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一十八章夜半尖叫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夜半尖叫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什麼關係啊,還用得著說個謝字嗎?你們兩個跑了半天,早就餓了吧,快過來吃飯!”李賓早已餓得不行,坐在餐桌前就要對自己麵前的美食動手了。
  兩位平時十分注意體型的美女此時也顧不得太多,實在是剛才這一圈下來,消耗太大,坐好後立即開動。
  吃過晚飯,大家由於白天旅途勞累,便分頭休息了。古堡一樓都是工人們的房間,李賓和王惠在三樓找了一間滿意的大 房間去繼續他們的新婚洞房。而許立則和範玉華則來到了二樓,找了兩間相鄰的房間各自休息。
  許立一天勞頓,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可當他睡到半夜,卻突然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聲音在自己門前又消失了。
  在歐洲古堡作為其曆史的一個符號,和教堂差不多一樣的堅固與古老,沉寂在現代喧囂之中。也許,它沒有教堂那樣的華麗,卻比教堂更神秘。總會有一些異乎尋常的故事,比方戰爭、複仇、凶殺、恐怖、浪漫或絕望的愛情絕唱,以城堡為背景。
  而許立自從重生以來,原本不信鬼神的他,終於不得不承認世上確實有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在這漆黑的夜晚,幽靜的古堡中,突然停止的腳步聲,似乎完全符合了神秘事件發生的一切要素。
  許立小心的掀開被子,從床邊的小櫃上拿起了一個裝飾用的燭台,光著腳走在一寸多厚的地毯上,毫無聲息的靠近了房門。
  在房門前,許立深深吸了口氣,突然拉開房門,大喝了一聲:“是誰?”
  門打開後,門外的情景卻讓許立一愣,原來門外不但沒有什麼可怕的鬼怪,反而是一位穿著『性』感睡裙的美女,正是範玉華。
  而對許立突然的大喝,範玉華瞪圓了眼珠,死死的盯著許立。許立這一嗓子真是把他嚇壞了。過了半響,範玉華才突然張開嘴,“啊……!”的大叫起來。
  許立一把將範玉華拉進了屋子,隨後關上了門。可範玉華依舊尖叫不已。許立知道範玉華這次是被嚇慘了,要是任由她叫下去,沒有十分八分的恐怕都停不下來。到時非得把全古堡的人都驚醒不可。無奈之下,許立隻好一手堵住了範玉華的嘴,另一手將範玉華抱在懷,還不斷的在範玉華耳邊小聲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範玉華雖然嘴被堵上了,發不出聲音,可嘴卻一直沒有閉上。整整過了兩三分鍾,許立才感覺到範玉華僵硬的身體終於慢慢軟了下來。半天沒有眨的眼睛終於會動了。
  許立這才放下心來,知道範玉華終於緩過來了。小心的將堵在範玉華嘴上的手拿開了。範玉華果然沒有在次尖叫,卻瞪著許立,一下子將許立剛剛拿下來的手又抓了起來,放在嘴邊,狠狠的咬了起來,半天沒有鬆口。
  許立痛的齧牙裂嘴,卻不敢有任何反抗動作。抱著範玉華的手更不敢鬆開,許立能感到得到,範玉華的身體已經軟得如同一根麵條,一鬆手,範玉華非得躺在地上不可。
  範玉華咬夠了,才鬆開口,一雙小手不斷的捶打著許立,道:“我讓你嚇我!我讓你嚇我!”
  許立將剛剛脫離虎口的手拿到眼前,借著窗外的月光,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麵整齊的牙印,最深的地方已經滲出了血絲。
  “好了,好了,不要鬧了,我抱你到床上歇一會兒!”說完不由範玉華拒絕,便一把抱起範玉華,將他輕輕放在了大床上。
  許立又隨手打開了床邊的小燈,借著昏暗的燈光,許立輕輕撫『摸』著範玉華略顯蒼白的臉蛋,心痛的道:“你不睡覺,怎麼跑出來了?還一點聲音沒有,我還以為是什麼吸血鬼、女妖之類的呢!”
  “不許說,不許說這些!”範玉華一聽許立的話,緊緊的抱住了許立健壯的胳膊,頭也直往許立懷鑽。“我、我害怕!”
  許立一愣,這才終於鬧明白範玉華為什麼半夜不睡覺,感情是怕鬼啊!不過這倒也是難怪,整個城堡二百多個房間,空了大半,特別是二樓,隻有自己和範玉華兩人。連自己這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在聽到一點聲音後,都難免有些害怕,更別說範玉華一個大姑娘,要是不怕就怪了。
  “乖,不怕!有我在這兒來什麼鬼都不怕,我保證一拳一個,把他們都打跑。”
  範玉華抱著許立,半響才將頭伸出來,看看許立戲謔的目光,也忘了害怕,狠狠的擰了許立一下,氣道:“我害怕你是不是很高興?對了,剛才你說什麼來著,還吸血鬼、女妖?你是不是巴不得他們來找你?你就不怕她們把你給吸幹了?”
  許立苦笑著,卻一句話也沒有說,他知道,不管現在自己說什麼,恐怕都會被範玉華當做懲罰他的借口,隻好沉默是金。
  可許立就算一聲不吭也逃不過範玉華的懲罰。範玉華一雙玉手如同兩隻玉蝴蝶,在許立身上四處飛舞,每飛到一處,便會留下自己的一個紫『色』分身,片刻功夫,許立胳膊、胸前、背後便已經被種滿了紫『色』的小蝴蝶。
  而對範玉華的懲罰,許立不但不敢反抗,甚至不敢用力,不然許立隻要略一用力,將身上的肌肉崩緊,範玉華想要掐起許立的肉恐怕還真有些費力。
  範玉華一雙玉手飛了半天,終於感覺有些累了,才饒了許立。“你下次還敢不敢嚇我了?”
  

Snap Time:2018-12-11 21:43:53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