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四十三章收徒徐剛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收徒徐剛

    方懷遠當然聽出了文天的意思,他知道文天這是換了一種方法給自己指明了查辦的目標,可文天又不想出麵承擔責任。自己要是真能查出這個人有問題,那是自己的本事,要是查不出來,也與他文天無關,畢竟隻是一個匿名電話,根本做不得準。

    不過方懷遠這次確實是很有誠意的想改善與文天的關係,文天眼下雖然隻是個市委書記,論職位、資曆,自己都犯不上來討好他。按照汪清汪書記的說法,在排除了自己這個唯一的競爭對後後,省委副書記的位置已經確定是文天的,以後也許還會繼續提升為省長、省委書記,那時文天可就真的是自己的領導了,自己若不能趁早修複與文天的關係,最後吃虧的隻能是自己。

    “如此就多謝文書記了,我們會小心求證的,一定保證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方懷遠信誓旦旦的道。

    文天聽了這話,卻在心底暗自嘀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隻是這個好人、壞人的評判標準卻是你們說得算,當然是你們怎麼說怎麼是了!不過這話當然不能說出口,文天還是熱情的道:“那就多謝方書記幫忙了!方書記好不容易來一次,今天中午可不能走,咱們一起吃頓便飯,好好聊聊!”

    “不了、不了!小弟可沒臉吃方書記這頓飯,還是等事情查得水落石出,能夠給文書記和其他人一個交待時,再來討擾文書記吧!”方懷遠見該說的話也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往日與文天又沒有什麼交情,反而還有過節,要是真留下來吃飯,難免主客雙方都難受,還不如告辭。

    方懷遠走後,文天並沒有將方懷遠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一件事要是真的被第三個知道了,恐怕很快全世界都會知道,還是等事情有了結果後,再告訴大家吧。

    許立在經曆了這次的審查風波後,雖然受了些苦,可好處卻是更多。不僅趙寶剛在縣的大會、小會上多次誇獎許立,號召全縣領導幹部要向許立學習。許立甚至還從範玉華那知道,範傑不止一次說過,市委書記文天曾在市各種會議上多次提及自己,眼下自己雖然還隻是個副鄉長,可如今許立的大名在鬆江市的政界早就傳開了。

    麵對這些,許立雖然喜在心,可表麵上卻沒有表『露』出來,還是像以前那樣紮根在二道鄉。肖利飛在二道鄉隻呆了一晚,圖個新鮮後就返回了北京。而許立在出院後,基本是天天盯在紅旗村,負責協調各方所在的問題,監督工程進度。一直等到十二月中旬,二道鄉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後,工程終於因為天氣原因而停工了。

    許立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基本沒有回過縣城,與範玉華也隻是靠電話聯係。這些徐得厚和馬健當然是看在眼,急在心。

    一見工程已經停工,兩人忙把許立找回鄉,看著許立被曬得有些黝黑的麵龐,二人真是有些不忍心。眼看也已經到了年末了,按照鄉的習慣,隻要過了元旦,鄉除了值班的幹部外,其餘人基本就放假了。這離元旦也隻有十幾天的時間,徐得厚和馬健一商量,反正紅旗村的工程不到開春也開不了工,其他也沒什麼大事,便提前給許立放了大假,讓許立回家好好休養休養,等過了正月十五再回來上班。

    許立當然也知道自己就算留在鄉也沒什麼大事,再說徐得厚家就在鄉,有什麼事兒也能及時處理,真有用到自己的地方,隻要一個電話,自己便可以再趕回來。所以對徐得厚和馬健的一番好意也沒有推辭,在鄉食堂吃過午飯,簡單收拾了一下,便讓徐剛開車把自己送回家。

    對許立返回縣城,最不高興的恐怕就是徐剛了。許立在紅旗村的這一個多月時間,徐剛可是一直跟許立在一起,不但跟許立學了些功夫,還學了許多在考公務員時的一些技巧,更重要的是跟在許立身邊學會了怎麼做人!

    許立坐在車上,看著徐剛一路上情緒都不高,不由笑道:“徐剛,我這就是回家休息休息,又不是不回來了,等過完年,你不就又能看見我了?你看你抽著個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怎麼得罪你了呢!”

    徐剛聽後卻道:“許哥,你現在可不僅是咱們江寧縣的功臣,就是在鬆江市也是掛了號的,誰知道那個領導一高興,沒準就把你調到縣,甚至是市那個重要部門當領導去了,到時你還能記得我這個徒弟嗎?”

    “你小子又是許哥,又是徒弟的,是不是差輩了?”許立聽徐剛說的有意思,打趣道。

    “師傅!你終於肯認我這個徒弟了?”徐剛可是屬猴的,順杆就要往上爬。他早就跟許立叫過多少回師傅,卻被許立拒絕了,畢竟兩人年齡相差不多,許立可不敢收徐剛當徒弟。

    可沒想到今天卻被徐剛抓住了『毛』病,舊事重提,硬要認許立當師傅。

    看徐剛確實是真心誠意的想要拜自己為師,再說自己與徐剛也有了師徒之實,許立想了想道:“既然你真心想要認我為師,那我也就不客氣了,不過以後在人前你還是叫我許哥,這師徒之情咱們還是私下論比較好,省得別人說咱們拉山頭!”

    徐剛沒想到自己在紅旗村求了許立一個多月,許立都沒有答應,今天卻是一說就行了,不由得高興的有些忘乎所以,許立狠狠拍了徐剛一下,道:“你小心點,還在開車呢,你可別想謀害你師傅!”

    徐剛這才穩了下來,傻笑道:“那兒能啊!我害誰也不敢害師傅你啊!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陽,你就是我指路的明燈,你就是我……”

    

Snap Time:2018-07-16 03:34:15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