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十七章半夜示警


    第六十七章 半夜示警

    許立和趙國慶看這戒備森嚴,別說是小偷進不來,恐怕就是改為監獄也足夠了。

    許立小聲道:“這隻是一個石場而已,再說這除了石頭什麼也沒有,就是真有小偷進來恐怕也得哭著出去,用得著這樣嗎?”

    趙國慶點頭道:“看來這恐怕真是有大問題,不然這些人也不會下這麼大的力氣將這建的如同監獄一般,而且還瘋狂到連警察也要殺。”

    不過兩人既然已經知道了薛老二有重大嫌疑,就是問他恐怕也問不出什麼,兩人幹脆沒有招呼薛老二,自己繞著圍牆在整個石場轉了一圈。回到小屋時,已經快九點了。薛老二早已等在小屋。一見二人回來了,急忙迎上來道:“許助理、趙隊長,我已經把人都叫齊了,就在那邊的棚子,咱們過去吧!”

    許立和趙國慶對視一眼,趙國慶道:“那好,咱們過去吧!薛大山、田亮,你們作好詢問筆錄!”

    來到工人們休息的大棚中,隻見三十多個壯漢橫七豎八的或坐或躺在棚子中搭得簡易床上,好像沒有看到許立和趙國慶的到來,隻有王長水因為感激許立救了自己四叔,上來打了招呼。

    薛老二一見頓感失了麵子,罵道:“都給我起來,沒看見領導來了嗎?這位是咱們二道鄉的鄉長助理許立,另一位是縣刑警隊的隊長趙國慶同誌。一會領導問什麼你們就答什麼,不許撒謊,聽見沒有?”

    三十多人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問訊工作便正式開始了。趙國慶讓薛老二幫著組織這些人,先從本村的開始,然後是本鄉的、外鄉的,最後是外地的。

    趙國慶問的問題十分簡單,隻是問一下姓名、籍貫,到石場工作多久了,石場最近有沒有人失蹤等等,所以整個問詢工作十分順利。這些工人在薛老二和王長水的組織下也十分配合,千篇一律的答案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中午的時侯,大家就在棚子對付了一口,一直問到下午三點多,眼看問訊工作就要結束了,不僅是薛老二和王長水緊張的心終於鬆了下來,就連許立和趙國慶也長出了一口氣,畢竟如果這時要是真查出問題,趙國慶也不知該繼續查還是該當作沒看到。

    可眼看就要結束時,卻突然出了意外。

    開始一切都十分正常,田亮問坐在自己麵前的人道:“姓名、年齡、籍貫,來這兒多長時間了?”

    那人低著頭答道:“蘇名,19歲,貴州人,來這兒半年多了。”一邊的田亮快速的記錄著。

    “知不知道石場最近有沒有人失蹤?”

    蘇名半天沒吭聲。薛老二在旁邊罵道:“領導問你話呢,你啞巴了?快說話。”

    蘇名被罵後依舊一聲不吭,隻是略微抬起頭,看了薛老二一眼。趙國慶一看蘇名的表情和他那種怨恨的睛神,就知道不好,這個蘇名一定是有什麼話要說,可眼下這個情況,他要是真說出什麼對薛老二等人不利的事兒來,恐怕薛老二立即就會翻臉。當下便道:“行了,他既然不願意說話就算了,下一個!”

    趙國慶想越過蘇名,可沒想到蘇名這時卻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趙國慶麵前,大聲哭述道:“我、我要回家!我……”

    沒等蘇名繼續說下去,坐在一邊的薛老二一腳將蘇名踢倒,罵道:“你個傻『逼』,王老二,快把他弄出去,別在這耽誤了趙隊長的正事!”

    王長水聞言帶了兩個人過來,架起蘇名就要往外走。

    蘇名拚命的掙紮,還大叫道:“他們、他們都是惡魔、都是殺人犯!我不想死,趙隊長,快救我啊!”

    沒等趙國慶和許立做出反應,一邊的田亮卻一下子拔出腰上的手槍,對準了王長水,道:“快把人放下!讓他說完!”

    王長水冷冷一笑,麵上的橫肉也是一顫,卻根本沒有停下腳步。而薛老二這時忙上來笑道:“田老弟,你別當真!快把槍放下,這東西要是走了火可了不得!趙隊長,這個蘇名腦子有點不夠用,缺心眼,他說的話根本就當不得真!”

    田亮依舊堅持道:“你說他是傻子?那也得讓他把話說完才行!是不是傻子,我們當然能分辨明白!”

    王長水也停下腳步,看田亮依舊不肯放下槍,回頭看了屋子那些工人一眼,屋剩下的十幾個工人都站了起來,向田亮『逼』了上來,而同時剛才已經問詢過的出了棚子的工人也都順手在外麵揀起了木棍、鐵鍬,將棚子的門窗都圍了起來。還有幾個人跑向另一個工棚,不知是幹什麼。不過看那架勢,這些人是要與田亮拚命。

    這時薛大山看情況緊急,也拔出了槍,對準了最前麵的薛老二,道:“不準過來!薛老二,你還不管管他們?你們要襲警嗎?都不要命了?”

    趙國慶此時也是心急如焚,眼看情況要不受控製,自己的計劃已全部被打『亂』。雙方一旦衝突起來,自己這方算上許立也不過四個人,三把槍,就算自己可以當場擊斃幾個,可如果這些石場的工人真的不要命的衝上來,雙拳難敵四手,結果還真不好說。

    再說這些人明顯就是些亡命之徒,誰知道他們有沒有槍械,就算沒有槍械,可在石場,雷管、炸『藥』卻是一定有的,那幾個跑向工棚的人此時已經拎著幾個不大的帆布包又跑了回來,其他人紛紛給他們讓路,看樣子包裝的應該就是雷管。

    大家都擠在這個小工棚,如果這些人真的引爆了雷管,雖說薛老二等人也難以幸免,可自己四人怕更是要屍骨無存。

    可眼下的形勢又容不得他退縮,畢竟自己是帶隊的,如果自己此時軟下來,隻會更讓這些人生疑。所以趙國慶隻能掏出槍,將子彈上了膛,與薛大山、田亮站在了一起。與此同時卻不斷的給許立使眼『色』,想讓許立出麵緩解一下現場的緊張氣氛。

    

Snap Time:2018-08-16 11:58:58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