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十二章熱情款待


    第五十二章 熱情款待

    可現在自己卻無故的惹上了範玉華,不管如何處理都讓許立感到頭疼。不接受她,看範玉華哭得那麼傷心,可以看得出她決非戲弄自己,一旦拒絕了她,必然使她傷心,甚至有可能,不,是必定得罪範傑。得罪了市委組織部部長,那自己在江寧縣還會有好日子過嗎?

    可接受她,一來自己這次回到江寧後,一共與範玉華也隻見了四次麵,確實談不到愛情,有的也隻是一種普通朋友的情誼,讓自己一下子接受她,根本不可能。二來自己如果真的接受了範玉華,那以後該如何對呂靜,難道從此以後就隻能將呂靜徹底遺忘嗎?不,自己寧可不要當什麼官,報什麼仇,也決不可能將呂靜忘記!如果一定要讓許立選擇的話,許立隻會選擇離開,也不會拋棄呂靜。

    可沒等許立表態,範玉華卻又開口道:“許立,你知道嗎,在高中時你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長得又帥氣,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把你當做心中的白馬王子。”

    一聽範玉華提起高中時代,許立不覺一笑。雖然三年的高中生活每天的主要任務就是學習,可那時同學之間關係簡單,除了學習,沒有任何煩惱,可以說是許立記憶中最幸福的三年。“那你呢?”許立順口問道。可說完許立就後悔了,自己既然已經決定不接受範玉華這片感情,怎麼還會問這麼白癡的話,這不是讓人誤會嗎。

    果然,範玉華聽後,秀臉一紅,道:“討厭!”一雙大眼睛看著許立的眼睛,許立可以從範玉華那雙清澈、透明的眼睛中看出答案。隨即範玉華便如同說著夢話一般,輕聲道:“許立,你還記得高一那年的元旦聯歡會嗎?你唱了一首《水手》,我至今還記得那首歌的歌詞。”說完範玉華輕聲哼唱起來:“……在半睡半醒之間仿佛又聽見水手說,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幹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幹淚,不要問,為什麼……”

    許立聽著聽著,便不覺的跟著哼唱起來。當年上高中時許立確實非常喜歡這首歌,因為歌詞確實能夠催人奮進。可沒想到範玉華竟也會記得這首歌。

    一曲唱罷,範玉華才又接著道:“你知道嗎,當年因為我爸不在縣上班,而我母親也很少管我,所以我的學習成績一直不好。我能上縣一中,全是我爸憑關係才把我送進去的,憑我的中考成績別說一中,就是三中也上不了,恐怕隻能上職高。我本來不想再上學了,我不想每次考試都考最後一名,然後被大家笑話。可我爸爸卻硬是把我送進了一中,在第一學期,我每天就是混日子,甚至從來沒有翻過課本,考試的時侯,我也沒有參加。學校的老師看在我爸的麵子上,也不敢管我,便任由我放任自流。直到那次聯歡會上,我看見你站在台上唱這首歌,你知道被電的感覺嗎?我當時便有一種被電的感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我發現,我喜歡上了你,沒有道理可講的那種喜歡!”

    許立兩世為人,上一世生活在信息爆炸的年代,網上的各類知識包羅萬象,隻有你不知道的,沒有你找不到的。對範玉華的這種愛,許立隻能把他歸結到少女青春期,對愛情的朦朧、憧憬,一旦遇到一個比較出『色』的男生,便會不知不覺在心中生出愛戀。

    隻聽範玉華繼續如同夢囈一般,道:“隻是我能感覺到我和你的距離是那麼遙遠,讓我甚至不敢流『露』出對你的好感。對你的這種喜歡隻能成為我心中的一個夢。為了能拉近與你的距離,從那天起,我讓我母親給我找來家庭教師,從初一的知識開始補起,高中整整三年時間,我拚命的學了三年,終於在最後高考時考上了一所大專,雖然不是什麼名牌學校,可也算是離你又近了一步。”

    許立做夢也沒想到,在自己的高中時代,竟還有這麼一位美麗的少女如此深深的暗戀著自己,而且愛得如此之深、如此之苦。

    “可就在我領到錄取通知書時,卻聽說你已經考上了北大,我以為咱們倆以後再也沒有了見麵的機會,畢竟北大的高材生又怎麼會再回到江寧縣這個小地方來!你知道嗎,那天早上我在街上看到你的背影,我甚至來不及反應,便已叫出了你的名字。叫完後我就後悔了,明明知道不可能是你。可當你轉過頭來,答應我時,你知道嗎,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我在心告訴自己,這一次一定不能再讓你從我身邊走掉,一定不能!”範玉華說到這兒,語氣無比堅決,雖然眼中含淚,小手卻緊緊握成了拳頭。

    聽了範玉華的心話,許立不知該如何麵對這個女孩,一走了之?還是將錯就錯?“玉華,你冷靜些!我真的不知道我許立到底有何德何能竟能讓你如此錯愛,可是、可是這一切真的有點兒太突然了,而且在我心已經有了一個我鍾愛的女孩,我真的無法接受你的這份感情!”

    “不!你不要說了!為什麼,為什麼你這麼殘忍。”範玉華哭道:“是你給了我人生的奮鬥目標,可在我自以為達到時,你卻走了。就在我以為可以把你忘記時,你卻又突然出現在我的麵前,再次給了我希望。可現在你卻又殘忍的告訴我,你的心中已經有了你的愛人,我這些年的努力、這些年的奮鬥都是白費力,你叫我怎麼冷靜!”

    看著趴在沙發上哭得傷心欲絕的範玉華,許立真的是無言以對。他不敢再上去勸說,他怕範玉華越陷越深,到時恐怕更無法收場。“唉!”許立長歎了口氣,道:“玉華,這隻能說是老天爺開得一個玩笑,你自己保重,注意身體,我走了!”說完許立來到門前,穿上了鞋。

    

Snap Time:2018-07-23 14:09:24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