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二十二章暗中調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中調查

    坐鎮江寧縣紀委的湯鬆明主任在查案上確實是認真負責,此時他正對二道鄉『政府』和惠賓公司簽訂的開礦合同進行逐字逐句的審閱。可越看越覺得奇怪,自己幹紀檢監察工作已經有三十來年,可還真沒看過這樣的合同。在這份合同上可以明顯的看出二道鄉『政府』不但沒有給惠賓公司提供什麼不應該給的優惠政策,反而是惠賓公司做出了極大的讓步。如果隻按這份合同來說,惠賓公司行賄江寧縣相關領導幹部的可能『性』不大,反而是江寧縣『政府』應該給人家一些好處才對。

    難道這次江寧縣的招商引資真的沒有問題嗎?湯鬆明雖然有些懷疑,可一想到自己在臨出發前,省紀委副書記方懷遠對自己的叮囑,就更加不敢大意。

    此次成立調查組深入江寧縣就是方懷遠副書記的意見,就連那封舉報信也是直接郵寄給方懷遠,由方懷遠簽批給第三紀檢監察室的。想想當時在方懷遠副書記的辦公室,方副書記拿著那封舉報信氣得怒不可遏,幾次說道:“一定要查,要一查到底,一定要將這些藏在我黨的蛀蟲、敗類查出來,將他們繩之以法!”

    舉報信湯鬆明也看了幾遍,上麵提到,在江寧縣此次招商引資工作中,以縣委書記趙寶剛為首的一夥人,為了一己私利,置國家與人民群眾利益於不顧,將江寧縣二道鄉紅旗村的鉬礦以低價承包給個人,而他們自己卻是撈足了好處!信中還提到,這件事都是二道鄉的一個副鄉長許立從中牽線,而這個許立身份也不簡單,還是鬆江市委組織部長的準女婿。所以這件事不但江寧縣的一些領導幹部牽扯其中,就是鬆江市也有人涉案。信中還隱晦的提到,就連鬆江市的市委書記文天也以他弟弟的名義參了股。

    正是因為這封舉報信,才有了湯鬆明這個調查組的成立。既然舉報信中說連鬆江市委書記也牽涉其中,湯鬆明當然不會再通過鬆江市紀委。至於落腳江寧縣紀委也是無奈之舉,畢竟自己對江寧情況不熟,總得有人給自己做些基礎工作,至於查案,則根本不讓江寧縣紀委的同誌參與其中。

    不過從眼前這份合上來看,江寧縣卻是一點問題也沒有,也許隻是因為他們藏得比較深吧!不過狐狸總是會『露』出尾巴的,自己早晚可以抓到他們違法『亂』紀的事實。

    一晃三天過去了,湯鬆明及所有辦案人員也忙了三天,現在湯鬆明的辦公場所已經由縣紀委搬到了江寧賓館,畢竟縣紀委的日常工作還要開展,總不能因為自己的到來,將其他工作全停了吧。

    可案子查了三天卻沒有什麼進展。江寧縣的一些部門表麵上對自己比較客氣,也比較配合,可實際上湯鬆明也知道,隻要自己轉身離開,人家肯定會在背後對自己指指點點。不過對這些湯鬆明早已經習慣了,辦了三十來年的大案小案,遇到的情況可以說是五花八門,現在在江寧縣的情況還算好的,不過一切等自己將案子查清了,將犯罪份子繩之以法後,這些人必將轉變對自己的看法。

    第四天,湯鬆明從賓館餐廳吃過早餐回到客房,剛開門,卻看到門口的地上有一封信。湯鬆明立即機警的退出房門,向四周看了看,卻沒有發現有可疑的人。湯鬆明這才彎腰拾起地上的信,隻見信封皮上也沒有寫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地址、名字,信封也沒有封口。

    湯鬆明小心打開信封,麵是一張疊得整整齊的A4打印紙。湯鬆明小心的取出麵的打印紙,展開後,隻見上麵隻有幾句話:“許立是個大貪官,上任不到三個月,就買了一幢住宅樓!他的銀行存款至少也有上百萬,這些錢來路不明,希望你們能夠一查到底,祝各位領導辦案順利!”最後的署名是:一名老黨員。整封信都是打印出來的,根本沒有什麼字跡可對。

    湯鬆明及調查組圍繞二道鄉和惠賓公司所簽合同已經調查了三天,卻是毫無進展,本也打算重新再找一個突破口,沒想到就接到了這封舉報信。

    這個許立雖然隻是二道鄉的一個副鄉長,可在這次的招商引資工作中卻起著最為關鍵的作用,況且許立又是涉案人員中官職最小,資曆最淺,年紀最輕的人,就算沒有這封舉報信,湯鬆明也已經打定主意,要以許立為突破口,隻要許立交待了,想來其他人也跑不了。而此時這封舉報信卻是給了湯鬆明一個明確的辦案方向。

    湯鬆明立即叫來調查組其他成員,在自己房間開個一個碰頭會,確定了下一步工作目標,將以許立為重點,在暫時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調查組抽調了六名辦案人員分成兩組,按照舉報信所提供的線索一是住房,二是銀行存款,進行調查,看舉報信上反映的事情是否屬實。

    許立買樓還多虧範玉華的提醒,在龍宮那次範玉華說完,許立第二天便和範玉華在縣轉了一圈,為了趕在入冬前能夠搬上新家,許立當天就買了一幢已經裝修完畢,卻還沒有人入住的現房。而這件事許立也根本沒有想過要瞞任何人,畢竟自己有錢了,當然不能虧待了父母。

    所以第一組負責調查許立家住房情況的辦案人員很快便回複湯鬆明,將調查情況作了匯報。湯鬆明聽後,隻是皺了皺眉頭,雖然買一套住宅樓需要八九萬,可許立父母是雙職工,按理來說要是攢下點錢也不奇怪,還不能因此就判定許立貪汙受賄。因此湯鬆明隻能等著另一小組的調查結果。

    

Snap Time:2018-08-21 07:58:32  ExecTime: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