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十四章一場鬧劇


    第九十四章 一場鬧劇

    田根生聽後,哈哈一笑道:“要怪隻能怪弟妹長得太漂亮了!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龍宮的老板文成是我結拜兄弟,他親大哥文天就是咱們鬆江市市委書記。這兩兄弟都是好人,對朋友也夠意思,等那天有機會我請客,讓文成把他大哥也請來,讓老弟你也認識一下。想來有文天文書記的麵子,他周通今後也不敢把你們怎麼樣!”

    大家平時隻知道這龍宮有背景,可直到田根生說出其中的關係,大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龍宮在江寧縣甚至在鬆江市也無人能及,有市委書記做後盾,誰敢惹他。

    不過聽了田根生的話,許立和範玉華隻覺得心中一暖,隻是剛剛認的大哥,便如此為自己『操』心,確實讓人感動。

    不過嶽則江卻一笑道:“田部長,你恐怕還不知道這位小姐的父親是誰吧?那個周通對他們頂多也就是搞些見不得人的小手段,卻不敢明目張膽的報複。”

    田根生一頓道:“噢?我這弟妹也有些背景?”

    “當然!”嶽則江解釋道:“範玉華小姐的父親就是咱們鬆江市委組織部的範傑部長,你說周通敢把他們怎麼樣?”

    “哈哈,看來是我多事了!隻是沒想到周通這家夥不敢把老弟兩人怎麼樣,卻把我們龍宮當槍使,這件事我怎麼著也得跟文哥說一聲,讓他們老周家給我們一個交待!”田根生氣道。

    這頓飯大家一直吃到九點多,要不是許立因為要送範玉華回家,田根生恐怕還不會放人,田根生這次可算是找到了知己,臨走時還拉著許立道:“老弟,今天時間匆忙,咱們哥倆沒有盡興。下次有機時間老弟跟我一起到鬆江市去見見你嫂子和你侄子,到時讓你嫂子做幾個菜,咱們再好好敘!”

    田根生的兒子今年十四,正在上初中,田根生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文化水平不高,要不然在部隊早就提幹了,所以對兒子要求極嚴,為了讓他能好好學習,特地把他送進了鬆江市最好的初中,而他的妻子就在鬆江市陪著兒子讀書。

    最後見許立沒有車,特地派出了龍宮最好的車,把許立和範玉華送回去。

    即使這樣,範玉華到家時也已經九點半了,好在範傑知道姑娘是陪著許立一起出去的,不然早就擔心了。到了範玉華家,許立本不打算上樓,可把人家姑娘拐到這麼晚才回家,總得跟人家說一聲。所以許立將田根生派來的車打發了回去,跟範玉華一起上了樓。

    而此時範傑和孫明慧確如許立所料,都還沒有休息,等著範玉華。聽了許立將今天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範傑開始緊皺的眉頭汽漸漸展開了。

    “周通的事情都怪我,我跟他爸是同學,所以以前走動的也比較頻繁,在玉華小時確實開過這樣的玩笑。不過至從孩子漸漸長大,這事已經不再擔了。更何況周通的父親周百任自從當上副市長後,我們兩人政見不一,已經很少來往,沒想到這個周通竟拿這件事做文章來,我會跟他爸說這件事的。

    不過小許確是一員福將啊!跟周通這種惡少交惡本來是件壞事,可沒想到最後卻殺出一個程咬金,這個龍宮我也知道,確是市委文書記的親弟弟開的,而這個田根生我也聽說過,不但與文成是結拜兄弟,與文天的關係也不錯,在他們兩兄弟麵前確實說得上話。而且文天、文成的勢力卻不止在鬆江市這麼簡單,他們的父親文章曾是咱們省的省委書記,雖然已經退了五六年,可現在省的領導有不少都是他的老部下,聽說文天很快就要到省委工作,應該可以進到常委!小許可不要放棄了這條線,有機會多與那個田根生走動走動,如果真能與他們文家攀上關係,對你以後的發展確實是件好事。”

    經過龍宮的這次誤會,許立更算是與田根生認識了,而且許立也看得出,這個田根生確是把自己當做親兄弟一般對待。從那以後,每到周末若是有空,許立便會帶著範玉華一起到龍宮去玩。田根生當然是熱情招待。

    隻是文成比較忙,他的事業當然不僅僅龍宮一處,況且有錢了,當然是追求享受,這段時間正好在外麵周遊世界,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回江寧了。好在有田根生坐鎮,他也根本不用擔心這的生意。不過田根生還是通過電話,曾告訴過文成,自己認了一個小兄弟,又將許立的事情都告訴了文成。文成對許產的印象也不錯,即是自己兄弟的兄弟,那便也是自己的兄弟,文成相信田根生的眼光。所以在與大哥文天通話時,把許立是自己兄弟的事情跟大哥文天說過,再加上文天對範傑也十分欣賞,算是一派的人,大家就更不是外人了。

    至於周通,田根生把這次的事情跟文成說過後,文成給周百任周副市打了電話,話語中對周百任十分不滿。文成雖然不是什麼領導,可就算沒有他哥文天的關係,就憑文成自身在鬆江市的影響力,也讓周百任不敢輕視。所以周百任回家後將周通好好罵了一頓,不過因為有妻子相攔,周百任最後也沒把周通怎麼樣,最後隻是警告他以後離許立和範玉華遠點,更不能再招惹龍宮,不然一定要讓他好看。

    許立與範玉華在一起渡過了一個快樂的周末,周一一大早便跟著馬健一起返回了二道鄉。在車上,許立將自己前段時間關於二道鄉教育和衛生情況所做的調查跟馬健做了一個簡要匯報。馬健聽後也是感概頗多,畢竟馬健在縣委辦公室呆了那麼多年,對全縣各方麵的工作都有所了解,就許立提出的教育和衛生的問題,其實並不是二道鄉獨有的問題,而是全縣,甚至全省、全國農村普遍存在的問題。要想解決,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小許啊,你提出的情況我也有所了解,特別是教育情況更是關乎到全鄉未來的發展,未來的年輕人沒有知識恐怕就隻能是落後與他人,就隻能被困死在田間地頭,就算出外打工,也隻能是從事一些重體力、高危險的活,不但工資低,嚴重的就連生命也得不到保障,這確實是一大問題。”

    許立聽後點頭道:“正因為如此,咱們才應該盡快把二道鄉的教育衛生問題解決!”

    

Snap Time:2018-06-22 05:45:17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