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十八章驚聞死屍


    第五十八章 驚聞死屍

    許立帶頭走在最前麵,大家夥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泥水,沒膝深的泥水根本走不快。好在派出所的民警的身體素質還不錯,勉強能跟得上許立的腳步,可汪明全雖說在農村生活了大半輩子,可自打當了村支書後,地的話已經很少幹了,隻走了幾百米便已經有些體力不支,跟不上了。

    許立隻好放慢腳步,讓警察們扶著汪明全,汪明全一著急,把腳上的鞋也拖了,沒有了鞋的拖累,汪明全立刻感到腳下輕了好幾斤,走起路來也快了一些。大家走了近半個小時,才好不容易走到大沙河岸邊。眾人身上雖然披著雨衣,可早已濕透了,鞋也早就灌了包,特別是汪明全,因為脫了鞋,一雙腳被沙子石子劃破了,此時還流著血。

    不過這些許立隻能是看在眼,卻沒有時間去管,畢竟命案才是最重要的。許立看到前麵不遠處有幾個人披著雨衣,正圍在一起,不用問也知道,那必定是命案發生的地方。許立大步趕到命案地點,後麵幾個警察緊緊跟著。那幾個圍在一起的人,見警察到了,急忙讓開。許立才看到,在地上一塊破麻袋片子蓋著一具死屍。

    這次跟許立一起來的兩個警察在鄉派出所呆了這麼些年,也從來沒碰上過命案啊!見狀竟然不敢上前,反而直往後躲。許立上一輩子見過的死人少說也有幾千人之多,那會怕這個。沒功夫與那些膽小鬼計較,擦了一把臉上的雨水,上前掀開破麻袋,隻見下麵躺著的人身上穿了套『迷』彩服,不過也已經是破爛不堪,光著兩隻腳。整個人已經腫脹的完全脫象了,『露』在衣服外麵的部分都已經腐爛,根本看不出原來的模樣,看樣子死了也有近一個月了。

    許立一時間也看不出有什麼線索,隻好又將破麻袋蓋了上去,回頭對著跟來的兩名警察道:“老劉、小王,你們兩個過來,保護好現場,在縣公安局人沒來之前,再不許任何人靠近!”

    “是!”兩名警察一個叫劉寶龍,大約四十多歲,一個叫王昭天,不過二十剛出頭。聽到許立的話忙上前看護好現場。

    許立又對剛才圍在屍體邊上的幾人問道:“是誰最先發現這具屍體的?”

    朱明全在一邊道:“這是咱們鄉的鄉長助理許立,是誰先發現的?”

    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道:“是我!我叫劉曉初,我家就住在河邊,我看這雨越下越大,不放心下在河的魚掛子,就和我二弟過來看看,正好看到我那掛子前麵有個黑影。因為雨太大了,我開始沒看清是什麼,等他順著河水下來時,我才發現那好像是個人。我跟我二弟想要救人,可河水太猛了,我倆剛下水就給衝回來了,根本靠近不了。後來那黑影被河邊的柳樹根子給掛上了,我就讓我二弟回家多叫幾個人,再拿條繩子回來,想要救人。等我們把人救上來一看,這人早就死透了!”

    “行了,辛苦你了!你家在那兒?要是不遠的話你就先回家吧!縣公安局的人還得等會才能到,等他們來人了,我再叫你,他們可能還得問你一些情況。”

    劉曉初點點頭道:“這都是應該的,可就是救上來個死人,有些晦氣!許助理,我家離這不過幾分鍾的道,你看這天又是風又是雨的,你這一身都濕透了,要不你也先上我家坐會兒,暖和暖和,等他們來了咱們再出來!”

    “不用了,我陪著老濟和小王在這兒等著吧!老朱,你跟他們一起回去歇一會兒,處理一下腳上的傷,可別感染了!”

    “許助理,要你也跟我們一起回去歇一會兒吧,縣公安局來人,咱們老遠就能聽著警車響,耽誤不了事的!”

    這時劉寶龍和王昭天也過來勸道:“許助理,你就去歇會兒吧,有我們倆在這兒沒問題的!”

    許立想了想,道:“行,你們先看一會兒,我去上劉曉初家,讓他們燒點薑水再給你們送來,你們在雨淋了半天了,喝點薑水暖暖身子,這大雨天可別淋出『毛』病來!”

    許立跟著朱明全一起去了劉曉初家,剛進門,手機就響了。許立一看號碼是鄉長徐得厚,接起來,就聽徐得厚道:“小許啊,我是徐得厚,你現在已經到了案發現場了嗎?”

    “到了!徐鄉長,你有什麼指示嗎?”

    “小許,別那麼客氣!我現在在縣,正往回趕,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許立將現場情況和自己的處置辦法跟徐得厚匯報了一下。徐得厚聽後,讚賞道:“小許不虧是大學生,處理起來條條是道,還好今天有你在鄉,不然還指不定會怎麼樣呢。有你在那兒我就放心了,再過一會兒我就能趕到,你也小心點,別著涼了!”

    “謝謝徐鄉長關心!”放下電話,劉曉初為許立找來兩件衣服,要許立換上。許立道:“不用了,反正一會兒還要出去,這大雨天穿什麼衣服也得被淋透,還是穿著我這件吧!老劉,麻煩你熬點薑水,一會兒給那兩個警察端去,讓他們驅驅寒。”

    眾人見許立執意不肯換衣服,隻好做罷。劉曉初的媳『婦』在後麵廚房熬了一大盆薑水。薑水熬好後,劉曉初要去送,卻被許立攔住了,道:“還是我去吧,隻留那兩個警察在那兒,我不放心。我陪他們在那兒呆會兒,你們就不要去了!老朱,你就在這歇著,千萬別『亂』走,這雨水不幹淨,別把腳上的傷口弄感染了。”

    說完接過劉曉初手上的薑水,又披上了雨衣,冒著大雨趕往河邊。

    朱明全等人看著許立遠去的背影,不由得一陣感慨。特別是劉曉初更是道:“咱什麼時侯見過這樣的領導啊,淨想著咱們,不顧自己,這大雨天的還要往外跑。朱大哥,你說許助理在咱們鄉能呆長不?要是他能當上咱們鄉的書記,那咱們這些老百姓可有福了!”

    朱明全也歎道:“是啊,這樣的領導可真是不多見了!不過要我看,許助理恐怕在咱們鄉也呆不長,這樣的好領導官當得越大,受惠的老百姓才越多!”

    

Snap Time:2018-01-21 11:00:59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