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章再抵京城


    第二百章  再抵京城

    聽了曾益的話,許立卻有些為難了。人家還有半個月就要結婚了,要讓人家在這個時侯過來,這要求真是有些高了。“曾市長,這恐怕有些困難!”

    曾益一愣,隨即一拍自己腦袋,笑道:“是我急了,人家畢竟是億萬富翁,怎麼可能聽我一個區區市長的調動。那你看這樣行不行,他們要是婚禮前沒辦法過來,那他度蜜月時把咱們鬆江當作一站,咱們鬆江的霧淞可是全國獨一份,還是值得一看的!”曾益算了一下,要是正月十五以後才開始具體洽談項目,如果能成還好,如果不成,那可就什麼都耽誤了。

    “那我試試吧!”雖然這投不投資都隻是許立一句話的事兒,可許立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與李賓的真正關係,所以才隻是說試試。

    “不是試試,是必須完成的任務!現在咱們市也沒有什麼其他重要工作,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這個旅遊項目。你明天就去京城,去找你那個同學。他不是馬上就要舉辦婚禮嗎,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就幫幫,他結婚時再送份大禮。你這段時間的吃住行,還有給你同學的賀禮都由咱們市『政府』報銷!”

    “曾市長,這不好吧。這賀禮怎麼也能報銷呢?”許立暗道,要是市真給我報銷那可就真『亂』了,至少也得全市半年的財政收啊!

    “沒什麼不好的,不過報銷是報銷,你也不能太過份啊。還有一件事情,你有空的時侯別忘了介紹介紹咱們市旅遊項目的優勢。他要是真的能到咱們鬆江來度蜜月,他在鬆江的一切消費同樣由市負責!”曾益這是在打友情牌,希望能通過許立把李賓請到鬆江,然後通過熱情招待,能夠感動李賓,最終投資鬆江。

    “好,那我明天就去京城,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複!”許立信誓旦旦的道。

    第二天一早,許立便打點好了行囊,跟家打了個電話,又特別跟範玉華說了一聲,然後便乘飛機直飛京城。範玉華雖然是戀戀不舍,可如今已經是江寧縣財政局副局長的她,怎麼也不能在臨近年關這全最忙的時侯放下工作,跟許立一起到京城旅遊吧。

    許立知道李賓大婚,所有人都得幫忙,所以也就沒有告訴大家自己要來,省得大家還得特地來接自己。中午下了飛機,許立打了輛出租車,直奔項龍開的龍鼎歌舞廳。

    讓許立吃驚的是自己剛說出龍鼎歌舞廳,根本不需要自己再說詳細的地址,那個出租車司機已經笑道:“老弟也太『性』急了吧,龍鼎歌舞廳得等天黑以後才熱鬧,現在才中午,根本沒有人。要是信我的,不如先去龍鼎酒樓吃點飯,他那的飯菜很有特『色』,而且價格了不高。吃飽了再去龍鼎洗浴去泡個澡,找個專業的按摩師好好鬆鬆骨,等天黑了再去歌舞廳,保證讓你大開眼界!”

    許立不禁好奇的道:“師傅,龍鼎花多少錢雇你們給他們宣傳啊?”

    開車的師傅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跟你說實話,我們給他們每拉去四位客人,就可以換一張自助餐券或是一張洗浴的套票。不過你別誤會,他們那兒的服務質量絕對是一流的,要是不好,你可以回來找我。這是我的名片,上麵有我電話和車牌號,你要是真覺得吃虧了,你就打電話找我,我要是不來你可以到我們出租車公司找我,我保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行了,我信了!不過他們龍鼎的攤子鋪得可是不小啊,他們能罩得住嗎?不會出事吧!”許立就是想從這位司機口中打聽一下項龍現在的事業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老弟,你就放心吧!別的地方不敢說,可龍鼎你可以放心,他們的歌舞廳、洗浴中心還有酒樓離得都不遠,都在朝陽區西壩河附近。我跟你說,他們老總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黑白兩道通吃。我可是親眼看見過他們的老總和朝陽區的書記、區長在一起喝酒,還稱兄道弟的!而且我還聽說他們老總有親戚在市公安局,還是個的頭頭。而他自己在更是朝陽區這片的老大,你說這樣夠不夠安全?”

    “要是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許立嘴上說著放心,可心卻有些不安,這些事情連個開出租車的人都知道的這麼清楚,項龍還有什麼秘密可言?要是真的有人眼紅項龍現在的產業,想對付他,恐怕一下子就會把項龍徹底打爬下。看來見麵後,還是要勸勸項龍,最好是能夠從台前轉到台後才好。

    出租車很快就來到了龍鼎歌舞廳門口。許立下了車,剛想進歌舞廳,卻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住了。“對不起先生,歌舞廳現在還沒有開始營業,您要是有空可以到我們龍鼎酒樓去坐坐,或者到洗浴中心放鬆放鬆,下午三點歌舞廳才會開門!”

    “你們老總項龍在那兒?我要找他!”許立也不想難為門口的這兩名保安。

    保安打量了許立兩眼,看許立穿著應該不是來鬧事的,便和氣的道:“對不起,我們老總的行蹤那是我們能知道的,不過他現在確實不在歌舞廳,要不您到酒樓或是洗浴中心去問問?”

    “算了!”許立拿出電話,拔通了項龍的手機。當項龍聽說許立已經來到北京,並且就在自己歌舞廳的門口時,高興的道:“你在門口等著,我五分鍾就到!”說完不等許立開口,便已經掛了電話。

    果然不到五分鍾,隻見一輛黃『色』的悍馬在公路上疾馳而至,當行駛到許立麵前不足五十米時,才突然一個橫向漂移,最後車穩穩的停在許立身前不足五米的地方。

    

Snap Time:2018-01-17 19:20:34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