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行了,少貧了!好好開車吧!”看徐剛高興的樣子,許立的情緒也被帶動了幾分,不過在許立心底卻仿佛有種感覺,自己跟徐剛的緣份恐怕要告一段落了,不然也不會突然就答應了徐剛的要求。

    許立回到縣城後,要請徐剛吃飯,卻被徐剛拒絕了。沒等許立開口,徐剛開車一直將許立送到了縣財政局門前,臨走時還朝著許立做鬼臉,小聲道:“師傅,還是陪師娘要緊,你們好好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吧,我這個徒弟就不做那個電燈炮了!”

    “你這個臭小子!”許立笑罵了一句,轉頭還是走進了縣財政局的大門。

    當許立快要走到範玉華辦公室門時,正在工作的範玉華仿佛也感應到了什麼,正好一抬頭,恰好看到許立出現在門前。範玉華手中的筆一下子掉在桌子上。

    兩個人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見麵了,每天隻在晚上煲著電話粥,可僅憑電話如何能解得了兩人的相思之苦。特別是範玉華,早就已經將一顆心都撲在了許立身上,若不是年底自己工作太忙,範玉華恐怕早就坐車到二道鄉去找許立了。

    範玉華此時一見許立,不知怎麼著,就感到有說不盡的委屈,眼淚就不聽話的流了下來。許立見範玉突然哭了,忙快步走向範玉華,不過許立直到此時也沒忘記把門關好。

    範玉華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站了起來,就在許立走到範玉華身前時,範玉華終於忍不住,一下子撲到了許立懷中,眼淚更加洶湧的滴在自己的臉上,滴在許立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不哭了,這才半個月沒見,怎麼就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許立一邊緊緊的抱著範玉華,一邊在範玉華耳邊輕聲道。

    範玉華聽了紅著臉道:“就怨你!就怨你!都是你惹的我!”說著輕捶了許立幾下,以解自己心頭之恨。可捶了幾下,就心痛了,鬆開了小手,同樣緊緊的抱住了許立寬厚的肩膀。

    二人相擁了半天,範玉華才突然一把推開許立,低著頭,紅著臉,嬌聲道:“都怪你,這是單位,要是被人看到還不丟死人了!”

    許立卻一把又拉過範玉華,將範玉華再次擁在懷,小聲道:“沒事兒,我進來時已經把門反鎖了!”

    許立話音剛落,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範科長?範科長在嗎?”

    範玉華剛想回答,卻被許立用手堵住了嘴,小聲在範玉華耳邊道:“你現在雨帶桃花的樣子怎麼見人?別出聲!”

    範玉華這才想起來,低聲尖叫了一聲,迅速離開了許立的懷抱,返回到辦公桌前,從抽屜取出一麵小鏡子和一大堆的化妝品,仔細打扮起來。

    許立在一邊看著,隻能暗自苦笑,看來女人從來都是把自己的容貌放在第一位的,她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醜陋的一麵。

    範玉華在桌前仔細打扮了半天,才抬頭問許立:“怎麼樣?”

    許立輕輕為範玉華擦去了眉『毛』上略有些濃重的眉彩,仔細端詳了片刻。就在範玉華以為自己又有那出了紕漏時,許立才道:“我們家小華人漂亮,怎麼打扮都好看!”

    氣得範玉華輕捶了許立一拳,“讓你沒個正經!”

    “我冤啊!天地良心,我許立要以發誓,我說的都是真話!”

    “行了,行了,我知道我天生麗姿,就不用你再誇我了!”範玉華一句話把許立嚇得一呆,過了半響,許立才道:“小華,你是不是吃我的口水吃多了?竟然……”

    “討厭!誰吃你口水了?”範玉華說完,輕打了許立幾下,表示心中的不滿。兩人又笑鬧了一會,範玉華一看牆上的鍾,此時才下午兩點半左右,離下班還有兩個小時,而且自己的工作正忙,實在不能提前翹班,便道:“要不你到屋床上歇一會兒?等我下班了咱們再一起走?”

    許立也看出範玉華既想與自己在一起,可又有工作要忙,左右為難的樣子,心想自己也已經跟父母說過了,要先來看看範玉華,晚上才回家。

    許立的父母對範玉華這位漂亮大方的準兒媳那是沒得說,一聽兒子說要去陪範玉華,當然不會說個不字,許成友甚至口不擇言的囑咐兒子,今天晚上不回來都行!

    所以許立下午沒事了,幹脆就在這陪女朋友好了。“行,那我就先去睡一會兒,你忙完了再叫我!”

    範玉華因為當上了科長,不但是自己一個人一間辦公室,而且在辦公室麵還有一間小屋,放著一張床,一台電視,可以昨時休息用。

    範玉華笑著把許立推到屋,又為許立『插』上電褥子。許立脫下了外衣,躺在床上,任由範玉華輕輕將被蓋在自己身上。範玉華臨走時趴在許立耳邊輕聲道:“乖,聽話,一會再來陪你!”說完又在許立額頭輕輕親了一下,才轉身將小屋的門關好,繼續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當中。

    許立躺上床上開始時還在想著心事,可連續一個多月在施工現場的忙碌,許立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過了沒一會兒,一股睡意湧了上來,許立便閉上了眼睛,睡著了。

    範玉華在辦公桌前算著各筆帳目,可心中卻時時牽掛著許立,要不是這些工作都是要在元旦前結束,自己真恨不得立即拉著許立出去約會。

    好不容易又算完了一個部門的帳目,範玉華一抬頭,看到了牆上掛的鍾,竟然已經四點多了。

    

Snap Time:2018-08-17 04:10:17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