許,你們還得吃到什麼時侯?”

    “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我看大家夥今天都挺高興,沒少喝酒,都有些喝多了,應該也快結束了。”許立剛才出來時,就看到葛書記和曾市長都是紅光滿麵,自己的準嶽父範傑也是酒氣熏天,要不是自己替他喝了幾杯,現在範傑恐怕已經不行了。至於惠賓公司的人也早就多了,半小時前就已經有人開始說醉話了。

    “小許,我剛剛接到電話,說望江市出大事了,有人在望江街頭火拚,而且已經動了槍,到剛才我接到電話時為止,已經有三人在火拚中喪命,具體情況現在還不知道,我已經派了王副局長連夜趕往望江去調查情況,我現在就去葛書記的辦公室等著,一會兒酒宴散了之後,你跟葛書記和曾市長說一聲。”

    “出了命案?還動了槍?”許立知道真的是出了大事了。在國內對槍支管理的可以說是十分嚴格,自從1996年出台了槍支管理法以後,對違反槍支管理規定,私藏槍支、彈『藥』拒不交出的,就會被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而這個槍支並不專指軍用、警用槍械,而是包括氣槍、火『藥』槍在內的,所有以火『藥』或者壓縮氣體等為動力,利用管狀器具發『射』金屬彈丸或者其他物質,足以致人傷亡或者喪失知覺的各種槍支。

    而且望江作為鬆江境內唯一的一個縣級市,在全市的地位可想而知。

    許立『揉』了『揉』太陽『穴』,暗道:這邊剛剛解決了全市旅遊業的大事,怎麼望江那邊又出了事兒,真是『操』勞命啊!抱怨歸抱怨,可工作還是要作的。許立回到宴會大廳,悄悄的來到曾益身邊,小聲將望江市的事情說了一下。

    曾益也是一愣,酒一下子醒了一半。隨後對身邊葛兵耳語了幾句,葛兵正端著酒杯的手,明顯顫了一下,輕輕將酒杯放下後,便又與惠賓公司的的人繼續談笑風生。

    晚宴一直進行了晚上九點多,才終於是主賓盡歡,圓滿結束。

    將惠賓公司的客人都送走後,葛兵才叫過曾益和範傑以及在這陪客的秘書長林廣進和許立。葛兵道:“小許,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望江市真的出了事兒?”

    許立點頭道:“剛才是張貴祥局長打來的電話,他現在應該正在您辦公室等著向您匯報這件事兒呢!”

    “咱們立即回辦公室,看看事情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葛兵以及眾人紛紛坐上了車,大家一路趕回市委。

    大家在市委樓下便可以看到葛兵的辦公室還亮著燈,看來張貴祥還沒走。

    葛兵急匆匆的上了樓,推開辦公室,看到張貴祥正坐在沙發上接著電話。張貴祥見大家都回來了,伸手打了個招呼,對電話道:“你繼續講,葛書記和曾市長都回來了,一會兒我就將情況向他們做以匯報,現在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Snap Time:2018-01-19 12:00:17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