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許立聽了範玉華的話不由得苦笑,看來自己這三年來付出的太少了,讓範玉華沒有一點安全感,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還是等將來的日子慢慢的補償她吧。至於呂靜,許立也已經想開了,既然一切都還沒有發生,那麼就讓那段記憶永遠保留在自己的記憶深處,不要再去刻意尋找什麼了,也許這樣對呂靜,對範玉華,對自己更好一些。

    “好寶貝,把眼睛閉上,再睡一覺,我會一直坐在這陪你的!”許立知道範玉華昨晚一夜沒有睡好,讓她好好再歇一歇。

    “不,我要你上來陪我,我要你摟著我睡,不然我睡不著!”範玉華睜大了眼睛,看著許立。

    “好!我陪你。”對範玉華的這個要求,許立當然不會拒絕,恐怕隻要是個男人,在麵對這樣的要求時都不會拒絕。

    兩人在床上躺了片刻,許立一翻身,卻發現範玉華卻正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兩人相視一笑,原來不光是自己睡不著,對方也睡不著啊。

    許立伸出手臂,將範玉華緊緊的摟在懷。範玉華就如同一隻柔順的小貓一樣,趴在許立的胸前,一隻小手還淘氣的在許立胸前劃著圈圈。突然範玉華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驚喜的叫道:“你快看,你這有一根這麼長的汗『毛』!”

    許立不用看也知道,範玉華說的是自己胸前的護心『毛』。許立輕輕拍拍範玉華的背,道:“我身上的東西我還能不知道嗎?你可千萬別給拔掉了,好不容易長這麼長的。”

    範玉華點點頭,小心的將汗『毛』抻直,才發現這根汗『毛』起碼有十幾厘米長。不由驚奇的問道:“你怎麼會長出這麼長的汗『毛』?”

    “我那知道!”許立沒想到範玉華在與自己突破了最後一道防線後,對自己好象更加感興趣了,連一根汗『毛』也可以研究半天。

    好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範玉華立刻一聲尖叫,把自己藏在了被子。剛才她可是半『裸』著趴在許立身上,卻沒有一絲羞意,可現在隻是聽到有人敲門,就把她嚇得好象一隻駝鳥一樣。

    許立笑著把被子往下拉一拉,讓範玉華『露』出了紅潤的臉,道:“我剛才讓胖子叫人給咱們送點早餐,估計是送早餐的來了。”

    許立說完下了床,打開門,正是古堡的服務員端著一個托盤,雖然上麵蓋著蓋子,可許立隔著蓋子都可以聞到香味。

    “先生,這是您的早餐!”服務員道:“一會兒你用完後可以打電話到樓下,我會上來收拾的!”

    “謝謝你!”許立接過托盤關上了門回到屋,看到範玉華還躺在床上,隻『露』了一雙眼睛。“放心吧,送早餐的是這的服務員,而且也已經走了。你也餓了吧,快起來吃早餐了!”

    範玉華一聽說已經沒有外人,立即掀開了被子,隻穿著件睡裙就跳下了床。

    許立心疼的道:“你小心點!可別摔了!”至於穿不穿鞋卻是無所謂了。這寸餘厚的地毯根本不需要穿鞋。許立也把鞋甩在了一邊,迎上了範玉華。

    範玉華嚷著道:“我要餓死了,我感覺我現在能吃下一頭牛!”說著便掀開了托盤上的蓋子,隻見上麵兩隻小碟,每隻小碟上擺著一塊誘人的牛排,除此之外還有幾個煎雞蛋,還有幾片烤麵包。“天啊,怎麼隻有這麼一點東西?根本不夠吃!”

    聽了範玉華的叫聲,許立不由得哈哈大笑。

    範玉華立即捶了許立一下,道:“還不都怪你,要不然我怎麼會這麼餓?”

    “這也怪我?”看到範玉華目光不善,許立連道:“都怪我,都怪我!沒關係,你先吃,我馬上打電話,讓樓下廚房再給做一隻烤全牛來!”

    “什麼烤全牛?是他們加拿大的特產嗎?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不是說你能吃一隻牛嗎?我想烤全羊估計不夠你吃,幹脆就讓他們烤隻牛算了。餓著誰,也不能餓著你啊!”許立一本正經的道。

    “好啊,你笑我!”範玉華輕輕在許立腰上提起了一小塊肉,使勁的擰了一下。

    “啊呀!”許立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胖子婚前試婚紗時,小惠如何對待胖子,那時自己還感到好笑,可轉眼間,自己也有了這種待遇。不過這種懲罰卻是疼在身上,甜在心。

    兩人鬧了一陣,許立才又讓樓下廚房再送上兩人份的早餐,才勉強打發飽了肚子。隨後一整天,許立就和範玉華膩在這間小屋,連門都沒有出,每頓飯都是由服務員送進屋子。而胖子和王惠也明白今天許立一定有很多事情要跟範玉華說,一整天都沒有來打擾他們。

    在外麵玩得高興的胖子隻感覺這一天時光飛逝,可小屋的許立卻有些渡日如年的感覺。倒不是說因為不想與範玉華在一起,隻因自己以前有太多的事情沒有跟範玉華說,撒了太多的謊。人們不是說,當你說了一個謊言後,為了圓這個謊,至少還得再說十個謊言。許立現在對這句話就是深有體會。

    別的可以不說,可自己當年說有女朋友這件事卻總得交待清楚吧。為了圓這個謊言,許立隻好繼續撒謊,說這個女朋友在美國流學期間交了新的男朋友,將自己給甩了。可這種連五歲小孩都騙不了的謊言,範玉華卻沒有追問。

    這也正是範玉華的聰明之處。她可以感覺到許立心依舊藏著什麼秘密,可她同樣可以感覺得到,現在許立已經將他的感情全部傾注在了自己身上,這就夠了!至於那個秘密,就讓許立繼續藏著吧,人總得有些秘密才有意思,夫妻間也是如此,如果兩個人真的到了一點秘密也沒有程度,恐怕也就失去了愛情的感覺,隻剩下友情、親情了。

    

Snap Time:2018-01-23 06:14:30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