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十九章激烈衝突


    第六十九章 激烈衝突

    屋子的氣氛頓時有些壓抑,田亮斜掃一許立一眼,陰陽怪氣的道:“還領導呢,難道領導都是傻子?要不怎麼看別人都是傻子!”

    “田亮,怎麼說話呢!”趙國慶喝道。

    “算了,田亮年輕氣盛,又有正義感,也不是什麼壞事。況且他也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許立並不在乎田亮的態度。可他說人家年輕氣盛,卻忘了自己恐怕還沒有人家大呢。“手機還是沒有信號?聯係不上山下?”

    趙國慶點點頭道:“不知道這山上怎麼回事,就是沒有信號。什麼狗屁移動,就知道要錢,關鍵時侯就掉鏈子!”

    田亮和薛大山根本聽不明白許立和趙國慶在說什麼,隻是疑『惑』的看著兩人。許立道:“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不用再瞞著他們了,趙隊長你就給他們講講吧,讓大家也好有個準備,免得再犯剛才的錯誤!”

    原來趙國慶根據近十年的刑警經驗,在聽到上山村石場的情況後,便覺得這個石場有重大嫌疑,而且按照大沙河的流向,屍體也正是從上山村方向漂下來的。所以他才會如此堅決的冒著危險一定要上山。

    而在第二個斷橋的時侯,他和許立更是發現了許多可疑之處。沒過山澗時,兩人便看到對岸那些樹樁的砍伐痕跡明顯就是剛剛才砍伐過的。這幾天一直是大雨傾盆,誰會冒險來這兒砍樹?這更堅定了趙國慶過河的決心。發現了山上的可疑之處後,趙國慶曾試圖給山下打電話,可手機卻一直沒有信號,他這才和樸正林及許立演了一出戲,在不引起薛老二等人疑心的情況下,將樸正林趕下山去,請求支援。

    趙國慶第一個過了山澗後,雖然沒有仔細去看那些樹樁,可僅是眼角的餘光便已看清楚了,那些樹樁上還留著砍伐的痕跡,而且他還借著上廁所的功夫在四周轉了一圈,在不遠處看到了被砍伐下來的樹幹,所以王長水昨晚解釋說什麼搭浮橋的事,根本就是假話。

    而且許立過山澗時遇險更是讓趙國慶和許立見識了這些人的狠毒。那麼粗的繩索若是沒有人割斷,別說兩個人,就是再加一個,也決不至於突然斷裂。沒想到他們竟然敢如此囂張,連許立也要謀害。

    畢竟如果許立真的遇難,那大家恐怕就再沒有時間上山了,而是會急著下山找人來打撈許立的屍體。好在許立有些本事,才沒有讓他們的詭計得逞。

    上山後,又有王老四的示警,更讓趙國慶堅定了這些人便是凶手的信心。所以他才會打著拖的主意,希望能拖到樸正林請來支援,將山上這夥人一網打盡,免得這些暴徒有漏網之魚。可沒想到這一切差點被那個蘇名給破壞掉。

    不過眼下雖然暫時與薛老二等人和解,可看他們的樣子,卻根本沒有自首的意思。他們恐怕隻是沒想到自己這些人真的能過了那個山澗,走上山,所以暫時被自己打了個措手不及,現在恐怕正在研究如何對付自己呢。

    薛大山和田亮聽了趙國慶的解釋,這才意識到自己錯怪了許立。田亮更是主動上前向許立道:“許助理,對不起,是我錯怪了你!”

    許立笑道:“沒事兒,你能在那種情況下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我也很佩服你啊!不過眼下不是說這些的時侯,你看門外那些人正在監視著咱們,恐怕薛老二他們商量完,就要對咱們動手了!”

    “他們敢!他們難道就不知道襲警是重罪!難道他們都不想活了?特別是那個薛老二,在上山村有家有業的,他就舍得?”薛大山氣道。

    “襲警?如果那具屍體真的是他們所為,恐怕他們手上的命案也不是一起兩起了,應該是些慣犯,至於薛老二恐怕正是主謀。如果他們讓咱們順利下山了,難道就不怕咱們再帶人上來?他此時連命都要保不住了,還會在乎山下那幾幢房子?再說薛老二在山上開石場這麼多年應該是攢下點錢了,他完全可以幹掉我們後,趁著這幾天時間,從容的逃之夭夭,隱姓埋名。”趙國慶將事情的嚴重『性』說完,田亮和薛大山已經是目瞪口呆。

    許立在一邊『插』言道:“我懷疑這些人恐怕不光是山上石場這點事兒,就這麼大個石場,用得著三十多人?他們恐怕在山下縣城或是市都還有案底。趙隊長,這幾年咱們縣或者是市有沒有什麼重大案件一直沒破的?”

    趙國慶低頭沉思片刻後,目光猛的一亮,道:“最近三年來,在全省共計發生了二十餘起金店搶劫案,總案值高達兩千餘萬,做案手法都是極為相似,一夥壯漢手持自製的獵槍突然衝進金店,砸碎櫃台的玻璃後,將店中金銀飾品還有現金搶劫一空。這些連環搶劫案至今沒有破案,僅在鬆江市範圍內就有十一起,咱們江寧縣卻是一起也沒有發生,我懷疑……”

    許立苦笑道:“不用懷疑了,咱們這次是進了賊窩了!”

    “不會吧!”薛大山驚叫道:“那咱們不是危險了?我看過案情協查通報,那夥搶劫金店的人可是異常凶悍,還曾經與警察對峙過,最後擊傷了一名警察後成功逃跑,這幾年已經先後有九個人死在他們手中,還有重傷、輕傷的二十幾人!”

    趙國慶一拍大腿道:“應該就是他們!他們雖然知道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才沒有在江寧縣境內做案,可恰恰是因為這個,才能確定這夥人一定就藏在江寧縣,不然不可能獨獨江寧縣能夠幸免!”

    “那、那咱們怎麼辦?他們有人有槍,恐怕還有雷管炸『藥』,可咱們現在卻隻有三塊鐵疙瘩!”田亮說完把已經退了子彈的槍往桌子上一放,明顯是對許立不滿。如果不是許立,剛才若是與那些人拚了,十八顆子彈起碼能拚掉他們一半人,就算死也算拉了個墊背的。可現在隻有三把沒了子彈的手槍,帶著都嫌礙事,還拿什麼跟人拚。

    

Snap Time:2018-04-22 20:38:15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