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五十九章電話擾局


    第一百五十九章   電話擾局

    鬆江霧淞的形成,如其說是自然奇觀,還不如說是人與自然共同的傑作。在鬆江市沿鬆花江而上15公處是水電站,冬天,江水通過水輪機組使水溫升高變暖,每到數九隆冬,從水輪機組流出的水仍有4度左右。每當夜幕降臨,氣溫下降到零下30度左右時,這霧氣便隨風飄『蕩』,湧向兩岸,籠罩著十長堤,蒸騰的霧氣慢慢地、輕輕地給兩岸的鬆針、柳枝鍍上了白銀,就這樣,在一定氣壓、溫度、風向等條件作用下,逐漸地形成了鬆花江幾十不凍的奇境——霧。

    就在許立和範玉華沉浸在周圍這片美景當中,範玉華還不停的要許立陪著她一同欣賞“待到近午賞落花”的景『色』時,許立的手機突然響了。許立拿出電話,一看電話號碼,立即就接通了電話。原來打來電話的竟是市委秘書長林廣成。“小許,你現在在那兒?我這兒現在有點急事,需要你來處理一下!”

    “林秘書長,我現在在鬆江中路這兒,有什麼急事?”

    “這樣,你馬上回辦公室,我也立即回去,咱們在辦公室會齊!”林廣成急匆匆的說道。

    許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隻好應道:“好,我馬上回去!”

    放下電話,許立歉意的看著範玉華。就在許立接電話時,範玉華在一邊也聽明白了,已經知道許立有事要離開了,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範玉華甚至都已經記不清到底有多少次,兩人正在甜蜜的時侯,許立就被一個電話叫走。隻是這次卻是範玉華心落差最大的一次,讓她的心情格外的不好。

    不過範玉華還是理解的上前來許立彈去身上落下的積雪,又為許立緊了緊衣領,小聲的道:“你去吧,我能理解你!”

    許立緊緊拉住範玉華柔軟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嘴邊,輕輕的親了一口,道:“謝謝你的理解!外麵天冷,你也回家吧,別凍壞了!”

    範玉華點頭答應著,“行了,你快去吧,別讓你們領導等急了。我一會兒就回家!”

    許立實在是來不及再送範玉華,急匆匆的在路邊打了一輛車 ,讓司機直奔市委辦公大樓。看著範玉華一個人站在路邊,還在向著自己不停的揮手,許立在這一刻真的有些心痛。不過自己既然選 擇了走這條路,要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自己上輩子的妻子、兒子的無辜慘死弄個明白,就隻能堅持下去!好在這一切應該已經為期不遠了。

    等一切都結束後,自己也許會辭官經商?也許會做個什麼也不管的公子哥,帶著自己的愛人去環遊世界?也許還會繼續在官場上幹下去?也許……。都隻是也許,這些事情還是等以後再說吧。

    許立坐著出租車很快就趕到了辦公室。作為縣委秘書科,不論是什麼時侯也不可能離開人,這算年三十也得有人在科值班。而今天值班的正是薑曉。

    看到許立忙三火四的衝進辦公室,嚇得薑曉也是花容失『色』。“科長,你這是怎麼了?出了什麼大事了嗎?”

    許立站在門口喘了幾口氣,才道:“林秘書長還沒回來嗎?”

    “林秘書長?沒回來,到底有什麼事啊?”薑曉問道。

    “林秘書長說找我有重要的事情,讓我在辦公室等他,我怕他先趕回來,所以就急著跑回來了。”

    “唉呀,科長,你還不知道那些領導嗎?他們說是馬上,最起碼也得一個小時,你說你急什麼啊!”沒想到薑曉的話音未落,就聽到門外走廊傳來的腳步聲,嚇得薑曉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小聲道:“不會真是林秘書長吧!”

    許立看著薑曉可愛的樣子,強忍著笑,走出辦公室,正看到林秘書長向自己這邊走過來。林廣成遠遠看到許立就道:“小許,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許立點頭答應了一聲,隨後回到辦公室取了一個小記事本和筆,跟著林廣成走進了辦公室。

    許立自從到秘書科工作以後,很快就察覺到秘書科的事情真是千頭萬緒,最忙時曾在十分鍾內連接到三位領導的電話,讓他辦這樣或那樣的事。忙點兒許立倒是不怕,可就怕把那們領導囑咐的事情給忘了,惹得領導不滿,那自己的政治生涯恐怕也就要到頭了。

    所以許立現在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隻要是上班時間,身上隨時都會帶著一個小記事本和一支筆。不管是那位領導親自囑咐的事情,還是打電話說的事兒,許立都會馬上記在小本子上。俗話說得好:好記『性』不好爛筆頭,誰知道什麼時侯就會忘了,要是真把領導交辦的事情給忘了,不管大事小事,最終吃虧的都隻能是自己。

    而且帶上小本子後,還有一個好處,當著領導的麵,記下他們所說的話和交辦的事情,不但不會引起領導的不滿,反而會讓他們覺得你重視他們,辦事穩重,值得信任。如此多的好處,許立當然會一直保持下去。

    林廣成坐在辦公桌前,連身上的大衣都沒有脫,就急忙從隨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一個信封,遞給跟著進來的許立。“小許,這是今天早上葛書記剛剛接到的一封信,信是一個德國人寫的。”

    許立接過林廣成遞過來的信封,仔細看了看,發現信封的封口處已經被撕開了,不過信封上沒有寫詳細的郵寄地址,更沒有郵戳。隻是在上麵中央的位置寫著:“鬆江市領導親收”的字樣。許立打開信封,從麵拿出信,才發現竟是滿滿兩大頁的德文,許立不由得奇怪的望向林廣成,道:“林秘書長,你的意思是……”

    

Snap Time:2018-01-21 06:41:13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