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十二章閃電交手


    第九十二章 閃電交手

    田根生話音剛落,隻見西餐廳的門口又擁進來四五名警察,場麵更加熱鬧了。田根生一見警察來了,當即臉就沉了下來,回頭對那幫保安道:“誰讓你們叫警察的?”

    那些保安大眼瞪小眼,紛紛道:“我們沒有報警啊!”

    最開始負責接待許立的那個小服務員硬著頭皮上前道:“田部長,是、是張經理叫我報的警!”

    田根生狠狠的瞪了一眼小服務員,又看了一眼那個張經理。他此時雖然生氣,不過既然龍宮還要開門做生意,卻是萬萬不能得罪這些警察的,雖然不是怕他們,有龍宮大老板的身份地位在那,這些警察還不敢輕易開罪龍宮,不然也不會剛報警,這才幾分鍾的時間,他們便到了。而且以後龍宮外一要真的有事兒,還少不了麻煩這些警察。

    “嶽所長,真不好意思,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剛才都是一點小誤會,現在已經沒事了!”田根生上前與剛來的警察道。

    嶽則江見田根生親自上來跟自己打招乎,忙也熱情的道:“沒事,既然是誤會那我們……”嶽則江剛說到這卻停住了。按說今天田根生這位龍宮的二老板親自過來接待自己已經是很不錯了,要知道龍宮不僅是在江寧縣是蠍子拉屎獨一份,就是在整個鬆江市那也是鼎鼎有名,誰讓這龍宮正真的老板背後勢力太強,自己卻不過隻是個派出所的小所長,跟人家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可嶽則江卻看到了被一群保安圍在中間的許立,讓他大吃一驚。許立現在可是江寧縣的名人,那次全縣公安係統表彰大會可是在江寧縣電視台進行了播報,現在許立走在街上,不時也會被人認出來。而在江寧縣整個公安係統,許立就更了不得,外人也許不知道,可趙國慶、田亮、薛大山幾個一起從石場下來的人卻並沒有將許立的功勞全部埋沒末,早已經將許立傳得神乎其神,從而影響的整個公安係統都已經把許立當做了自家人一般。

    嶽則江本來就與趙國慶關係不錯,也是多次聽趙國慶說起過在二道石場的經曆,知道若是沒有許立,他趙國慶別說立功,恐怕小命都要難保。所以嶽則江雖然並沒有與許立打過交道,許立也不認識嶽則江,可嶽則江還是把許立當作了朋友,當然不能眼看著許立在這兒吃虧。

    “對不起田部長。”說著嶽則江已經帶人走向了許立,一到許立身邊,立即命令跟他一起來的幾名警察將許立護在中間。

    許立也在納悶,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這些警察還要抓自己不成,剛才田部長不是已經說都是誤會了嗎。

    嶽則江卻低聲對許立道:“許鄉長,你別怕,趙國慶也是我哥們,他早就跟我們這些朋友說過,你就是他的小兄弟,讓我們幫著照看著點,你放心,我這就把你們帶出去!”

    許立一聽就笑了,這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嗎?而那邊的田根生更是莫然奇妙,這個嶽所長原來還是很識趣的,從來沒到龍宮鬧過什麼事,而且這邊有事時也是隨叫隨到,可今天這時怎麼了,竟把自己剛認的小兄弟給圍上了,難道自己這個小兄弟還是什麼通緝犯不成?可就算是通緝犯,也不能讓嶽則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人帶走,要不然若是傳了出去,自己以後還怎麼見人。

    “嶽所長……”

    “田部長,對不起了,今天我就先把人帶走了,他要是有什麼得罪諸位的地方,我先替他道歉了,以後有機會我再跟各位賠罪!”

    嶽則江的話讓田根生一愣,得罪我們?替他賠罪?趕情不是要抓人?可看自己剛認的這個小兄弟對嶽則江好像也是不熟的樣子,他不禁好奇的問道:“你們認識?”

    嶽則江一搖頭道:“不認識!不過今天這事兒換了江寧縣任何一名警察看見了,都不會不管!”

    “怎麼的,我田根生就這麼招你們警察恨?我龍宮在你們眼就成了眼中釘、肉中刺?就一定要管我的事?”田根生被氣得笑了。

    “田部長,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針對你,而是這位許立確實是我們江寧縣整個公安係統的英雄!所以隻要是江寧縣的警察,隻要他還有一點良心,要是看到他有困難,保證不會袖手旁觀的!”嶽則江十分誠懇的道。

    “噢,還有這事?我這兄弟竟還能成了你們整個公安係統的英雄?”說完田根生衝著許立叫道:“老弟!快過來,咱們得好好聊聊,你怎麼就成了英雄?”

    “老弟?”嶽則江看了看田根生,又疑『惑』的回頭看了看許立,他有些搞不清眼前的狀況了。

    許立隻好苦笑道解釋道:“嶽所長,剛才確實有一點小誤會,不過現在已經都沒事了,而且田大哥還認了我當兄弟!”

    “看這事鬧的!”嶽則江也鬆了口氣,是誤會就好,也省得自己得罪了田根生。“既然是誤會,我也就放心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別走啊,嶽所長,看你也是個講義氣的人,我就喜歡交你這樣的朋友,來,跟我們一起喝點!”田根生攔住了嶽則剛道。

    嶽則剛也不敢輕易卷了田根生的麵子,田根生能請自己喝酒那是瞧得起自己,而且剛才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得罪了田根生,正好可以借機跟他道個歉,把今天這事兒就算翻過去了。

    “對了,老弟,咱們雖然是不打不相識,可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還得驚動保安?”田根生疑『惑』的道。自己這個老弟身手雖然好,可怎麼看也不像是個惹事的人啊!

    “你還是問問你們那們張經理吧!”可以說這一切都是這個張經理搞出來的,而這個張經理畢竟是龍宮的人,許立也不好多說什麼。

    “張經理,你過來。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田根生不用問也知道,這問題恐怕就出在張經理身上。

    

Snap Time:2018-04-20 18:28:47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