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三十四章市委書記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市委書記

    經過了這次的群眾上訪事件,盧長軍等調查組的同誌暫時還隻能留守在江寧賓館,畢竟剛鬧出這麼個大『亂』子,他們可不敢再去抓捕許立,隻能按方懷遠的吩咐,等著省公安廳的同誌前來支援。

    在縣醫院的特護病房,許立此時依舊麵『色』蒼白,躺在床上打著點滴。範玉華在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便趕到許立身邊,看著許立虛弱的樣子、蒼白的臉寵、幹澀的嘴唇,範玉華隻感到一陣陣心痛,緊緊的抓著許立的手,哭得好不傷心。

    趙寶剛在安撫了賓館的上訪群眾後,也立即趕到這探望許立。

    範玉華一見到趙寶剛,立即向趙寶剛哭述道:“趙叔叔,你可得為我家許立主持公道啊!那幫省紀委的人根本就是虐待人!他們把許立抓去後整整四十多個小時不給飯吃,不給水喝,還不讓休息,把許立都給折騰成什麼樣了?他們難道就可以知法犯法嗎?”

    趙寶剛自從許立第二次被抓後,這還是第一次有機會與許立交談。“小華,你放心,小許是咱們江寧縣的功臣,是黨和人民的好幹部,我決不會坐視不理的!我這就向市委匯報,一定要讓調查組的人給小許一個交待!”

    “謝謝趙書記!”許立躺在床上,虛弱的道。

    在市委書記辦公室,文天正坐在辦桌前看著文件。突然聽到電話鈴響起,文天接起電話,竟是市委組織部長範傑打來的。

    “文書記,您現在有事嗎?我有些事情想跟您匯報!”

    文天一看表,這都已經四點了,都快要下班了,不知道範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竟然會在這時急著匯報。不過文天還是道:“那你過來吧,我在辦公室等你!”

    一會兒功夫,範傑便已經來到文天的辦公室,剛想開口,文天桌上的電話又響了。這次正是趙寶剛打來的。趙寶剛一聽見電話接通了,馬上道:“文書記,我是趙寶剛,有件事情要向您匯報!”

    文天一皺眉,示意範傑先坐下等一會兒,對趙寶剛道:“你說吧!”

    趙寶剛急道:“文書記,省紀委派調查組到我縣調查的事情不知道您聽說沒有?”

    在自己所轄縣有省紀委的同誌來調查,這當然瞞不過文天。文天點頭道:“當然知道,你們一定要配合省紀委的同誌,作好調查工作!”

    “文書記,不是我們不配合,而是我們實在配合不了啊!他們到我們江寧後即不跟我們縣委、縣『政府』打招乎,也不需要縣紀委配合,一切事情都是他們自己在辦,可他們在辦案過程中根本不按照相關規定辦事,抓了了我們的幹部實施非常手段,將我們的幹部連續審問了四十多個小時,即不讓吃飯,也不讓喝水,更不讓休息。”

    “嗯?竟有這事?這不是『逼』供嗎?”文天吃驚的道。

    “就是啊!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一點證據,就無故拘押我們的幹部,已經引起了群眾的不滿,就在剛才,有上千名群眾到他們辦案的地方上訪,我們派了大量警力維持秩序,我也親到現場與上訪群眾溝通。上訪群眾的要求也很簡單,隻是要見被關押人一麵。可調查組的同誌不但不同意,反而態度強硬,激怒了上訪群眾,最後上訪群眾衝進了他們辦案場所,把被關押的幹部救了出來。現在那人因為長時間得不到休息,連續四十幾個小時不吃不喝,整個人已經虛脫了,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被關押的幹部到底是誰?又是因為什麼而被調查組關押的?”文天問道。

    “被關押的是我們二道鄉的許立,就是因為前段時間他為我們縣引進了一個超億遠的鉬礦項目,省紀委的同誌就說他有受賄行為。文書記,別人我不敢說,可對於許立,我敢保證,他決不是那種見利忘義,置黨紀國法於不顧的人!我可以以我三十年的黨齡為他擔保!”

    “許立?”文天聽後,又看了一眼正坐在自己麵前的範傑,他終於知道範傑為什麼會這麼著急的來見自己。許立可是範傑的準女婿啊!出了這麼大的事,範傑要是不著急就怪了。不過這個許立自己當然也比較熟悉,在弟弟那,沒少見麵,許立見到自己從來都是一口一個文大哥的叫著,文天相信自己的眼光,許立決不是那種不知深淺的人,應該不會有什麼受賄行為。

    趙寶剛在那邊聽文天沒有說話,繼續道:“文書記,您可得為咱們的幹部做主啊!許立這樣的好幹部不但有能力,而且在百姓中的口碑也十分好,我怕省紀委的同誌再這麼折騰下去,會激發更大的矛盾,到時不好收場!”

    “嗯,好了,我知道了。你先讓許立好好在醫院養病,就算省紀委的同誌還要抓捕他,也得等他病好了再說!其他事情我會處理的!”

    放下電話,文天對範傑道:“範部長也是為了許立的事情來的吧!”

    範傑苦笑一聲,道:“事情鬧得這麼大,小許差點連命都丟了,我總不能不管不問吧!不然就連我女兒也不會放過我的!不過現在文書記既然都知道了,也不需要我再說什麼,想必文書記已有定案,我也就不打擾了!”

    範傑見自己該說的話已經有人說了,自己再重複一遍也沒有用,便想告辭。

    文天卻笑道:“這麼著急幹什麼,小許是你女婿,也是我朋友,我當然不會不管,不過該怎麼管,咱們最好還是商量一下,免得給省留下不好的印象,到時對你、對我,對小許都不是什麼好事!”

    

Snap Time:2018-01-23 13:58:41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