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九十章自投羅網


    第一百九十章   自投羅網

    為了盡快搞清德國康利斯公司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許立立即給德國的辦事處打了電話,讓他們盡快查清事情的真相。隨後曾益和許立便和張貴祥一同來到了不遠處的一棟二層小樓。

    這座小樓是康利斯公司在鬆江的臨時辦公場所,迪姆沒走前便一直在這辦公。可現在這卻已經是人去樓空,幾間辦公室的門也都已經被公安民警撬開,每間辦公室都有民警在麵查找相關的資料,看是否能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曾益和張貴祥帶著許立一直走進了迪姆的辦公室,曾益和張貴祥坐在沙發上少歇片刻,而許立則走到屬於迪姆的辦公桌前翻看桌上迪姆與總公司的往來文件。這件工作也隻有許立能幹,隻有他才能看懂文件上的德語。可許立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

    就在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一片吵鬧聲。片刻功夫,一名民警急衝衝的跑進來,氣喘噓噓的對張貴祥匯報道:“張局長,下麵來了個德國人,可我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曾益和張貴祥對視了眼,曾益才道:“小許,快跟我們下去,你看看那個德國人在說什麼,也許這件事情的答案就在這個德國人身上了!”

    三人一同急匆匆的跑到樓下。當三人來到樓下時,樓下的情況卻更加複雜。

    原來這個德 國人開車駛進工地時,被工人們認了出來,這輛車正是迪姆的車。不過車開得很快,等車上的人下了車走進小樓時,工人們才跟過來,一千多名工人一下子將這座二層小樓給圍了起來,想要知道剛才開車的到底是不是迪姆,工程到底還幹不幹了。

    剛才正在搜查證據的民警看到一名德國人突然走進了小樓,當然是一愣。而來人看到小樓一下子多了這麼多警察也是十分驚奇。

    沒等這名德國人開口,在一樓的公安幹警已經是一擁而上,將這名德國人控製起來,生怕這唯一的線索也跑掉。

    而這名德國人被抓後卻是大喊大叫:“放開!你們放開我!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可這些警察那敢放開他,雖然現在案子還沒有正式立案定『性』,可涉及到幾個億的資金,不管怎麼說都是一起大案、重案,而這個德國人就是重要突破口。

    德國人喊了幾句,見這些警察不但沒有放開自己,反而把自己緊緊的按在牆上,也有些急了,頓時一連串的德語開始從他嘴蹦出來。這下子更沒人知道他在說什麼,反正把他抓住是不會錯的。

    很快德國人就被幹警用四把手拷,把手腳分別拷在了一把椅子上,讓他動彈不得。

    不過這時小樓四周的工人也已經聚集了過來,有幾名跑得快的已經衝進了屋子,看到了被拷在椅子上的德國人。他們頓時情緒激動,要衝上來問問這個德國人,自己的工資到底什麼時侯能結。

    負責維持這秩序的公安幹警當然不敢讓工人接觸到這名德國人,看工人們激憤的樣子,要是讓這個德國人落到了工人手,別說『性』命不保,最後要是能留個全屍恐怕就已經是萬幸了。

    而當曾益、張貴祥和許立從樓上走下來時,正好看到屋子的大門及各個窗前都站在幹警,有的人甚至都已經將配槍握在了手上。四周傳來的叫罵聲更是不絕於耳,有人甚至說這些幹警就是漢『奸』賣國賊,隻知道幫著這些德國人,卻不管自己這些同胞的死活。

    而那個德國人在看到許立後,卻是情緒激動,高聲叫道:“許先生,救救我!”

    許立這才看到被押在房屋一角的德人。“丹尼奧?怎麼是你!”

    曾益回頭問許立道:“你認識他?他是誰?”在曾益眼,除了迪姆打交道的次數較多,接觸比較頻繁能夠認得出來外,其餘的德國人的唯一區別恐怕就是男人和女人。而丹尼奧雖然也與曾益見過麵,可在工地上的德國人也不少,至少有十幾人,曾益可記不住他是誰。

    許立忙解釋道:“曾市長,這個德國人叫丹尼奧,是康利斯公司鬆江分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咱們要建的五星級賓館和跨江大橋,以及康利斯分公司的辦公大樓等都是由他設計的。”

    “設計師?既然是首席設計師,那他總應該知道一些情況吧!你快問問他。”曾益道。

    許立將現場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最後詢問丹尼奧,到底知不知道迪姆到那兒去了。

    沒想到丹尼奧聽了許立的話卻十分激動,大聲道:“這不可能!昨天一早我們還見過麵,下午他還給我打了電話,說這一段時間工地的工作非常辛苦,讓我出去放鬆放鬆,他還把車也借給了我,說是方便,可我隻是一夜沒有回來,他怎麼可能一轉眼就不見了?”

    丹尼奧的答案讓大家有些失望,不過眼下丹尼奧已經是康利斯總部在鬆江的唯一職員,雖然他說自己絲毫不知情,可張貴祥還是讓幹警將他帶到公安局的賓館暫時監管起來。

    而四周的工人們在得到了許立的解釋後,也都回去了。此時許立已經在這些工人當中樹立起了一定的威嚴,再加上幾十名幹警在一邊手持槍械,他們還沒有膽子大到造反的程度,所以隻能眼看著丹尼奧被押上警車。

    忙了整整一個上午,在公司也沒有找到一點線索,繼續留在這的意義也已經不大了。不過曾益還是等著工地上幾千工人都吃上了飯後,才帶人離開了工地。而張貴祥卻奉命留守在工地,一方而繼續查找線索,另一方麵守護著工地的倉庫,監視著工地的幾千工人,防止出現『騷』『亂』。

    

Snap Time:2018-01-23 11:53:02  ExecTime: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