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六十二章午看落花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午看落花

    許立回到辦公室,按照葛兵的吩咐將信重用德文抄好後,附在了邀請函後麵,又到郵局將信寄出後,才長出了口氣,算是將這項緊急工作忙完了。

    許立這才終於有空拔通了範玉華的電話,希望能補償範玉華一下,陪她一起逛逛街,或是請她吃頓大餐。可沒想到範玉華接起電話時,竟說她還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徘徊在早晨和許立一同看霧淞的江堤上。

    許立一看表,已經十一點多了,從一大早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四個小時了,範玉華竟然就一個人一直徘徊在江堤上,許立甚至可以想象範玉華那委屈的表情。許立隻說了句:“你站在那等我,我馬上就到!”說完許立便掛了電話,風一般的衝出縣委大樓,在街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江堤。

    而範玉華掛了電話後,卻是狡黠的一笑,鑽出了江堤邊的一間精品屋,向江堤走去。

    當許立來到江堤時,看到範玉華此時正站在江堤的垂柳下,微仰著臉,緊閉著眼,享受著冬日難得的陽光。此時正是“午看落花”的好時侯。隻見範玉華頭上垂柳上的樹掛在正午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光芒,正如落花般紛紛落下。而範玉華迎著陽光,張開雙臂,任由晶瑩的霜花落在他的頭上、臉上、衣服上,仿佛一位美麗的天使降臨世間。

    許立站在那看得有些呆了,突然聽到身邊“哢嚓”一聲。許立回頭望去,卻發現有人正拿著相機對著範玉華拍照。再一看拍照的人,許立也認識,正是市電視台的一位攝像師。許立忙走過去,隻聽那個攝像師還在不住的嘀咕著:“真是太美了!絕對可以作為鬆江市的形象大使!”

    許立一拍攝像師的肩膀,道:“老趙別拍了!再拍也不可能讓你播出去!”

    “你是誰?”被打斷了工作的老趙十分不高興的道。不過他隻回頭看了許立一眼,便又轉過身去繼續拍範玉華,此時在老趙眼,隻有範玉華這位雪中天使,其他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許立見一時半會恐怕是無法喚醒已經沉醉在這美景中的老趙,而且周圍的遊人也是越來越多,已經有許多人也拿出了照像機,準備留下這美好的一幕。可許立卻想讓這美麗的一幕隻留給自己慢慢欣賞,至於其他人還是回家欣賞自己老婆去吧。

    許立大步上前一下子將正在陶醉的範玉華抱在了懷。範玉華猛然被人抱住,當然一驚,可隨即範玉華便投入了許立的懷。範玉華根本不用睜眼,僅是憑著氣味和自己的感覺就可以肯定抱住自己的一定是許立。

    四周剛想拍照的遊客一看美景竟被人破壞了,當然不高興。甚至有些『色』狼已經開始叫嚷起來:“放開我們的女神!”

    許立也不敢在這犯眾怒,急忙拉著一臉偷笑的範玉華灰溜溜的擠出人群。不過在臨走前許立還沒忘了拉著攝象師老趙一起走。

    出了人群,清醒的老趙終於認出了許立,當然也知道了範玉華的身份。不等許立說話,老趙便老老實實的把自己手中照相機拿了出來,交給許立,道:“許科長,這相機就先放你那兒吧,等過幾天我去你辦公室取!”

    許立也沒有推辭,畢竟相機麵可全是自己女朋友的照片,難道還能交給老趙讓他拿到市電視台去播不成。

    老趙臨走時還不斷的嘀咕著:“唉,眼看就要到手的攝影大獎,就這麼飛了!”

    一直被許立牽著手的範玉華此時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笑得許立也有些發『毛』。將範玉華拉到懷,用手『摸』了『摸』範玉華的頭,低聲道:“這也沒發燒啊?怎麼就傻了呢?”

    “討厭!”範玉華一手打掉了許立放在自己額頭上的豬手,道:“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有多可笑?簡直就象是偷了什麼寶物的小偷一樣,簡直就是抱頭鼠竄!”

    “敢說我是老鼠?那你一定是條美女蛇!”看著範玉華疑『惑』的眼神,許立才解釋道:“人們不總是說蛇鼠一窩嗎?哈、哈、哈……”

    聽許立這麼一說,範玉華當然不依,追著許立打。許立當然不敢還手,隻能四處躲閃。兩人在街邊瘋了半天,看範玉華有些累了,許立才停下腳步,一把將車不及的範玉華抱在了懷,小聲的在範玉華耳邊道:“我就是那個偷了寶物的小偷!你就是那個無價之寶!”

    範玉華聽了許立的話,也不打了、不鬧了,整個人便依偎在許立懷,默默的感受著這份溫馨!

    元旦假期很快就過去了,一切工作也再次走上正軌,許立也回到秘書科忙著繁雜的日常工作。不過按照葛兵的囑咐,每天都留意著往來信函,看是否有德國的回信。

    在許立寄出信件半個月後,這天下午許立正坐在辦公桌上校對著一份要簽發的文件。突然聽到自己前麵的趙明正對著電話一個勁的:“喂?喂?”許立順嘴問道:“趙明,電話壞了還是怎麼了?”

    趙明拿著電話,卻是一臉的茫然,道:“不知道,電話好像有人說話,可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知道是打錯電話了,還是電話有『毛』病了?”

    許立心中一動,快步起身來到趙明身邊,接過趙明遞過來的電話,隻聽電話那邊正有人用德語不斷的說道:“你是誰?是中國鬆江市嗎?喂?到底是不是鬆江市?”

    許立忙用德語回答道:“你好,這是是鬆江市,請問你是那位?”

    

Snap Time:2018-05-25 07:32:08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