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十九章衣冠禽獸


    第三十九章 衣冠禽獸

    看許立也是一臉的氣憤,計春梅苦笑著繼續道:“看到我們驚慌的樣子,那個經理反而笑了,他說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希望我們抓緊最後的機會,好好表現,也許地留下的就是你。

    原本我們十五個女孩的關係好像親姐妹一般,可就是經理的一句話,卻使我們變成了仇敵一樣,每天這個防著那個,那個防著這個,互相監視著,希望可以抓到對方的錯誤。

    很快就過去半個多月了,我發現我們當中有兩個女孩子與經理走得特別近,有時晚上夜不歸宿,一次我早起上衛生間,竟發現有一個女孩竟然衣裳不整的從經理的房間出來,我那時雖然懂的不多,可也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果然,第二天,經理就宣布那兩個女孩子在這一年表現突出,已經可以確定留下了,希望我們繼續努力。”

    計春梅說到這,看到許立一眼,道:“我想不是傻子就可以明白經理的意思,可我隻要一看那個經理比我父親還要大的年紀,那個像癩蛤蟆一樣的大肚子,我就一陣犯嘔,我就想,我寧可不要工作,也決不會去討好那個癩蛤蟆。”

    許立聽到這,也氣道:“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種人就應該下十八層地獄。”

    “沒看出來,你還這麼有正義感!”計春梅笑道。可隨即又接著道:“我本來以為一年期滿我就回學校算了,對賓館的事我父母多少也聽說了一些,他們也讚成我的決定。可誰知就在試用期要滿的時侯,一個人出現了,他改變了我的命運。”

    “知道黃曉良嗎?”計春梅問許立道。

    “當然知道,他原來不是咱們縣的縣長嗎?聽說現在已經調到省了,不知道幹什麼。”

    “對,就是他。就在我試用期將要結束時,他那天陪客人在賓館吃飯,因為喝多了酒,當天晚上就在賓館休息。那天正好是我值夜班,晚上他按鈴,讓我給他送些開水。可當我提著開水進屋後,這位白天高高在上的縣長黃曉良,卻變成了黃鼠狼,把我按倒在床上。我雖然拚命的掙紮,卻不是他的對手。”

    說到這,計春梅已經是淚如雨下,突然趴到了許立懷,哽咽著道:“我想要喊救命,可他卻威脅我,說我要是敢喊,就要掐死我。”

    雖然已經事隔十年,計春梅現在還好好的坐在這,可許立心中還是暗自一緊。

    隻聽計春梅繼續道:“我當時拚命的與他撕打,拚命的喊救命,可沒人理我。我又撕打不過他,最後……最後被他打昏了過去,等我第二天早上清醒過來時,發現身上的衣服都沒了,身體陣陣發痛,我知道,一定是被這個禽獸得逞了!”

    此時的計春梅已經是泣不成聲,淚水已經打濕了許立的前胸。可許立一方麵固然同情計春梅的不幸遭遇,可另一方麵卻因為計春梅的投懷送報而把持不住了。

    計春梅哭了一陣子,才漸漸緩了過來,低聲道:“我醒時那個禽獸已經不在屋子了,我穿好衣服,走出臥室,卻發現那個禽獸卻正坐在外屋的客廳,我當時就撲了上去,隻想要與他同歸與盡,可那個禽獸卻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他說,要是我再鬧下去,他就要告我入室行竊,讓公安局把我關進監獄。還說,別想要告他,在江寧縣的地界上,他黃曉良還沒人敢抓他。不過他一句話卻可以讓我失去工作,我的父母,甚至我的親戚朋友都不會有好下場。”

    “你真的沒有去告他?”許立問完就知道自己是多此一問,如果真的告了,她計春梅現在恐怕就不是在二道當副鄉長,恐怕早就被關進監獄吃牢飯去了。

    “告?我怎麼告。”計春梅冷笑了兩聲,道:“他就是咱們江寧縣的縣太爺,你說要是真把警察找來,他們是聽我的還是聽那個黃鼠狼的?而且當時我隻有十八歲,根本就什麼也不懂,一聽他說要對付我父母,真的被他嚇到了,坐在那,隻覺得渾身都軟了,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那個禽獸見我不說話,竟恬不知恥的坐到我身邊,摟著我說,隻要我不鬧,跟了他,他保證讓我也當官,甚至我的父母都可以升職。我當時雖然恨不得掐死那個禽獸,可不知為什麼,我竟然連抬起胳膊的力氣都沒有。那個禽獸見我沒說話,扔給我一張名片,隻說了句想明白了給他打電話。說完竟然哈哈大笑的走了。”

    “哪你呢?你怎麼辦?”

    “我?我能怎麼辦,我想過死,可為了一個禽獸就這麼白白死了,傷心的是我的父母,我的親人朋友,那個禽獸恐怕不會為我落一滴眼淚。我坐在那想了半天,最後決定等試用期滿了,就回家,到大城市的闖一個天下。”計春梅說完冷笑道:“可誰知當我回到寢室才發現,事情卻遠不止我想的那麼簡單,其他人看到我衣衫不整的回寢室竟然不但沒有一個人來安慰我,反而在那兒嘲笑我,特別是那兩個跟了經理的女孩,竟然走到我麵前給了我一個大耳光。當時一下子就把我打蒙了,我捂著臉,看著她們兩個,可她們兩竟還是步步緊『逼』,罵我是個賤人,跟她們搶男人。”

    計春梅說到這,緊緊的抓住了許立的肩膀,道:“你知道我當時是什麼心情嗎?沒想到我受了那個禽獸的侮辱不算,還被她們兩個以為我也跟她們一樣去討好那個賴蛤蟆。受了她們兩個的氣,我當時一氣之下就跑了出去,到垃圾箱把那個黃鼠狼給我的名片找了出來,給那個禽獸打了電話。”

    

Snap Time:2018-01-23 04:15:40  ExecTime: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