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十章驚聞流言


    第五十章 驚聞流言

    東北燉菜館離許立家步行也不過五六分鍾的路程,一會兒功夫大家就已經來到飯店門口。董鑫笑著上前為許立友推開門,道:“老許,快請吧!服務員,在樓上給我們找個包間!”

    許成友知道董鑫根本不是真心誠意的請自己,隻不過是自己兒子急氣,當然不會跟他客氣,率先進了飯店,跟著服務員一路上了樓。董鑫卻一直等到最後才上來。點完菜,幾人坐在包間喝著茶水,許成友和許立一言不發,董鑫也知道這爺倆對自己心懷不滿,可現在卻不敢得罪兩人,隻好笑著打破僵局,道:“小許啊,聽說你跟財政局的小範在處對象?現在到什麼程度了?”

    許立聽了一愣,“你說的是範玉華?這是誰說的?根本就是沒影的事,我倆隻是高中同學,怎麼可能處上對象了?”

    董鑫以為許立是麵子薄,不好意思承認,笑道:“同學好啊,近水樓台先得月,再說全縣恐怕都傳遍了,你還隱瞞什麼。”

    董晶一聽也急了,道:“許立,你真的處對象了?怎麼不告訴媽一聲,那天領回來讓媽看看。對了,你昨天不是誰請你一個老同學吃飯,不會就是那個小範吧!”

    “媽!昨天我確實請的是範玉華,可我們不過是普通朋友,她也考上公務員了,我才請她吃頓飯,算是為她慶祝一下!我們倆根本就沒有什麼。”

    董鑫一聽,頓時急了,道:“小立,你可得跟舅舅說實話,你跟那個範玉華真的沒什麼?”

    許立沒想到舅舅竟為為自己的事這麼上心,苦笑道:“真的沒什麼,我畢業後回來,算上昨天晚上也隻見過她三麵,能處什麼對象啊!”

    “這下可壞了!”董鑫自言自語的道。

    “怎麼了?”董晶一聽也急了,忙問道。

    “小立,舅舅相信你說的,可別人怕是不信啊!難道你不知道範玉華家的情況?要是讓她父親知道了這件事,恐怕你就要倒黴了!”

    “別人信不信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範玉華家人知不知道又能怎麼樣?”許立一臉疑『惑』的道。

    “小立,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跟舅舅我裝糊塗啊!範玉華的父親就是咱們鬆江市市委組織部部長,你不知道?”

    “什麼?市委組織部部長?”許立也愣了,他隻知道範玉華家應該是有些勢力,不然也不能把她安排到縣財政局,可沒想到範玉華的父新竟是如此高官,可自己與範玉華高中同學三年,也沒聽有人說起過這事啊。

    “這回明白了吧!你要是真跟範玉華處對象,那倒是件好事,有她父親照應著,你將來的官途必定是青雲直步。可現在你卻沒有,但關於你和範玉華的流言卻已經傳遍了咱們江寧縣,聽說前段時間,範部長到咱們縣來檢查工作,在會上還特意提到了你,說是對你這種人才一定要留住、用好,千萬不能流失,咱們江寧縣乃至鬆江市,像你這種北大的高材生也是不多見的。”

    許立這下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縣人事局的李局長和二道鄉的傅得彪等人為什麼會對自己這麼客氣,自己剛上班就讓自己做了鄉長助理,還有自己父親,學校怎麼會突然提拔他當教導主任,就憑自己這點麵子,想都不要想,看來都是範部長的麵子啊!

    董鑫繼續道:“你現在做了鄉長助理,應該也是範部長在中間起了做用。可人家這麼看重你,可你卻與他女兒傳出這種流言,你說,如果範部長知道了,他會怎麼想?會怎麼對你?”

    看許立一言不發,董鑫又勸道:“小立,你要是信舅舅的,就聽舅舅一句話。那個範玉華既然肯跟你單獨吃飯,應該是對你也有一些好感,反正也沒聽說過範玉華有男朋友,你幹脆將錯就錯,追求範玉華,你要是真能成了範家的女婿,起碼可以讓你少奮鬥十年!到時你爸、你媽也跟著借光!”董鑫雖然沒提自己,可實際上他才是最急的。自己在副科長的位置上幹了這麼多年,隻能看著一任又一任的科長升職,再從外麵調來科長,自己卻使終扶不了正,要是能跟範部長粘上點親戚,恐怕用不上一年,自己就可以當上科長。

    許立雖然立誌為官,卻從來沒有想過借著裙帶關係往上爬,再說自己身邊已經有了一個計春梅還不知如何處理,心還有一個呂靜,如何又能去追求範玉華?而且自己一直隻是把她當成同學、朋友,卻從來沒想過會與她成為情侶、夫妻。

    可許立抬頭看看舅舅、舅媽,還有父母,特別是父親,雖然一句話沒說,卻從他那眼神不難看出他對教導主任這個職位的渴望,受了一輩子氣的父親,終於要出頭了,卻極有可能再次被打回原型,這讓他的心也一直揪著,放不下來。

    許立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一個辦法,他既不想違心的去追求範玉華,又不想讓父親失望。雖然自己現在可以說是億萬富翁,可有些東西是錢買不來的,比如範部長的照顧。如果沒有這些流言,隻是一個教導主任的職位,相信自己隻要給那個校長甩幾萬,保證父親馬上就可以上任。可現在的問題是,一旦這個流言傳到範部長的耳朵,不管流言是從那傳出來的,範部長恐怕都得怪罪到自己身上,那自己便算是把他給徹底得罪了。

    隻要範部長一句話,就算自己給父親學校的校長送錢,那個校長恐怕也不敢要。錢和權,自己的範部長之間,別說那個校長,就是任何一個人恐怕也會選擇保住自己的烏紗帽,決不敢得罪範部長。除非自己所付出的金錢多到比那個校長的職位更吸引人,才有可能讓父親坐上教導主任這個職位。可許立卻不想簡單的用錢把那個校長砸倒,畢竟自己連給父母買幢樓房都是幾番猶豫,就怕過早暴『露』了自己的底牌,而成為眾矢之地。

    

Snap Time:2018-07-21 21:51:50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