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十五章情深意切


    第五十五章 情深意切

    範玉華話沒等說完,卻發現許立那雙堅強有力的雙臂已緊緊的抱住了自己,這還是許立第一次主動抱住自己,範玉華頓時高興的泣不成聲。

    “好了,好了,不要發誓了!”許立終於被範玉華的癡情打動,不忍範玉華發什麼毒誓。自從自己重生以來,原本不信鬼神的許立,已經開始有些相信冥冥中有鬼神在注視著這世間的一切,不然自己又為何會重生。再說範玉華可能隻是一時鬼『迷』了心竅,加上她從小就是在蜜罐中長大,對人情事故並不了解,沒有過什麼人生經曆,過段時間,兩人接觸的多了,等範玉華發現了自己的缺點,就會主動離開也說不定,自己又何必如此絕情。

    “那你、那你是答應我了?”範玉華緊緊的摟著許立的脖子問道。

    許立微微點點頭。

    範玉華高興的大叫道:“你說的是真的?你答應做我男朋友了?太好了!我、我要去告訴我媽!”說完範玉華就要下地,往廚房跑。

    “你快回來吧!可別丟人了!”許立一把拉住範玉華,將她按倒在床上。

    “可是人家高興嘛!”範玉華被許立拉回來,才冷靜了一些,沒再堅持去找孫明慧。說完範玉華反手將許立也拉到了床上,自己卻依偎在許立懷,感覺著這份甜蜜。

    麵對範玉華對自己的依戀,許立也慢慢接受了。大手一伸,將範玉華牢牢抱在懷中,兩人口耳相近,說著貼己話,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範玉華在說,而許立在聽,可範玉華卻依舊感到比喝了蜂蜜還要甜。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不知不覺中兩人躺在床上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突然聽到外麵的門響,兩人才被驚醒。“一定是我爸回來了!”範玉華坐起來道:“咱們出去吧!”

    許立原本來範家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要當麵感謝範傑對自己的照顧。可誰曾想,範傑還見到,卻交了個女朋友。現在自己的身份已經成了範傑的準姑爺,一會兒的話該怎麼說啊!

    跟著範玉華一起來到客廳,正見到範傑剛脫下身上的西裝,範玉華忙鬆開許立的手,跑上去接過範傑手衣服,將衣服掛到衣櫃。範傑笑道:“小華今天怎麼這麼勤快?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啊?”說完還特意看了許立一眼。

    “討厭!你再說我不管你了!”範玉華小嘴一撅,氣道。

    “範叔叔好!”許立在後麵見範傑注意到自己,忙打招呼道。當初麵試時,若說一點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又要考慮回答主考官提出的問題,根本沒有時間觀察坐在麵前的各位考官,現在才仔細看了看範傑。

    範傑今年不過四十五歲,正是年富力強的好時侯,能在這麼年輕的時侯就做到市委組織部長的職位,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由於一直處於高位,自然養成一種氣質,讓許立看得心折不已。

    “嗯,許立是吧,不錯,比我年輕時強多了!”當初麵試時許立從容不迫的表情,回答問題時有條不紊、條理分明,給範傑範傑留下了蜚常好的印象。

    “爸,現在你也不老啊,才四十多歲,還正年青著呢!”範玉華掛好了衣服,抱著範傑的手臂邊搖邊道。

    這時孫明慧也出來了,道:“老範回來了,快洗洗手,來幫我放桌子,菜馬上就好了!”

    許立忙道:“孫阿姨,我來吧!”說完就要進廚房幫忙。

    “不用,小許你快去坐著吧,你範叔叔有道拿手菜,還得讓他來做!小華,快招呼小許去沙發坐會兒,一會兒就開飯了!”

    範玉華聞言過來拉著許立一起坐在沙發上,小聲對許立道:“你今天可有口福了,我爸可是輕易不會下廚的,他做的醋溜白菜可是一絕,保證讓你吃了還想吃!”

    過了不到半個小時,隻聽孫明慧在餐廳叫道:“小華,快叫小許過來吃飯了!”

    等許立和範玉華來到餐廳時,隻見桌上擺著四冷四熱八個菜,一邊還擺著好幾瓶極品茅台。“孫阿姨,真是太麻煩你了!”

    “麻煩什麼,四個涼菜都是現成的,四個炒菜你範叔叔炒了一半,我一共才炒了兩個菜,有什麼麻煩的。小許,你在這兒可不許這麼客氣,以後就把這兒當做自己家,別那麼拘束!”孫明慧對自己這個準姑爺現在是越看越愛看,自己姑娘的眼光可真是不錯。

    “來,小許坐吧。小華,把酒給爸打開!我和小許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麵,可卻是頭一回在一個桌上吃飯,當然要喝點!小許,我可是聽人事局的李成強說你酒量可是一流啊,他可是甘敗下鋒!”範傑接過範玉華遞過來的酒,笑道。

    許立看範傑要給自己倒酒,忙站了起來,道:“範叔叔,我自己來!”說完接過酒瓶,先給範傑滿上,又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我喝酒都是上大學時跟同學們一起練出來的!”

    “能喝酒好啊,酒可以說是男人溝通的一個橋梁,就算是陌生人,隻要在一起喝上幾杯,也可以變成無話不講的朋友。不過小許,這酒有時可也是害人精,許多不該說的話、不該做的事,都是喝多了酒才說出來的、做出來的!”

    許立暗道:這我可是深有體會,若不是因為喝酒又怎麼會讓了計春梅的當,恐怕也不會與計春梅發生任何關係。可事情已經發生,現在再說那些都已經晚了,況且許立也並沒有對計春梅的事情感到後悔。

    “範叔叔說得是,我會小心的!”

    “爸,你別又在家給人上黨課!”“就是,老範,人家小許第一次來,你就少說點那些大道理吧,人家北大畢業,懂的不比你少!小許,來,先吃點菜!”說完孫明慧給許立夾了了些醋溜白菜,道:“嚐嚐,這是你範叔叔的拿手菜,平時他輕易還不『露』呢!”

    “,就是再好的菜,每天吃也會吃膩,我當然得保留著點,不然你們娘倆要是那天吃膩了,還得得把我給攆出去啊!”

    

Snap Time:2018-04-23 23:36:23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