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十六章招商引資

  
  第九十六章 招商引資
  許立拿著一遝材料回到了辦公室,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後,又上網查找了相關資料。
  許立發現鉬是發現得比較晚的一種金屬元素,1792年才由瑞典化學家從輝鉬礦中提煉出來。由於金屬鉬具有高強度、高熔點、耐腐蝕、耐磨研等優點,因此在工業上得到了廣泛的利用。
  在冶金工業中,鉬作為生產各種合金鋼的添加劑,或與鎢、鎳、鈷,鋯、鈦、釩、錸等組成高級合金,以提高其高溫強度、耐磨『性』和抗腐『性』。含鉬合金鋼用來製造運輸裝置、機車、工業機械,以及各種儀器。某些含鉬4%∼5%的不鏽鋼用於生產精密化工儀表和在海水環境中使用的設備。含4%∼9.5%的高速鋼可製造高速切削工具。鉬和鎳、鉻的合金用於製造飛機的金屬構件、機車和汽車上的耐蝕零件。鉬和鎢、鉻、釩的合金用於製造軍艦、坦克、槍炮、火箭、衛星的合金構件和零部件。
  金屬鉬大量用作高溫電爐的發熱材料和結構材料、真空管的大型電極和柵極、半導體及電光源材料。因鉬的熱中子俘獲截麵小和具高持久強度,還可用作核反應堆的結構材料。
  在化學工業中,鉬主要用於潤滑劑、催化劑和顏料。二硫化鉬由於其紋層狀晶體結構及其表麵化學『性』質,在高溫高壓下具良好的潤滑『性』能,廣泛用作油及油脂的添加劑。鉬是氫製法脫硫作用及其他石油精煉過程中的催化劑組分,用於製造乙醇、甲醛及油基化學品的氧化還原反應中。鉬桔『色』是重要的顏料『色』素。鉬的化學製品被廣泛地用於染料、墨水、彩『色』沉澱染料、防腐底漆中。
  鉬的化合物在農業肥料中也有廣泛的用途。
  不過鉬在地球上的蘊藏量較少,其含量僅占地殼重量的0.001%,主要分布在美國,中國,智利,俄羅斯,加拿大等國家,美國,中國,智利三個國家的鉬資源占世界鉬資源的75%以上。我國鉬資源十分豐富,僅次於美國,排名世界第二。同時鉬礦的價格也是每年都在攀升,目前已經漲到每噸10萬元左右。
  如此看來這個鉬礦確實有較大的投資價值,收益也應該不錯。至於投資較大的問題,在許立眼中根本算不上問題,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資金。
  不過雖然資金充足,可有一些問題卻不容忽視,工商的營業執照、稅務局的稅務登記(包括國稅和地稅)、地礦局買斷土地使用權、安全局辦理安全生產執照、公安局辦理爆破手續,這一關關、一條條,那一個關卡沒有搞明白,恐怕有多少錢也是白扔。
  許立了解了這些情況後,再次找到了徐得厚。徐得厚見許立又來找自己,以為許立已經被這巨大的投資嚇到了,來打退堂鼓的。
  可沒想到許立卻道:“徐書記,我已經將咱們鄉的鉬礦情況跟我的同學說了,他說如果咱們這兒的鉬礦真的有那麼高的儲藏量,錢不是問題。不過他擔心,到咱們鄉開廠相關手續怎麼辦?他一個外地人,雖然有錢,可在咱們這兒人生地不熟的,他怕真的把錢投上了,路修完了,礦廠還沒開始生產,要是有人眼熱,到時他可就算是毀在咱們手上了!”
  徐得厚先是一楞,沒想到許立竟然真的有這種億萬富翁的朋友,要知道僅是修路就是幾千萬,建廠開礦沒有上億的資金,根本就沒法投產,要想見到效益,恐怕得等幾年時間,這也算是個長線投資了。對許立所提出的問題,徐得厚也沒敢拍著胸脯打保票,他可不是傅得彪,自己有幾斤幾兩自己還是清楚的,能當上這個鄉黨委書記,可不是因為自己有背景,隻是因為自己在二道幹了幾十年,又因為傅得彪臨走時一力推薦,自己才能坐上這個位置,要是真如許立朋友所擔心的那樣,有那家官宦人家的子弟出麵勒索,自己可真的是擺不平。
  “小許,你說的這些事我也有些吃不準,我把馬鄉長叫來,他畢竟在縣塈b了那麼多年,對相關的政策和情況應該能多少知道一些,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說完徐得厚打通了馬健的辦公室電話,讓他過來開個碰頭會。
  馬健過來後,許立將剛才的話又說了一遍,最後徐得厚和許立一起看著馬健,不知道馬健能否有什麼好辦法。
  馬健想了一會兒才道:“你們的擔心確實很有道理,咱們鄉的鉬礦如果沒人去動,在那兒擺著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可一旦要是真的有人想動他了,其中巨大的利益,恐怕用不上三天,就會吸引一大群的吸血鬼來,而且這些保證沒有一個小角『色』,如果沒有一個鎮得住的人,小許的朋友恐怕最後真的隻能是血本無歸!”
  徐得厚點頭道:“馬鄉長,那你說咱們要是把情況匯報到縣堙A由縣堨X麵,會不會好一些?”
  “縣堙H咱們鄉的鉬礦儲藏量有十億噸,提練後的鉬精粉至少也有上百萬噸,按現在市場上每噸十萬元的價格計算,那可是上千億啊!而且這東西全世界就這麼些,早晚還得漲價,最後恐怕隻能是個天文數字,你以為敢向這麼一大塊肥肉下口的人,咱們區區江寧縣的領導能頂得住?”馬健冷笑著道:“真敢來打秋風的人,家埵雂痐]得有省部一級的高級領導,別說咱們江寧縣,就是鬆江市的市委書記,甚至是省堮ㄘ也不得不給人家幾分薄麵啊!而且人家也不說什麼,就是拿著錢要投資你的廠子,占著你的股份,然後就等著分錢,你要是敢說個不字,我保證你從此就再永無寧日,今天公安,明天安監,後天工商,反正不把你折騰黃了,他們是決不會住手的!”
  一聽馬健這話,徐得厚搖搖頭,道:“咳,要不咱們鄉有著這麼豐富的鉬礦資源卻一直頂著貧困鄉的帽子,這就是捧著金飯碗討飯,可誰又有什麼辦法呢!小許啊,咱們也不能明知道這埵陶捶嚏A還硬讓你那個朋友往婺鶠A你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吧!”
  

Snap Time:2018-10-23 02:49:36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