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五十八章霧淞美景


    第一百五十八章   霧淞美景

    許立現在讓肖明逐步購買波音公司股票,他當然不會想要真的收購波音,就算許立再有錢恐怕也不行,起碼美國『政府』是不會允許一個黃皮膚的中國人收購波音。所以許立的目的有兩個,一方麵是想要在時機成熟時,再狠狠的在股市上打擊一下波音公司,也再從他的身上賺些鈔票;而另一方麵,許立是想等將來如果真的能夠掌握到足夠的股票,成為波音公司董事之一時,可以在適當的時機收買一些高級工程師或是技術人員,將他們送回國內,希望可以為中國的大飛機項目做些貢獻。

    當然這一切離現在還很遙遠,起碼在中國重新立項之前,這一切都還隻能是準備著。

    時間一晃已經到2002年的元旦。元旦這天整個東三省都飄起了雪花,鬆江市更是降下了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大雪,第二天天終於放晴了,初升的太陽照在雪白的大地上,閃出耀眼的光芒。而此時的許立卻正瞌睡連天的坐在出租車上,從江寧趕往鬆江。

    原來範玉華今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時就給許立打電話,叫醒了許立,要許立趕到鬆江陪她一同去看雪景。因為昨天正是元旦,許立的幾個叔叔、大伯都聚到了許立家,許立陪著他們徹了大半夜的長城,直到淩晨兩點多,大家才休息。而範玉華卻不到五點就叫醒了許立,許立能不困嗎?

    醒意朦朧的許立本想拒絕範玉華,可又一想,這近一年來,範玉華為了自己,特地隨父母一起搬回了鬆江,隻是為了能有時間與自己多聚一會兒。可範玉華每天卻要起早貪黑的趕車,來回奔泊於鬆江和江寧之間。特別是冬天,範玉華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有時連早飯都吃不上,就要坐車趕往江寧上班。可這些苦,範玉華卻食之若甘,從沒有向任何人報怨過一句。

    倒是範玉華的母親不止一次的替女兒向範傑述苦,讓範傑盡快想辦法,把女兒調到鬆江,不然女兒早晚非得被累病了不可。以範傑現在的地位,範玉華工作的事可以說隻是他一句話的事。可範傑今年剛剛被提為常務副市長,總不能一上任就為自己謀私利,所以這句話卻是無法說出口,隻能苦了女兒。

    範玉華做出了如此犧牲,可自己卻因為工作的原因,每天早走晚歸,就連大禮拜也很少休息,大部分時間都耗在了辦公室。很少能有機會陪著範玉華,過過輕鬆愉快的二人世界。每當想到此處,許立就有些愧疚。

    今天正好是元旦假期,好不容易休息了,許立想到要是自己真的拒絕了,範玉華那梨花帶淚的表情,更增加了幾分罪惡感。許立與自己做了幾番思想鬥爭,終於舍棄了溫暖舒適的大床,爬了起來,用冷水洗了把臉,穿好衣服,打了個車直奔鬆江。

    在車趕到鬆江市區時,許立利用坐車的時間補了個早覺,已經是精神抖擻。指揮著司機來到範玉華家樓下時,許立透過車窗遠遠便看到範玉華穿著一件淡粉『色』羽絨服,係著一條杏黃『色』圍巾,正站在家門口等著自己。

    許立下車後,快步來到範玉華麵前,拉著範玉華凍得冰涼的小手,看著範玉華略施粉黛的麵寵,急道:“我不是告訴你,讓你在家等著嗎,你怎麼跑到門外來了?看你臉凍得好像個紅蘋果似的!”

    範玉華挑了挑眉,道:“沒事,我實在是坐不住了,還不如站在這兒等你。行了,快走吧!咱們到鬆江中路去看霧淞,這可是今年第一場霧淞!”範玉華拉著許立便要往外走。

    許立卻有些遲疑的道:“範叔叔在家嗎?我還是進去中他們打聲招乎吧!要不然他們會怪我的!”

    “你就別進室打擾我爸和我媽的二人世界了,你放心,他們不會怪你的!”範玉華笑道。說完拉起許立跑到了馬路旁邊打了輛出租車。

    許立一聽,也不好再進屋去見範傑,兩人坐車很快就趕到了鬆江中路。

    下了車,兩人站在大堤上看著鬆花江如同一條白練般穿城而過,沿著鬆花江的上遊、下遊望去,十長堤上的鬆樹、柳樹全都變成了瓊枝玉樹,一棵棵樹上凝霜掛雪,戴玉披銀,像排排的雪浪,如朵朵的銀針,置身在其中,感覺猶入夢幻般。

    範玉華從小在江寧長大,離鬆江市不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鬆江的霧淞她也不知看過多少回了,可卻從來沒有看到過今天這麼漂亮的霧淞。高興的範玉華如同一個小孩子般,緊緊的拉著許立的手,沿著台階往下,一直走到鬆花江邊上,看著四周白皚皚的景象!

    兩人踩著厚厚的積雪,如癡如醉地盡情觀賞美景。清晨的鬆花江顯得格外清朗。從不結冰的鬆花江水清澈明淨,粼粼波光,從從容容地流淌著。

    霧之美,美在奇絕。觀賞霧,講究的是在“夜看霧,晨看掛,待到近午賞落花”。

    “夜看霧”是說在霧形成的前夜觀看江上出現的霧景。大約在夜10點多鍾,鬆花江上開始有縷縷霧氣,繼而越來越大,越來越濃,一團一團的白霧從江麵滾滾而起,不停地向兩岸飄流,最終形成霧淞。

    這種奇景許立和範玉華今天是無緣見到了,不過總算趕上了“晨看掛”。此時鬆花江邊十江堤黑森森的樹木,一夜之間變成一片銀白。棵棵楊柳就好像是玉枝垂掛,簇簇鬆針就恰似銀菊怒放,晶瑩多姿。

    “待到近午賞落花”,是說中午時分,因為氣溫升高,一陣微風吹過,樹掛脫落時的情景。到時樹掛開始一片一片脫落,接著是成串成串地往下滑落,微風吹起脫落的銀片在空中飛舞,明麗的陽光輝映到上麵,形成五顏六『色』的雪簾。

    

Snap Time:2018-06-19 12:40:40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