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章見義勇為


    第四章 見義勇為(本章免費)

    聽到項龍的話,許立一把拉住項龍的手,低聲道:“沒事,隻是做了個惡夢!”十年的生活,特別是在最後一天所發生的事,的確尤如一場惡夢一般,讓許立心中驚顫不已。

    “沒事就好,你要是真不舒服,就別去了看升旗了,早餐我給你帶回來!放心,不會便宜胖子的。”項龍還是有些不放心的道。

    未等許立開口,一邊被壓迫的胖子早已不甘的叫道:“天啊,還帶這麼欺負人的!”

    許立這時已漸漸適應了自己重回十年前的事實,聞言叫道:“你叫地也沒用,我不但要去,還得多吃上幾份早餐,怎麼著也得把我昨天做夢時耗費的體力給補回來!”

    “要的!硬是要得!”於亮家是四川的,從小到大又最佩服開國十大元帥之一的陳毅,所以這句陳毅元帥的口頭話也成了他的最愛。“就是要把胖子這個娃兒給吃垮!”

    “小樣!要是別人說這話也就算了,就你這個幹巴的死玻璃,我讓你四個,你也吃不過我一個,還說要吃垮我?”胖子當然不甘示弱,回言道。

    “好了,別鬧了,這都五點了,既然粟子沒事,咱們就趕快收拾收拾去天安門。今天國慶升旗,人一定少不了,晚了該沒有好位置了!”項龍見胖子和玻璃還有繼續開戰的意思,忙勸道。

    “今天就先饒了你個娃兒……”

    “少白話,有能耐別挌唧我,看爺們不掐死你個死玻璃!”

    “我沒能耐,你能把我怎麼樣?”於亮回眸一笑,做了個經典的蘭花指動作,溫柔無比,頓時全寢人吐成一片。

    男孩子收拾起來當然動作迅速,而許立雖然頭腦還有些不太清醒,他到現在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回到十年前這個事實。可在其他人的帶動下,他也終於穿好了衣服,與其他人一樣輪翻到衛生間內洗臉、刷牙。六個人洗漱竟僅用不到十分鍾。當然這不包括整理內務在內,不然恐怕就是升旗結束,眾人也出不了門,你沒看到胖子的一隻臭襪子還扔在床頭嗎。好在這是假期,大家也都已經大三了,也沒有人會來檢查內務。

    其他人見許立還有幾分『迷』糊,隻是以為他還沒有睡醒,可為了趕時間,一路上都有人牽扯著他,許立也就這樣被拉下了樓。可眾人緊趕慢趕,打車趕到天安門廣場時,廣場上也早已是人山人海。天安門廣場對麵的大街上,從全國四麵八方趕到這來看升旗的人排出的長隊有幾公之長,好在有警察在一邊維持秩序,不知還不知會『亂』成什麼樣。

    六人趕忙站到隊伍最後,不過片刻功夫,眾人身後便又排起了長隊。離升旗還有一段時間,幾人沒事閑聊起來,隻有許立一個人沉默無語,獨自站在最後,此時他的腦中可以說左邊是水、右邊是麵,隻要一動腦,整個腦袋便成了一團漿糊,根本無法理清眼下的事情。

    就在整個人群都在吵鬧中時,突然聽到前麵幾米的地方有人大喊:“抓賊啊!你別跑!”人群頓時隨之一靜。隨後便看到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從人群中向許立等人所站的位置衝過來。項龍等人都是一楞,等他們反應過來,想要幫忙抓賊時,那個小偷已經從他們身邊衝了過去。後麵聞訊趕來的警察因為慢了一步,加上逃跑本就是所有小偷的基本功,所以一時也趕不上來。

    眼看那個小偷就要從人群中衝出去,突然腳下一拌蒜,整個人淩空飛起一米多高,最後撲通一聲摔在地上。這一下摔得真是實成,直到被趕來的警察和事主按在地上,也沒能爬起來。小偷最後被警察順利的抓走了,可那個小偷一瘸一拐,臨走時卻朝著許立等人所在的地方狠狠的望了一眼,還叫道:“媽的,那個王八蛋給老子下拌子?等老子出來非打斷他的狗腿!”

    小偷話音未落,卻被一邊的警察一巴掌打在後腦上,罵道:“快走!都現在了,還敢囂張?黑皮,看來你是準備在監獄養老了!”警察見時間快到了,升旗儀式馬上就要開始,而小偷已經抓到了,也就沒有人再去多事,去找剛才那個見義勇為的人。

    “別啊,警察大哥,咱不過就是拿了個錢包,頂多罰點款,拘留半個月到頭了,咱出來不是還得混日子嗎?要是以後每次都有人管閑事,那咱不是得去喝西北風去了?”

    看著那個小偷被警察帶走,人群再次恢複了剛才的吵鬧。不過項龍等五人卻圍在許立身邊,小聲的嘀咕著。

    “沒看出來啊,一夜沒見,粟子長本事了!”

    “一邊去,死燈炮,咱們粟子這是見義勇為!”胖子推開於亮,又道:“粟子,就你剛才那一腳絕對帥斃了,什麼時侯學的,教教弟弟,以後有機會咱也拌死燈炮一下,讓弟弟出口惡氣!”

    剛才人群中比較『亂』,別人沒有注意到是誰拌了那個小偷,可胖子等人卻是看得清楚,正是許立在小偷跑過時,一腳踢在那個小偷左腿小腿的迎風骨上,才將那個小偷踢倒。

    二子這時也湊過來,小聲道:“粟子,你這一腳真見本事,可一定要教教哥哥才行!”

    許立剛才那一腳根本就沒有經過大腦,隻是條件反『射』罷了,至於為什麼能踢得那麼準,恐怕還是得益於許立七年的軍旅生涯增培養出的本能反應。所以許立此時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解釋。好在項龍這時為他解了圍。

    “行了,都別說了,在這兒生事的小偷決不會隻有一個人,一定還有同夥望風,別讓他們發現是粟子出的腳,這些小偷都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要是報複起來,也是麻煩。”

    眾人一聽,項龍說得在理,而且剛才那個小偷被抓了還那麼囂張,確實讓幾人有幾分顧忌,要是這些小偷真的找上門來,一番恐怕是免不了的,受不受傷還是小事,如果被學校知道,若是定『性』為見義勇為頂多給個證書,口頭表揚幾句,可若是定『性』為打架鬥毆,再給個處分,自己不是比竇娥還冤。

    

Snap Time:2018-04-24 10:40:00  ExecTime: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