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章寢室鬧劇


    第二章 寢室鬧劇(本章免費)

    1998年10月1日早上四點多鍾,太陽剛剛『露』出一點笑臉,整個北京城都籠罩在一片霧白之中,街路上往來穿梭的車輛開著『射』燈呼嘯而過,路邊早起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忙,無停留,四處都是一片寂靜。

    可在北大的一間男生寢室中,隨著一個鬧鈴突然作響,六張床鋪上睡像各異的六名小夥子先後睜開了朦朧的睡眼。住在下鋪的一名體重超過二百斤的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抬頭看了看床頭的鬧鍾,猛然大叫一聲:“二子!這才四點,你就不能讓你那個破鬧鍾停停!天啊,這還叫不叫人活了!”

    在他對頭的床鋪上,一人把頭伸出了溫暖的被窩,僅從他『露』出的黝黑上身不難看出他的體格極其健壯。“死胖子,昨天就你叫得最歡,非得要起早去看升國旗,這會兒又來怨我,你是不是皮緊了!”二子本名叫王濤,因為在寢室排老二,一次在寑室老大的無意中叫出了“老二”這個名字,頓時引起一片哄笑。這個稱呼實在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某些不健康的東西,最後在王濤的強烈要求下,才改稱二子,不過代價就是比他小的人也沒有人管他叫一聲二哥,都是以二子稱呼。

    胖子一聽,才終於想起來,今天是建國49周年的大喜日子,自己從沈陽來北京上學也有兩年多了,可卻因為自己貪睡,竟然一次升旗也沒參加過,這才讓習慣早起的二子今天早上務必要叫醒自己,一同去看升旗。自知理虧的胖子卻始終沒能敵過周公女兒的誘『惑』,伸手將被子使勁往上一拉,從頭到下蓋了個嚴實,小聲嘟囔道:“這才四點,離升旗還早呢,我再睡會兒!”

    誰知沒等他再次進入夢鄉,卻覺得上鋪一陣搖晃,仿佛地陣了一般,急得胖子不得不再次伸出腦袋叫道:“死玻璃,你就不能讓我再睡會兒!你要是再晃,我就跟你拚了!”

    “嘿嘿!胖子,你說吧,是你上來,還是我下去?咱們不大拚三百回合,你還以為哥哥這響徹308的名號是騙人的!”

    “鬱悶!我怎麼淨跟你們這群變態住在一起,想我李賓英名一世,最後竟毀在你們身上,天啊,你睜睜眼,一個霹靂將這個死玻璃劈成渣子算了!”

    胖子話音未落,一個纖瘦的身影如同猴子一般從胖子的上鋪跳了下來,伸手拉開胖子的大被,整個人便鑽了進去。

    “啊!不要!”被窩中傳出了胖子淒慘的叫聲。同時又傳出另一人曖昧的聲音:“胖子,你就從了哥哥吧!哥哥保證讓你舒服!”

    “於亮!你這個大燈炮、死玻璃,快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氣了!”剛才下來這人本名叫於亮,不過這亮不就是燈炮嘛,燈炮不就是玻璃做的!再加上去年夏天的一次意外事故,於亮和田剛,就是剛才的二子在衛生間衝澡,誰知於亮腳底一滑,一下子撲在了二子身上,又恰好被門口的胖子看得清楚,所以於亮便多了玻璃這個外號。而於亮對於玻璃這個外號也是不以為然,反而時常以此來威脅眾人。因為他身體纖瘦,本就有幾分女生像,更讓他有了發揮的機會。一旦有人敢叫他玻璃,他便立刻施展化身大法,仿佛像一塊橡皮糖一樣往你身上一貼,嘴更是“老公、老公”叫個不停,隻叫人能抖下三斤雞皮疙瘩。所以雖然於亮這個玻璃的外號比較響亮,卻也隻限於寢室內流傳。

    “不客氣?好,我就看看你怎麼個不客氣……”

    隨後隻見胖子的被窩中如同發生了世界大戰一般,並不時傳出胖子的笑聲,隻是這笑聲卻是無比淒慘,整個床鋪也是左右搖擺,一邊的二子也早已坐了起來,看著不遠處的戰鬥,不停的傻笑。

    過了能有一分鍾,胖子的大被被猛的掀開,隻見胖子隻穿了個小三角褲頭,整個人仿佛一團肉泥般灘在床上,而於亮卻正騎在胖子身上,兩隻手還在不停的撓著胖子的腋窩。

    “我……我服了,於亮、大哥、大爺,你就饒了我吧!”胖子的弱點早就被寢室的人『摸』透了,不然就憑他二百多斤的體重,誰敢惹他,不說別的,隻要胖子往你身上一壓,就好像一座肉山般能壓得你喘不過氣來。可是這個胖子最怕別人撓癢,隻要一撓,就算他剛剛還是座鐵金剛,馬上便會化成一灘爛泥,還是那種扶不上牆的。

    “服了?那好,哥哥今天早上運動量過大,這早餐的問題……”

    “交給小弟!饅頭、包子、油條、麻花任大哥隨意!”

    這時在他們對麵的床鋪上卻又有人說話了,“胖子,隻解決燈炮一個人的早餐?哥哥可是有家不回,辛辛苦苦起了個大早要陪你去看升旗,你竟然把哥哥給忘了?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弟兄們,今天咱們就讓這個死胖子大笑三十分鍾,讓他笑絕身亡!”

    “大鼻子象,你竟然趁火打劫!”大鼻子象本名叫項龍,隻因大家看蠟筆小新看多了,對麵的小象印象深刻,便給他起了這麼個外號。

    項龍聞言,鼻子冷哼一聲:“嗯!看來咱們的胖子弟弟脾氣漸長啊!”

    “別,別,哥哥,是我錯了,早餐我請,麻煩大家給個麵子!”胖子如今是人在屋簷下,那能不低頭,加上胖子家條件不錯,父親是沈陽市交通局的局長,每月給胖子的生活費就有五千之多,而且這個胖子還時不時以買資料學習向家打上幾個報告,還能再請下來幾項專款,不過這些專款卻都被他填到了肚子,所以這幾個小錢他是根本不在乎。

    “嘿,大家都聽到了,這可不是我欺負胖子,是他強烈要求咱們給他麵子的!是不是啊,眼鏡、粟子都給個回話。”

    在二子上鋪也探下一個腦袋,一副比啤酒瓶底還要厚上幾分的眼鏡將這人的臉蓋上了一小半,難怪要叫他眼鏡。“是,咱們胖子弟弟最仗義了,咱們要是不給他這個麵子,胖子非得跟咱們急不可!我孫極決對支持胖子!”

    

Snap Time:2018-01-17 23:24:10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