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四十章承認錯誤


    第一百四十章    承認錯誤

    “事情查清之後,如果真有問題你們就按程序辦事,可要是沒有問題,你們紀委的調查組一定要給人家一個交待,特別是要給這次受了苦的許立一個說法,相關的違法辦案的人員一定要給予嚴處,如果證明他已經不適合繼續擔任這樣的重要工作職責,就給他換個地方,咱們『共產』黨的領導幹部就是要能上能下,沒有能力的人就要讓他下去!”張聞達這次是鐵了心的要給這些人一個教訓。

    方懷遠聽了張聞達的話,心極不舒服,畢竟盧長軍是按自己的意思去辦案的,雖然手段有些過激,可怎麼說他也是自己的人。不過他也明白,張聞達這是在殺雞駭猴,盧長軍就是那隻雞,而自己就是那隻猴,他不好隨便動自己,就讓盧長軍成了替罪羊。

    不過眼下的場合根本沒有方懷遠說話的機會,汪清已經在那答道:“您放心吧,張書記,我們回後一定會對我們內部相關人員進行一次整頓,保證不會再發生類似事件!”

    這時張聞達的秘書來提醒他,一會兒還有一個重要會議要開。汪清馬上站起來道:“張書記,那您忙著吧,我們就先回去了,關於這件事兒的處理結果,我們會盡快報給您的!”

    汪清帶著方懷遠乘車反回省紀委,在路上方懷遠的手機響了,打來電話的正是盧長軍。方懷遠剛接起電話,那邊的盧長軍馬上述苦道:“方書記,省公安廳那幫人不知道怎麼回事都跑了,根本不配合我們的行動,我們現在拿那個許立根本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我們下步該怎麼辦啊?”

    方懷遠剛被張聞達訓完,心中當然不是很高興,正是暗自嘀咕回去後該如何向汪清解釋這一切,沒想到盧長軍竟在這時又打來電話,他當然沒有什麼好態度,道:“你們調查組所有成員立即返回省紀委,對於你們在江寧所做的一切打一個詳細的報告,特別是在審問許立過程中出現的違紀問題,你們要說細說明,要給省紀委、給江寧的同誌一個合理的解釋!”說完方懷遠便撂了電話。

    汪清就坐在車前,聽方懷遠說完,汪清才一笑道:“懷遠,這次的事情你可是有些魯莽了!江寧雖然隻是個小縣,可鬆江市的水卻混著呢!有些人的手眼可是通天的!”

    “汪書記,我知道錯了!”方懷遠知道汪說的一定是文天,看來自己還真是低估了文天,有張聞達保著文天,就算沒有這件事,自己恐怕也不可能競爭過文天,畢竟在這件事上,張聞天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汪清搖搖頭道:“他們下麵人在辦案中犯了錯誤,雖然你和我都有責任,可也隻是領導責任而已,畢竟咱們也不可能時時刻刻跟在他們身邊不是!”

    方懷遠一聽汪清的話,心暗自感激汪清。汪清雖然隻是兩句話,卻已經表明了這次事件的責任確定,他方懷遠隻是負有一定的領導責任,監督不力罷了,具體責任人卻是盧長軍,至於盧長軍最後會受到什麼樣的處分,卻不是他方懷遠眼下所能照顧得到的了。隻有等這陣風聲過了,再好好補償這位替罪羊吧!

    “不過懷遠,這次的事情恐怕也不是這麼簡單的,那幾封舉報信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侯交到你的手上?恐怕你也被人利用了!”

    方懷遠聽後心一沉,仔細回憶起這件事的始末,才發現自己在接到那封舉報信時,隻顧得高興,希望能在鬆江市查出點什麼,讓文天栽個大跟鬥,反而忽視一些細節。比如為什麼信中對本案的各個細節說得如此詳細,如果不是知情人恐怕不會知道的那麼清楚。再比如湯鬆明曾向自己匯報過,在案件進入到困境時,便會出現新的舉報信。雖然最後證明了舉報信中的證據並不足以采信,但也可以說明的確是有人在背後關注著這次的事件。

    看到方懷遠坐在那皺著眉著,汪清又繼續道:“文天現在雖然還隻是鬆江市的市委書記,不過他和張書記的關係大家都十分清楚,這次事情過後,他恐怕很快就會進入到省委工作。在張書記退下去前,文天恐怕還要再上幾步。如果不出意外,很有可能會被張書記扶到省長的位置。而且這次的事情也不是你有意針對他,我建議你能主動找到文天談談,把其中的誤會解釋一下,會更有利你今後的發展。”

    方懷遠在心中盤算了一下,卻突然發現,自己與文天好像也並沒有什麼無法解開的誤會,隻是自己功利心切,希望能借此機會整文天一下而已,方便自己提升,沒想到最後最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反而被張聞達訓了一頓。想通了這些,方懷遠點頭道:“汪書記謝謝你,如果有機會我會親自向文天說明這一切的!”

    呆在江寧賓館的盧長軍在給方懷遠打完電話後,愣了一會兒,有些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他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方懷遠突然命令自己回去,一定是省出了事兒。而且方懷遠在電話中還已經點出了,讓自己對在江寧違法審訊許立一事作出詳細說,看來是有人把自己給告了!

    雖然盧長軍這些年辦案,沒少用這種方法,可好在犯罪嫌疑人最後都招供了,有了這些人的犯罪證據,其中采取的一些違規手段也就沒有人追究了,畢竟誰也不願意與這些犯罪份子扯上關係,更不會為他們討個說法。可這次卻碰上了硬茬,許立一方麵是能熬得住,另一方麵他剛剛參加工作幾個月,也確實沒有任何違紀問題。盧長軍這次栽得不冤!

    

Snap Time:2018-01-16 15:46:20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