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十一章初次登門

  
  第五十一章 初次登門
  許立一家坐在桌前也沒有了吃飯的欲望,董鑫一聽許立與範部長的千金並沒有任何關係,心也早就涼了,一頓飯吃得不歡而散。許立陪父母回到家也沒想出個好辦法。最後許立決定去找範玉華,看看她知不知道這個流言,還有她到底是個什麼態度,然後再作決定。
  範玉華在家堿藒M接到許立的電話,一聽許立要請她喝咖啡,心塈O提多高興了,看來許立這個木頭終於要開殼了。應了下來之後,範玉華特意打扮了一番,出門時,惹得她母親一頓取笑,“姑娘這是要去幹什麼啊?不會是要約會去吧,打扮得這麼漂亮,小心把人家給『迷』死了!”
  範玉華說了聲“討厭!”便如一陣風般出了門。
  當許立看到範玉華時,心堣ㄧT一陣苦笑,沒想到還真讓舅舅給說對了,都說女為知己者容,隻要看看範玉華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精心打扮過的,臉上輕施淡粉,嘴唇上塗著淡粉『色』的口紅,烏黑的眼影顯得一雙大眼睛更加有神,一件綠『色』連衣裙給整個咖啡廳也帶來了幾絲涼意。如果範玉華真的對自己沒意思,恐怕不會如此費心,更不會一聽到自己約她,便馬上答應下來。
  “過來了!快請坐,喝點什麼?”
  “在這兒當然是喝咖啡了!不過要多加點糖,我怕苦!”範玉華此時就如同一隻小燕子般乖巧、伶俐。服務員很快就端來一杯咖啡,許立特意又為她加了兩匙糖,遞給範玉華。
  “許立,你找我有什麼事嗎?”範玉華喝了一小口咖啡,卻發現今天的咖啡特別好喝,一點也不覺得苦,反而有一種醇香在口中縈繞。
  聽範玉華這一問,許立反而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了。隻是一笑道:“沒什麼。”
  範玉華看許立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有事,再說兩人還隻是普通朋友,沒事許立決不會主動來找自己。“有事你就說吧,都是老同學客氣什麼。”
  “你爸是咱們市委組織部部長範傑?”
  “嗯,這又不是什麼秘密,你不會是才知道吧!”範玉華點點頭道。
  “難怪你說你爸見過我。咱們麵試時的主考官應該就是你爸,我麵試時能得那麼高的分應該也是你爸幫的忙吧!”許立不禁為之苦笑,沒想到自己還想要與人家劃清界線,可實際上早就得了人家不知多少好處。
  範玉華抿嘴一笑,道:“這有什麼,咱們都是老同學,幫忙也是應該的。再說還是你自己有本事,不然為什麼連我這個親生女兒得分都沒你那麼高?”範玉華麵試時,她的父親範傑隻給打了七十分多分,可其他人那個不知道兩人的關係,最少的也打了九十分,一下便使範傑打的分成了最低分,被去掉了。回家後範玉華沒少拿這個說事,最後還成功勒索了範傑一部最新款的手機。
  許立搖搖頭,歎道:“你父親後來到咱們縣檢查時,還特意提到我,不然我也當不上鄉長助理,這也是你幫的忙吧!”
  “沒帶什麼,隻是幾樣水果,本來聽說範叔叔喝酒,我想買兩瓶好酒送給範叔叔,可玉華不讓,真是不好意思!”
  “討厭!你說我幹什麼!”範玉華在後麵輕拍了許立後背一下,嬌聲道。
  兩人的這個小動作看在劉明慧眼中,更是認定了許立這個準女婿,當下笑道:“聽小華的就對了,她爸要喝酒,家堣偵簳S有?那還用你買!”說著從一邊的鞋櫃堮野X拖鞋遞給許立。
  許立和範玉華進屋後,剛坐在沙發上,孫明慧已經端來一大堆水果,放在茶幾上。許立看著這些水果,不論那樣都比自己買的好上十倍,自己買的那點東西,恐怕等自己走了,就隻能是垃圾箱的貨『色』。
  “小許,吃水果,在這兒就跟在自己家一樣,千萬別客氣!小華,給小許拿水果吃!”
  範玉華拿起一個小桔子,邊拔皮邊道:“這是南方逝江湧泉的無核蜜桔,特別好吃!”說完將拔完皮的小桔子遞給了許立。“你嚐嚐!”
  許立接過來,掰了幾瓣放到嘴堙A味道酸甜可口,確實不錯。
  孫明慧坐在一邊看著兩人甜密的樣子,更加認定了兩人的關係,準姑爺第一次登門,當然要留人家吃頓晚飯,而且還得告訴老範一聲,讓他趕緊回來。便站起來道:“小許,你坐一會兒,我出去一趟,一會兒就回來!小華,陪許立多坐一會,晚上就在這吃飯。”
  “阿姨,你別忙了!我就是來謝謝範叔叔對我的照顧,既然範叔叔不在家,那我下次再來好了!”許立這會兒已經是如坐針氈,孫明慧對自己的態度太明顯了,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孫明慧對待誰都會這麼熱情,這是把自己當成範玉華的男朋友了。
  自己本來就是想解決這個誤會的,可現在這個誤會卻是越來越深,要是再吃頓飯,自己恐怕就更解釋不清了。此時他早已後悔了當初答應範玉華在家媯末d傑回來,便想借機告辭。可孫明慧那會讓許立走,直往回推許立,還道:“你這孩子,跟阿姨還客氣什麼,快回去坐著,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
  許立又不敢真跟孫明慧較勁,最後還是被推了回來,隻聽防盜門“當”一聲被關上了,許立回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範玉華,卻發現範玉華此時竟是雙眼含淚,坐在那堣p聲的抽泣著。許立一下慌了,忙走到範玉華身邊,道:“你、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哭了?”
  範玉華一聽許立的話,頓時雙手掩麵,哭得更厲害了。
  許立兩輩子加一快也隻熟悉一個女孩子,便是他最後的妻子呂靜,雖然不能說是愛情白癡,可也真是差不多少。讓他麵對槍林彈雨,許立絕不會皺眉,可一聽到女孩子哭,許立就心媯o『毛』。在與呂靜在一起後,呂靜很快便知道了許立的這個『毛』病,隻要許立一惹到她,不管真哭、假哭,隻要一哭,許立保證乖乖就範。
  “你、你別哭了好不好?到底是誰惹到你了?”
  範玉華哭了一會,見許立隻會在那堳瘙o繞著沙發『亂』轉,卻一句好話也不會說,一看就是沒哄過女孩子,心頭不禁又是一甜,心堛漫e屈也消了不少。“你是不是特別討厭我?”範玉華睜著那雙如同雨後池塘般水氣朦朧的大眼睛看著許立,問道。
  “沒有,怎麼可能!我什麼時侯討厭你了!”許立急忙為自己辯白。
  “那你為什麼要走?不是討厭我又是什麼!”
  “我……”許立一咬牙,道:“我不是怕你父母誤會嗎!”
  “誤會什麼!”範玉華這明顯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誤會、誤會……”許立吱唔了半天也沒說出到底誤會什麼。
  “誤會咱倆處對象?”一邊範玉華突然接口道。
  “對,誤會咱倆處對象!”許立一聽有人說出了自己的心婺隉A忙道。可說完他就知道不好。果然許立話音未落,沙發上已又傳來範玉華的哭聲。
  “你還說不是討厭我,你要不是討厭我,幹嘛怕人誤會!”說完範玉華趴在沙發上蒙頭大哭。
  “我……,我不是怕對你不好嗎!這話要是傳出去,我一個大小夥子沒什麼,可你以後怎麼找對象?”
  聽了這話,範玉華突然不哭了,一下子坐了起來,道:“咱倆處對象的事恐怕整個江寧縣都要傳遍了,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歡我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麼還要請我吃飯!今天還要約人家!”
  麵對範玉華的突然暴發,許立一下子呆在那堙A不知該如何解釋。
  看到許立半天無語,範玉華輕輕拉住許立的手,抽咽著道:“許立,我真的讓你那麼討厭嗎?”
  “不是,你長得這麼漂亮,情格溫柔,又這麼懂事,怎麼會討人厭呢!”說實話,範傑作為市委組織部部長,別說是在江寧縣,就是在鬆江市也算是高官了,而範玉華生在這樣的官宦家庭,卻能如此知書達理,『性』情溫順可人,已經是萬分難得,按說許立如果真能找這麼個女朋友,已經是祖上燒了高香!
  可許立卻是有苦難言,身邊現在有個計春梅不算,更麻煩的是,如今許立心中依舊無法忘記呂靜,雖然重生已經有兩年了,可2008年國慶節那天發生的一切還經常會出現在許立的夢中,特別是呂靜最後凝視著自己的那個滿是懇求的眼神,讓許立至今難忘。
  對計春梅,不管是逢場作戲也罷,還是被她可憐的遭遇所感動也罷,計春梅畢竟是見過些世麵,特別是在男女之事上,也放得開,以後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兩人相互厭倦了,可以說聲“拜拜”便可以各奔東西。可對呂靜許立無法忘懷,也正是因為有了呂靜和孩子的慘死,才使得許立下定決定走上官路,立誌要查清當年事情的真象。不然以許立現在的身價,那媮晱峖b二道鄉那個破山溝堥苦,恐怕早就去環遊世界去了。
  “沒有,這個可真不是我說的。”範玉華忙解釋道:“那次麵試後,我爸就常提起你,說你確實有水平,如果窩在二道鄉那個窮地方可真是委屈了,他是惜才,才幫你的。”
  話雖如此,可許立明白,如果沒有範玉華在中間幫自己說話,人家一位堂堂市委組織部長怎麼會記得自己一個普通的小公務員?“不管怎麼說,我都要謝謝你!如果沒有你和你父親的幫忙,我恐怕也沒有今天。”
  “謝什麼謝,大家同學一場,幫點忙還不應該嗎?你再說謝,我可要生氣了!”範玉華一撅嘴道。
  “好,我不說了。對了你父親今天在家嗎?他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總得當麵謝謝他吧!”
  “你還說……”
  “哎,你看我這嘴。”許立輕輕拍了自己嘴一下,才道:“我是說我想去看望伯父,這總是應該的吧!”
  範玉華聽了這話,臉上卻飛上兩道紅霞,怎麼聽著這麼像『毛』頭女婿去見老丈人呢!“我爸、我爸他今天早上去市堣F,要不這樣吧,你到我家先坐會兒,我爸也應該快回來了。”其實範玉華心婺簼鏡似的,父親就算回來也得四點多鍾,現在才兩點不到,要想等他,可有得等了。
  許立一看範玉華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可即然已經說了,人家一個女孩子都邀請你去人家坐客,自己此時還能說什麼?隻能是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許立本來想去買點好煙好酒拿著,畢竟第一次登門,再說範傑還幫了自己這麼大忙,也的確是應該好好謝謝人家。可範玉華卻說什麼也不讓,最後隻讓許立花了十幾塊錢,買了點水果。許立自己都覺得有些寒酸,可範玉華見許立肯聽自己的話,卻高興的不得了。
  兩人到了範家時,範玉華的母親孫明慧開門時,先是一驚,隨即便明白過來,熱情的跟許立打著招乎:“你就是許立吧!總聽小華提起你,就連我家老範也說起過你,快進來吧!你這丫頭,有客人來怎麼也不提前打個招乎。”
  “阿姨,您好!”許立把買來的水果遞給孫明慧。範傑作為鬆江市委組織部長,家堨陋阞澈人當然不少,不過能登範傑家門的人,恐怕還沒有像許立這樣隻提兩袋水果就敢來的。不過孫明慧也並不是那種不分輕重的勢力眼,
  “這麼客氣幹什麼,下次來不許再帶東西了,聽見沒有!不然阿姨可要生氣了!”孫明慧是江寧縣人大辦公室的副主任,見多識廣,當然不是那種普通家庭『婦』女所能比的,態度沒有因為許立的禮輕而有什麼變化,還是那麼熱情。更何況她也聽範玉華說過許立家的條件,以為許立家不過是一般的普通家庭,當然不會有什麼過多要求。更重要的是,在孫明慧心中早已把許立當作了自己的準女婿,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就算許立空著兩手來,她也不會有任何不滿。
  

Snap Time:2018-10-20 23:00:35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