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十五章慘遭戲弄


    第三十五章 慘遭戲弄

    這時薛老二家的酒菜早就擺上了,最中間是一大盤胖頭魚燉粉條,其餘還有油炸的小鯽魚、拌的黃瓜拉皮、豬頭肉等等,菜雖不多,倒也都是吃飯下酒的好菜。吃飯的也隻有傅得彪、薛老二、許立、徐剛四個人。在村吃飯更沒有那麼多講究,四人圍坐在小院的葡萄架下,端著大碗,喝著村人自己燒的高梁酒,邊吃邊聊,一晃就到下午了。

    吃完飯,徐剛將傅得彪送回家,又將許立送回鄉『政府』。臨走時,徐剛小聲對許立道:“許哥,你在學校學散打學了多長時間啊?能不能教教我?”徐剛今年不過才十九,這些年在電影、電視,武打片看的多了,可沒想到現實竟然還真有功夫存在,剛才在上山村,看到許立隻是兩手輕輕一推,那王老四的兩胳膊就脫臼,那能不眼讒。

    “可以啊,你要是想學明天早上五點半來找我!隻要你堅持個一兩年,雖然不敢說成什麼高手,但對付三四個人還不成問題。”許立當然不好拒絕徐剛,便答應教他幾手。

    “唉!我明天一早一準來找你!”徐剛聽了高興壞了,沒想到許立不但答應輔導他考公務員,還要教他功夫,自己可真是遇到貴人了。

    許立看著徐剛整個人都是蹦著下的樓,暗笑,這才是徐剛這個年紀所應該有的朝氣,那象昨天中午吃飯時那個老氣橫秋的樣子。可許立卻不知道,自己才是別人眼最少年老成的人。

    回到辦公室,三樓已經沒人了,傅書記回家看來是不會過來了,徐鄉長也不知上那兒去了。許立上了會兒網,查了點資料,一晃就已經四點多了。這時就聽到走廊響起高跟鞋踏在水泥地上傳出的清脆響聲,而且是越來越近,好像正向著自己辦公走來。

    許立抬頭向門口望去,卻正好看到有人走進來。“計鄉長?快請進!”許立一看是鄉的副鄉長計春梅,忙站了起來。

    “不打擾你吧?”計春梅笑著進了屋,也沒把自己當外人,沒等許立讓她,一屁股就坐在了許立的床上,還順手『摸』了『摸』床。“還行,挺厚實的,昨天睡得還習慣嗎?”

    許立抬頭看了計春梅一眼,隨即便低下了頭,再不敢看她。計春梅上身穿的是件白『色』襯衫,可不知這個計春梅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襯衫的紐扣已經解到了第二個紐,許立坐在椅子上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襯衫麵。

    許立上一輩子因為參了軍,直到二十八歲才因為探親途中的一次偶遇,成就了與呂靜的一段佳話,不然恐怕還得繼續當他的王老五。而重生以來,許立至到今天也不能忘記呂靜,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份思念越來越強烈,許立甚至想過,自己是不是應該早點去見呂靜,沒有必要一定要等到六年後才與呂靜相遇。不過卻因為自己的事業才剛剛起步,不確定的因素太多,而呂靜現在應該還在讀大學,自己也不好去找她。至於其他人,許立卻是從沒想過。

    不過眼前的這一點春『色』,卻讓許立有些坐立不安。許立今年已經二十二了,正是年紀輕、火力旺的時侯,上輩子之所以能堅持到二十九歲才結婚,那是因為身在軍營,每天的訓練就已經讓他脫了一層皮,等三年兵當下來,又進了雪豹部隊,每天出生入死,就更沒有那個閑心了。可現在卻不同了,身處在這個花花世界,許立的心就如一潭秋水,也許一個小石子就會讓他泛起一片漣漪。

    而且這個計春梅相貌也是上上之選,特別是一雙大眼睛,看著你時,仿佛能把人的魂都勾出來,年紀也不大,不過才二十六歲,正是成熟、誘人的好時侯,讓許立這個小夥子看了,那能不產生一點反應。

    “還行……”許立不敢看計春梅,卻不代表計春梅會放過他。低著頭的許立隻聽著計春梅從床上站了起來,不知道要幹什麼。許立一抬頭,想看看計春梅在幹什麼。卻不料,頭一下子撞上了什麼。隻聽見“哎喲!”一聲,再看計春梅,卻是滿臉通紅,正捂著前胸看著許立。

    許立的臉也一下子紅,不用問,許立也知道,自己剛才那一下子一定是撞在人家胸上了,怪不得那麼軟!不對!自己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對、對不起!”許立紅著臉站了起來,“你、你沒事吧!”

    計春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白了許立一眼,道:“你說呢!我看你頭上有東西,想幫你,你倒好,竟然撞我!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許立兩輩子加一塊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炮彈、子彈、火箭彈見的多了,卻沒見過這麼大的……一著急,連話也說不利索了。

    計春梅一見許立真的急了,她卻一笑道:“行了,沒事了,跟你開個玩笑。”說完還故意『揉』了『揉』胸前那兩個重磅肉彈,隻看得許立目瞪口呆,等他反應過來,應該非禮勿視時,計春梅已笑得是如同風中的芭蕉、雨中的海棠,站都站不穩了,一下子躺在了許立的那張小床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說完許立就後悔了,這不是欲蓋彌彰,越解釋越黑嗎。

    “笑、笑死我了,姐姐逗你玩呢!”計春梅看許立的臉燒的已經可以煎雞蛋了,怕再逗下去,許立這個愣頭青要是翻臉了可就沒意思了。“行了,小許,我過來就是看看你晚上有沒有安排,要是沒什麼事,姐姐請你吃飯!”剛才雖然不過短短幾分鍾時間,許立更是尷尬的時間居多,可計春梅卻根本不在意許立占到什麼便宜沒有,反而覺得兩人的距離好像近了些,幹脆就以姐弟相稱。

    

Snap Time:2018-01-23 15:50:41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