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一十九章坦露心聲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坦『露』心聲

    “不敢了!”許立嘴上回答得幹脆,可心卻暗道:小姑『奶』『奶』,這到底是誰嚇誰?半夜不睡覺跑到我門口『亂』轉,卻惡人先告狀,說是自己嚇到了她。

    “哼!”範玉華得意的冷哼了一聲。突然外麵一陣風吹過,不知是那間屋子的窗戶沒有關嚴,發出一聲巨響。

    “啊!”範玉華再也顧不得懲罰許立,一下子撲到了許立懷,緊緊的抱住許立,混身一陣發抖。

    許立卻長出口氣,心暗自感激這陣風來得及時,不然自己還指不定得被範玉華怎麼折磨呢。

    過了好一會兒,撲在許立懷的範玉華才小聲道:“這不會真的有鬼吧?”

    許立將懷的範玉華緊緊的抱了一下,才道:“小範同誌,我不得不批評你,做為一名『共產』黨員,應該是堅定的無神論,你怎麼能懷疑這世上有鬼呢?”

    “你少來,別說我一個區區的縣財政局的副局長,多少縣長、市長,甚至省部級的高官都要去求神拜佛,要是他們不信鬼神,那他們還燒什麼香、拜什麼佛?不管了,反正今天晚上我是不會鬆開你的,我就抱著你睡好了!”範玉華實在是被嚇壞了,別說回自己屋,就是鬆開許立片刻他也不敢。隻有緊緊抱著許立的胳膊,她才能感到安心。

    “你不是想要讓我在床邊就這麼坐一夜吧?”許立笑看著範玉華道。

    “那、那你就上來躺著唄!我又沒說不讓你上來!”範玉華在說這話時,臉有些紅了。

    許立看了看範玉華,最終還是沒敢上床。兩人從開始到現在已經相處兩三年的時間,可兩人頂多拉一拉,抱一抱,親一親,卻至今沒有到最後一步。因為在兩人心中都有一根刺,許立心中的刺就是前生的妻子呂靜,而範玉華心中的刺卻是許立那個莫須有的、遠在美國留學的女朋友。

    以許立和範玉華的『性』格,自己心中的刺一天沒拔,就不可能真的在一起,更別說結婚這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

    所以許立寧可坐在床邊,也不肯上床。他是怕上床容易,可自己要是外一一時衝動,自己今後該如何對待範玉華,還有呂靜?

    範玉華見許立沒有上床,也沒有強求,相處三年了,她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原因,更了解許立的『性』格。隻要是許立認準的事情,你就是說得天花『亂』墜也沒有用,隻能是白費口舌。所以範玉華隻是緊緊的抱著許立的一支手臂,靜靜的躺在床上。

    寂靜的夜空,微弱的星光透過玻璃窗照『射』在房間內,照『射』在兩人的身上。房間內一時沒有了聲音,隻有對麵牆壁上掛著的一架老式台鍾嘀嗒嘀嗒的聲音。

    許立坐在床上呆坐了半響,借著窗外的星光,低頭看著範玉華,皎潔的光芒照在範玉華的臉上,便範玉華本就白晰的麵龐如同玉質一般。不過許立卻發現範玉華的眼皮不斷的跳動。許立知道,範玉華根本沒有睡著。

    許立輕輕將被範玉華抱在懷中的手抽了出來。他在抽動的時侯,可以感覺到範玉華的小手微一用力,隨後便鬆開了。許立歎了口氣,大手溫柔的放在了範玉華細嫩的臉上。

    範玉華也睜開了眼,看著許立,兩人的眼神在半空中相交。許立可以讀懂範玉華目光中的含義,可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能轉過頭去,看著窗外的景『色』。

    “許立,我希望你看著我!”範玉華抓著許立的大手道。

    許立不敢回頭,不用看他也知道,此時範玉華的眼中必定是雨中帶霧,自己隻要一轉過頭,恐怕就再也舍不得移開。

    “有什麼事嗎?乖,坐了一天的飛機,好好睡一覺,明天咱們和李賓他們一起到古堡四周轉轉!”許立故做不知,強裝平靜的答道。

    “許立,難道你連看我的勇氣都沒有了嗎?從咱們在江寧相遇到現在已經有三年的時間了,你還不了解我嗎?難道我是那種不講的人嗎?”範玉華平靜的道。

    可範玉華越是平靜,許立卻越是感到害怕。許立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轉過頭來,範玉華恐怕會真的生氣。相處三年來,範玉華生氣的時侯真的很少,甚至少到許立用一個手指頭就能數得過來。

    可範玉華對自己的關心,對自己父母的照顧,真是無法計算。特別是自己調到市委以後,更是很少有機會回到父母身前盡孝,每次都是範玉華買好了東西送到父母家。從吃的到用的,真是一樣也不缺。父母每次打電話都會誇讚範玉華是個好兒媳『婦』,讓許立抓緊,可千萬別把這麼好的兒媳『婦』給丟了。要是許立真敢把這麼好的兒媳『婦』給甩了,恐怕他們二老連自己這個兒子都不會要了。

    許立終於轉過頭來,看著範玉華。可一看卻發現,範玉華已經是淚流滿麵,可他卻倔強的一聲不發,任由淚水流在天鵝絨的枕頭上。

    “玉華,你這是怎麼了?”許立連忙去擦範玉華臉上的淚水。範玉華也不阻攔,可許立越擦,範玉華臉上的淚不但沒少,反而是越來越多。“玉華,你倒是說話啊!再這麼哭下去會傷身體的!”

    範玉華坐了起來,輕輕擦去了臉上的淚水,幽幽的道:“你還要騙我到什麼時侯?”

    “騙你?我什麼騙你了?你倒是說明白啊!”許立對範玉華隱瞞的事情太多了,範玉華突然一問,許立真的不知道她說的是那件事兒。要是說錯了,豈不是不打自招?

    

Snap Time:2018-08-15 20:44:17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