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二十章雷厲風行


    第一百二十章   雷厲風行

    湯鬆明推開於民權遞過來的煙,嚴肅的道:“我們接到舉報信,說你們縣在前不久的鉬礦招標問題上存在重大徇私舞弊現象,包括縣委、縣『政府』一部分主要領導,甚至包括市的一些領導,不按照有關規定辦事,有可能收受了賄賂。對此省紀委高度重視,派出了我們這支調查小組,針對你們縣的鉬礦招標問題進行調查。希望你們在這個事情上積極配合,不要存在什麼思想包袱,隻有將案件查清了,將黨內的一些腐敗分子查出來,才能確保我黨的清正廉潔。”

    於民權聽了湯鬆明的話,眉頭一皺,對這次二道鄉鉬礦的招商引資工作,於民權雖然沒有參與其中,可作為縣委常委之一,對這件事情還是知道的。惠賓公司開出的條件,可以說是十分優惠,而縣的工作也都是按照相關規定進行的,據自己所知根本不存在什麼徇私舞弊現象。

    “湯主任,您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據我所知,這次的招商引資工作是二道鄉的一名副鄉長積極運作,才爭取來的投資項目,項目合同我也曾經看過,一切都十分正常,可以說這個惠賓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作了重大讓步,其中幾個條款他們甚至是吃了虧的,我們的領導幹部怎麼可能有受賄問題?而且這個項目對我縣未來的經濟發展有著重要的促進作用。眼下才剛剛開始運作,如果咱們就這樣大張旗鼓的對相關人進行調查,會不會有什麼不利影響?”

    “於書記,經濟發展最終還是要為我黨的事業服務,為全國的億萬群眾服務,如果其中真的有什麼問題,咱們卻不查清楚,這是對群眾的不負責,更是對黨和國家的事業不負責!反過來講,如果沒有問題,那查一查又怕什麼?難道沒事兒還能查出來事情不成!而且你剛才提到的那個二道鄉的副鄉長應該叫許立吧!在舉報信中,對這個許立可是反複強調了多次,說他的問題最為嚴重!”

    於民權雖然跟許立沒有過什麼私下的接觸,可在全縣的大會小會上,甚至在縣委常委會上,趙寶剛可是多次提起許立,對許立的偏愛誰都能看得出來,而許立確實也有這個能耐,先是幫助縣公安局破獲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隨後不到一個月,又為江寧縣拉來一個投資超億元的大項目,不管是誰,要是也能有這個本事,作為領導那會不喜歡。更何況還有範傑的麵子在其中,所以於民權也顧不得領導不領導的,該說的話,自己總是要說的。

    “湯主任,許立到我們江寧縣才短短三個月時間,不過在這三個月他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說是我縣最年輕,最優秀的幹部之一,我相信你說的這些問題應該是不存在的!”

    “於書記,你這恐怕是先入為主了,有沒有問題,查過了才知道!”

    於民權暗道:先入為主的恐怕是你吧!還沒開始調查,甚至還沒有見到許立本人,你心恐怕已經將許立劃到了違法『亂』紀的人當中,這案子還怎麼查?

    可話說到這個份上,於民權也不能直接與湯鬆明頂著幹,該說的已經說了,其餘就得看許立是不是真的行得正,坐得直,能夠經得起這次的考驗了。

    這個湯鬆明辦起事來倒也是雷厲風行,上午抵達江寧,下午便已經調來此次項目簽約的相關文件進行查閱,同時對相關人員進行初步調查。

    在調查過程中,於民權及縣紀委的同誌頂多隻能算得上是通訊員或是後勤人員,負責向其他相關部門借調檔案,安排湯鬆明一行人的吃住,至於案件的審理,根本沒有讓他們『插』手。

    於民權雖然是紀委書記,也知道相關的保密條款,可他還是忍不住在中午休息時間給縣委書記趙寶剛打了個電話,向他匯報了湯鬆明等人到來的情況。

    趙寶剛這段時間可以說是春風得意,剛破獲了一起大案,隨即又招來了一個投資超億元的大項目,不論是社會反響,還是在市領導心目中,自己都是又上了一個台階,照此下去,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應該還有進一步的發展。不過他也知道最近的這些好事都是因為許立的原因,許立的功勞他是記在心上的,不過許立剛剛提拔到副鄉長的位置上還不到兩個月,總不能再提拔了,這些功勞隻能先放放,等有機會、有位置了再說吧。

    所以當他聽於民權說省紀委的同誌突然來到江寧,要調查許立,甚至還有自己時,也是吃了一驚。趙寶剛自問自己這些年雖然對下屬部門逢年過節的慰問、孝敬沒有拒絕,可卻從來沒有把手伸得過長,拿那些燙手的錢財,特別是在此次的招商引資當中,自己可以說是兩袖清風,畢竟自己可是見識了惠民公司的財大氣粗,還想著能再有機會與惠民公司進行合作,繼續引資,來建設江寧。

    所以他甚至沒有吃過惠民公司的一頓飯,抽他們一根煙。對許立他也十分了解,項目最終能談成這樣,對江寧如此有力,可以說都是許產功勞。惠賓公司在此次投資當中並沒有拿到什麼過多的好處,那有必要向他們行賄,要說送禮,恐怕也是許立向人家送禮。可即使這樣,竟還有人在這件事上搞事,趙國慶當然感到氣憤。

    對於民權將這一事情及時通報給自己,趙國慶還是十分感激的,道:“老於啊,這次多謝你,也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不過在這次的招商引資上,我們所有人員可以說是清清白白,決沒有徇私舞弊的現象,你可以放心!”

    

Snap Time:2018-08-17 21:12:42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