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二十章


    第二百二十章

    “都三年的時間了,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三年前你說你有女朋友,正在美國讀書,可你說的那個女朋友現在在哪兒?難道你還不準備跟我說真話嗎?難道你還要繼續騙下去嗎?你到底有什麼苦衷,你倒是說啊!不論真象如何,我都可以接受,可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你的繼續欺騙!”範玉華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許立。

    許立被範玉華看得有些心虛,回想起這三年來,自己當初撒的這個謊確實不怎麼樣,至少自己這三年以來竟從來沒有往美國那個不存在的女朋友那打過一個電話。而在美國學校放假期間,這個所謂的女朋友也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謊言早就已經是不攻自破了。

    沒等許立想好怎麼回答,範玉華卻接著道:“難道你真的在那方麵有什麼『毛』病?”範玉華曾經背地有過無數猜測,可從種種跡象表明,恐怕隻有這個原因最有可能,不然為什麼即沒有聽說過許立有其他女朋友,更沒聽說許立喜歡沾花惹草,可他都已經二十五了,難道就沒有這方麵的需求?

    許立一愣,那方麵又是哪方麵啊?可看看範玉華看著自己的下身,許立要是再不明白豈不是傻了?許立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這個新時代的柳下惠竟被人看成了身體有病。不過也難怪,據網上一些網友猜測,當年的柳下惠恐怕也是個『性』無能。

    “別胡說!”許立輕輕拍了拍範玉華白嫩的臉蛋,道:“誰告訴你我有病的?我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那你倒是說啊!為什麼 要騙我?”範玉華追問道。

    麵對範玉華的追問,許立不知該怎麼回答。再想拿當初的借口騙人,恐怕隻能讓範玉華更生氣,更傷心,如果範玉華真的因此而徹底與自己分手,自己豈不是得後悔死?這三年來,範玉華對自己的好,自己又不是木頭人,當然心知肚明。可若是實話實話,說有一個自己尚未見過麵的女人才是自己未來的妻子,恐怕後果更加嚴重。要不是自己親身經曆,不管是誰告訴自己這件事,自己若是不把他當成瘋子,也得把他當成傻子。

    “難道想聽你一句真話就這麼難?”範玉華看得出許立正在猶豫,可她不理解許立到底是在猶豫什麼,若說許立不喜歡自己,那根本不可能。許立對自己的情意,自己可以感覺得到。可今天的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他許立到底還有什麼猶豫的?

    “不是,我……”許立欲言又止。

    範玉華低聲道:“許立,你是不是從開始就沒有喜歡過我?一直都是在騙我?隻要你說句話,我保證再也不纏著你!”

    “玉華,我愛你!”許立脫口而出!

    範玉華先是一愣,隨即大喜。相處三年多以來,從來就沒聽許立說過這三個字,今天把許立『逼』急了,終於說了“我愛你!”三個字。隻要有這三個字,隻要這三個字是許立發自真心的,那其他都不重要了,那怕許立再有千般不是,範玉華也都可以原諒。

    “我也愛你!”範玉華一下子抬起身,緊緊的摟住許立。一張紅唇印在了許立的臉上,嬌嫩的身體壓在了許立的身上。

    許立可以感覺到範玉華的熱情,自己一雙大手有些不受控製的在範玉華背上遊弋。雖然隔著睡裙,可一層薄薄的真絲睡裙又如何能隔得住兩人內心的火熱。

    “愛我吧!”範玉華充滿欲望的聲音在許立耳邊響起。許立若是此時還能夠冷靜得下來,那他就決不是一個男人!再說許立現在不管有任何理由拒絕了主動的範玉華,恐怕後果都隻有一個,那就是徹底傷了範玉華的心,兩人最終徹底分手。

    窗外的月光透過窗子散落在屋內,見證著今天這個不同尋常的夜晚,見證著一對愛人幸福的結合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早,天已經大亮了。在三樓的走廊上就聽見有人在大聲喊著:“許立,粟子?你在那兒呢?你到底是那個房間了?快點出來!『奶』『奶』的,搞這麼多房間幹什麼,要是那天真忘了自己老婆在那個房間,非得跪三天洗衣板不可!”

    許立被這喊聲驚醒,剛一睜開雙眼,就看到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昨晚累壞了吧,怎麼不多睡一會兒?”許立沒想到範玉華這麼早就起來了。

    “你還敢說!”範玉華輕輕掐了許立一下,紅著臉道:“李賓在叫咱們呢,你可是有任務的,別耽誤了葛書記和曾市長交待你的任務,咱們起來吧!”

    “別理那個死胖子!我實話告訴你,他的那個惠賓公司,我也是有股份的!而且胖子早就答應投資咱們市的旅遊項目了,再說以我和他的關係,根本不用卻討好、遷就他!你就拿他當你的一個小弟就對了!”許立還是沒有將全部實情都說出來,他怕一下子都告訴範玉華,反而會嚇到範玉華,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那咱們也不能這一直躺著吧!他們會笑話咱們的!”範玉華有些害羞的道。

    “沒事,胖子和小惠都是過來人了,有什麼不理解的!你躺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叫胖子給咱們送點吃的。”說完許立又在範玉華耳邊小聲道:“昨晚累壞了吧?是不是早就餓了?”說完未等範玉華反應過來,他已經一下子跳下床,伸手拿了件睡衣披在身上,向門口走去。

    範玉華看著許立的壞笑,撈起身邊許立的枕頭,使勁的砸了過去,“我讓你笑我!”

    

Snap Time:2018-01-23 13:52:11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