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十一章暴風公司


    第二十一章 暴風公司

    在一家酒店中,許立和肖明二人酒足飯飽之後,肖明一方麵因為賺了錢而高興,想要討好許立,希望許立能夠再指點他一些;另一方麵酒精也起了作用,使肖明的話多了起來。

    “許老弟,哥哥真是佩服你,小小年紀已經是千萬富翁,而且眼光又這麼準,跟你隻呆了一天,你就讓我近十年辛辛苦苦攢下的錢一下子漲了六成,頂得上我六七年的收入!”

    “肖大哥,這才隻是剛開始,今後賺錢的機會多得是,隻是看你能不能把握住而已。來,再喝一杯!”

    “唉,沒了你許老弟,就是再好的機會擺在我眼前,我恐怕也不敢出手啊!這次要不是你,我恐怕也隻會白白錯過這次機會。不說了,來幹杯!”

    二人又喝了一杯,肖明的臉明顯更紅了,說話也有些不利索了。

    許立看時機也差不多了,道:“肖大哥,依我看香港股市還有繼續上漲的機會,隻是不知肖大哥信不信得過我?”

    “信!我當然信!”肖明一聽許立說還有機會,眼睛瞪得老大,問道:“你說香港股市還能上漲?能漲多少,什麼時侯漲?”

    “港股這次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基本已經跌到了穀底,不過在港商和香港『政府』的聯手下,還有大陸的支持,想來很快就會上漲到一萬點以上,肖大哥還敢不敢繼續投資?”許立把玩著手中的酒杯道。

    “敢!隻要有你許老弟,我就敢!”肖明雖然有了幾分醉意,可對自己的本事還是很清楚的,自己是守成有餘,開拓不足,交給他一個企業讓他管理,他保證可以管理得有條不紊,可股市這東西,一天一個變化,他實在是無法掌控。

    許立搖搖頭,道:“我還是個學生,當然不可能總是呆在香港,我是想和肖大哥合作,一起發財。”

    “合作?怎麼合作?如果沒有你我一個人恐怕真的不行!”肖明對自己沒有什麼信心。

    不過許立也正是看好肖明這一點,如果把錢交線肖明,倒是不用擔心他胡『亂』出手。“肖大哥,我準備用這四千萬成立一家風險投資公司,由你任總經理,負責公司日常工作。你放心,我也不是放手不管,我回到北京後咱們電話聯係,你隻要按照我說的做,保證年內便讓你成為百萬富翁,用不上三年,你就是千萬富翁,怎麼樣?”

    “這……”肖明一時還真下不了決心,在遠勝貿易公司,雖然掙得不算太多,可比起其他人已經算是好的了,每年能有五萬的純收入,在98年怎麼也算是金領階層,可如果與許立合作,賺了還好說,可一旦虧了,可就是血本無歸,他有些猶豫了。

    “肖大哥,你放心,如果你肯加入到我的公司,我可以給你5%的股份,而且每年給你百萬年薪,不會讓你吃虧的!”

    “嗯?”肖明一聽許立開出如此優惠的條件,所有的猶豫都煙消雲散。“好,許老弟既然如此看得起我肖明,我肖明再不答應,就是不識抬舉了。今天開始,我肖明就跟著你幹了!”

    許立微笑著點點頭,道:“肖大哥,你就安心的等著做你的億萬富翁吧!”

    肖明在遠勝公司時,主要負責的就是外聯,經常飛往世界各地,對世界各地的法律法規都有所了解,因此肖明建議,公司最好是開在英屬維爾京。

    維爾京群島是世界避稅天堂,麵積僅有153平方公,卻吸引了35萬家公司在這紮堆,原因是該島『政府』1984年通過的《國際商業公司法》,允許外國企業在本地設立“離岸公司”,並提供極為優惠的政策:在當地設立的公司除每年交納600美元的營業執照續牌費外,免交所有當地稅項;公司無注冊資本最低限製,任何貨幣都可作為資本注冊;注冊公司隻需一位股東和董事,公司人員中也不必有當地居民;無需申報管理者資料,賬目和年報也不必公開。

    有人做過計算,這個小島平均每個居民擁有近20家企業,一個籃球場的麵積上就有一家公司。由於這些離岸金融中心沒有外匯管製,保密程度高,資金轉移不受任何限製,所以也成為國際洗錢活動最猖獗的地方。據估計,每年大約有5000億到1.5萬億美元的資金通過洗錢改頭換麵。

    許立這次出來辦理的是僅有一周的香港簽證,根本不可能跟肖明一同前往維爾京,所以一切都交給肖明辦理,而許立則在香港等待。

    三天後,肖明風塵撲撲的回到了香港,將辦理完的各種手續交給許立。這次肖明按許立的吩咐在維爾京注冊了一家名叫暴風的離岸公司,由許立任董事長,肖明為總經理,其中許立有80%的股份,肖明有有5%,孫極有5%,項龍和胖子和都有3%,於亮有2%,二子雖然一分錢沒出,許立卻也給他留了2%的股份。

    在孫極等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們已經都成了暴風公司的董事,以後他們就是什麼也不作,僅是公司分紅就足夠他們富貴一生了。

    許立一周的假期已經結束,不過在肖明的強列要求他,許立答應陪他去見孫得遠。畢竟孫得遠是看在眼鏡的麵子上才特地派了肖明來幫許立的。可許立倒好,隻用了兩天時間,便將肖明挖到了自己帳下,如果不親自跟孫得遠打聲招呼,以後可不好說話了。而且肖明也決非那種不講感情的人,在遠勝公司工作這幾年,孫得勝一直照顧他,如果沒有孫得勝,當年就憑他一個農村出來的大學生,怎麼可能留在上海?恐怕早被分配回老家,也許當個鄉村小學的老師,或者到鄉當個辦事員之類的。

    兩人從香港回到大陸後,直接坐飛機飛往上海。孫得遠對許立的來訪倍感意外,可當他聽說了許立的來意後,更是吃驚不小,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在香港僅僅一周時間,便將資產翻了一翻,還注冊了一家風險投資公司,這讓孫得遠不得不正視起眼前這個少年。

    

Snap Time:2018-01-20 03:50:17  ExecTime: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