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十一章鄉長助理


    第三十一章 鄉長助理

    “這、這不太好吧!”許立一聽又吃了一驚。鄉長助理,那可是副鄉長的待遇,自己一個剛來報道的『毛』頭小子,那有一下子安排為鄉長助理的。

    就連一邊的李成強也愣了一下,隨即卻對傅得彪的這個決定無比佩服,不過有些事還是要提醒一下的。“嗯,老傅,雖然小許當鄉長助理,他的能力是足夠了,可他畢竟還有一年的試用期,再說鄉長助理也不是你說定就能定的,那得縣同意才行啊!”

    “球!在二道鄉,我說行就行,而且我們鄉黨委早就開會研究過了,全票通過,縣那幫人也管不到老子這塊!誰要是不同意,讓他來找我傅得彪!小許,你就先當著鄉長助理,待遇什麼的先由鄉負責,至於任免文件等你試用期過了,我去找縣要。”傅得彪這幾句話可是夠硬的,可就連一邊的李成強都不敢說個不字,由此可見傅得彪在縣還是有一定地位的,敢惹他的人恐怕不多。

    “老徐,小許先跟你一段兒,你多幫他熟悉一下情況。唉!我就怕小許在咱們二道呆不長啊,咱們二道這潭淺水怕是養不了小許這條龍。對了,也讓你那小子多跟人家小許學學,沒事多請教請教,省得下次再考公務員又是白忙活。小徐,跟你許哥多學著點,人家隨便指點你幾下,雖然不想著你也能考全市第一,可總能進了麵試吧,要不然我和你爸就是想幫你也幫不上,聽見沒有?”

    辦公室的科員徐剛就是徐鄉長的兒子,現在還隻是臨時工的身份,這次公務員考試他也參加了。當初許立報名二道鄉時,負責報名的就是二道鄉的黨辦主任王忠,他出去就是給徐鄉長打電話。不過徐得厚對許立報名二道可是根本沒放在心上,畢竟自己兒子的水平自己知道,結果也不出徐得厚所料,徐剛連筆試都沒通過,根本沒進入麵試,也就是說與許立根本沒有競爭可言。

    徐得厚當鄉長也有幾年時間了,當然能聽明白傅得彪話的意思,那是說許立在二道呆不長,警告他不許搞許立的小動作,而且徐剛要想考上公務員,還得請教人家,畢竟人家可是全市的第一名。

    徐剛在鄉『政府』也呆了一年多,當然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要說他對許立沒有一點想法是不想實的。可人就是這樣,如果兩個人相差不多,那當然是相互競爭,可一旦相差太遠,那一點點的嫉妒之心很容易就會演變成敬佩。

    “許哥,我文化不高,隻是中專畢業,你也知道現在這社會想找個好工作有多難,我也是認準了考公務員這條路,以後許哥你可得多幫著我點,隻要能考上公務員,許哥你的大恩我徐剛必定銘記終身。我敬您一杯!”

    “不敢當,咱們年紀相差不多,以後互相學習,你放心,如果明年還有招考,我保證讓你進入麵試。”許立初來二道,當然也明白要想在二道好過,徐鄉長這種地頭蛇是得罪不起的,當即答應了徐剛的要求。畢竟公務員考試還是有脈絡可尋的,隻要這個徐剛不是太笨,自己抽時間輔導他一段,讓他過了筆試這關還是很容易的。

    “好,有了小許這話我也就放心了!我也幹了這杯,以表謝意!”徐得厚這一輩子就徐剛這麼一個兒子,如今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可以保證徐剛在辦公室當個科員,可自己年紀一天天大了,早晚有退的那天,人走茶涼,到時誰會認他這個退了休的老鄉長,兒子一個臨時工,還不是一句話就給打發了,隻有考上公務員,才能有個保障。

    其他人眼看不僅是人事局長,就連本鄉鎮的黨委書記、鄉長都如此看重許立,剛來便成了鄉長助理,其他人那還敢得罪許立,當下輪番向許立敬酒,以示拉攏。

    許立也是來者不懼,一會兒功夫便喝了有二斤多酒,卻是臉不紅、心不跳,其他人隻是驚訝許立的酒量,傅得彪卻是高興的難以言表,連連叫道:“好、好,不說別的,就小許這個酒量當個鄉長助理就是綽綽有餘。!”

    許立暗笑,這酒量和職位好像沒什麼直接關係,可在傅得彪眼卻是成了衡量一個人是否稱職的重要標準。

    一頓酒宴當然是賓主盡歡,不管是遠來的李局長,還是傅得彪對許立都是更加看重了。李成強臨走時,拉著許立的手,反複叮囑道:“小許,他老傅就是副直脾氣,要是有什麼說得不對的,給你委屈受,你就找我,實在不行我把你調到我們人事局去,雖然一時半會不能給你個副科級,但當個科長什麼的,還是可以的。”

    許立到現在也搞不清楚,李成強和傅得彪等人為什麼會對自己這麼好,可這總不會是壞事,都說傅得彪有股子匪氣,可許立到現在還真沒看出來,隻覺得這個直得可愛,真得讓人甚至不好意思在他麵前耍小心眼。

    “李局長,傅書記他們對我這麼好,我在這兒那會受什麼氣,你就放心吧,等我有空回縣,再去謝您!”

    “不用、不用,對了,你要是見到市委組織部的範部長,別忘了替我問他好!”說完李成強便在小馬的攙扶下進了車。隻留下一臉疑『惑』的許立。

    許立聽了李成強最後的話,好像有些明白了這些人為何會如此看重自己,難道是市的那個什麼範部長給他們打了招乎?可自己那認識什麼市領導啊,就是縣的領導自己到現在還是一個也不認識,或者是他們都搞錯了?

    送走了李成強,大家也都各自回去歇著了。傅得彪和徐得厚都是二道本地人,家就在二道,所以兩人都回家了。其他人家都在縣城,平時沒事就早走晚來一會兒,要是有事晚了,就在辦公室住。這時天還早,便紛紛回了各自己辦公室小睡一覺。

    

Snap Time:2018-07-22 03:38:27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