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收複夷洲


    “來,幹了!”司徒聖順手扯開襯衫的紐扣,道:“媽的,這東西就是別扭,下次我說什麼也不會再穿這東西!”說完一抬手,半碗白酒就幹了下去。

    其他三人也是幹淨利索的幹下了半碗白酒。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計春梅,一個女孩子竟也像爺們一樣,說幹就幹,讓司徒聖和杜震也為之側目。

    “好!爽快!”司徒聖不由得對計春梅樹起了大拇指!

    不過四人這樣喝酒要是被外麵人看到非得氣死不可!這可是解放前的飛鷹茅台,在拍賣會上,一瓶就要幾百萬,四人這一眨眼的功夫就是兩瓶進去了,這可就是五百萬啊!要不是在坐的都億萬富豪,恐怕會心疼死!

    君子之交,尚酒為橋!有了好酒相伴,眾人的話題也就漸漸打開。一頓飯吃到午夜,司徒聖、杜震卻再也不敢小瞧許立,甚至是一口一個老弟的叫著。隨著幾人了解加深,老司徒和杜震也知道許立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靠自己的努力拚搏,別看許立不過三十多歲,卻能在商界、武界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將來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至於許立和連市委書記的頭銜在兩人眼中反而不算什麼,以兩人的身份,不論到那個國家都是國家領導人親自相陪,如果回國更是主席、總理親自接待,副部級領導根本就靠不上前。

    在古堡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許立就告別了其他人和計春梅回到了小別墅。許立本想在這多呆幾天,陪陪計春梅和兒子,再隨商務部的考察團一起回國,可於亮的一個電話卻讓許立不得不提前回國。

    當天傍晚許立所乘坐的飛機在京城緩緩降落。許立這次隨團出國,可商務部的考察團還沒有回來,許立怕驚動太多人,特意告訴齊老不要再派人來接他。出了機場。許立直接打了一輛出租車趕到了齊家。

    一進門,許立發現齊老今天竟沒有看新聞,而是坐在沙發等著自己。

    “爺爺!”許立將自己在國外為齊老帶的禮物放到了一邊,坐到了齊老身邊。

    齊老點點頭,道:“這次出國收獲怎麼樣?順利嗎?”

    現場沒有外人,隻有肖柔抱著兒子坐在許立身邊。許立也沒什麼好避諱的,道:“一切順利,我已經成為聯合會正式會員,而且與杜老和司徒先生聊得也非常投機,他們答應有時間會來我國進行訪問!”

    “好!”齊老聽到許立已經成為聯合會正式會員也高興不已。道:“主席和總理也都十分關心這件事,以後我們國家的發展也少了許多擔憂,至少不用擔心有人會軍事入侵!”

    “爺爺,我和司徒先生、杜老昨天晚上在一起喝酒,我曾提起過夷洲的事情,看得出司徒老先生對夷洲也十分失望,以後如果有機會,可以考慮和平收回夷洲!”

    “老司徒真的這麼說?”齊老猛然坐直了身體,瞪著許立。要知道夷洲可以說是全國人民。特別是齊老這一代人心中永遠的痛!夷洲雖然是孤懸海外,可自古以來便是國家固有領土的一部分,當年如果不是老司徒橫加阻攔,恐怕早就回到祖國的懷抱了!

    這麼多年。國外反華勢力也一直將夷洲作為懸在中國頭上的一把利劍,實在是牽涉了國家太多的精力。特別是美國將夷洲做為其在亞洲最重要的戰略基地之一,時刻威脅著國家安全。同時夷洲也是限製中國走向深藍的最重要的島鏈之一,如果能夠解夷洲問題。中國才能真正成為海洋國家,才能真正成為世界強國!

    許立點點頭,道:“司徒先生已經答應。不會在夷洲問題上繼續為難我們,不過他同時也希望能夠進一步加強與我們的合作,他準備將夷洲的產業逐步轉移到我們這……”

    “這是好事!我們當然同意!”齊老有些興奮的道:“六十年了!建國已經六十年了!如果夷洲問題能在我們手上解決,這是對我們那些死去的戰友最好的告慰!”

    “爺爺,雖然司徒先生不會再幫助夷洲,不過還有美國等國在一邊虎視眈眈,加上夷洲內部也有不少反華勢力,所以夷洲問題恐怕不是短時間能夠解決的!”

    “我當然知道!但至少我們看到了希望!我想如果能在十年之內解決夷洲問題,我也許還能看到那一天!”齊老無限感慨的道。

    “爺爺,您至少能長命百歲,當然能看到那一天!”肖柔抱著小天勝,在一邊插言道:“而且您還要看著天勝一天天長大,直到他結婚生子,讓您抱上重外孫!”

    “哈、哈,希望我能活到那一天!”齊老今天聽到許立帶回來的消息十分高興,一把抱過小天勝,笑著道。“小猴子,你可要快點兒長大!”說著將天勝扔起老高,樂得小天勝咯咯知個不停。

    “許立,這次去參加大會,還有什麼收獲?”

    “爺爺,昨天聯合會召開了會議,我可是真的見識了這些人的影響力!這些人坐在一起,隨便幾句話,就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命運,會上有兩人達成合作,將加快阿富汗戰爭的步伐,我看阿富汗戰爭也許就要結束了!”

    齊老聽了卻笑了笑,搖頭道:“你看到的還隻是表麵!以我對聯合會這些會員的研究,他們關心的不是戰爭結果,他們關心的隻是戰爭是否能讓他們賺錢,所以他們決不會這麼快結束阿富汗戰爭!對了,你這次怎麼這麼急著就趕回來了,沒與老司徒和杜震他們多聚聚?”

    “爺爺,我正有事要向您匯報!”

    齊老看到許立麵色嚴肅,恐怕不是什麼小事,也坐了起來。

    “爺爺,您也知道在鬆江高層一直矛盾不斷,我也就讓人留心了魏廣斌的一舉一動。這兩個月來,魏廣斌以外出考察為名,幾乎走遍了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昨天傳回消息,魏廣斌將出外考察的最後一站放在了齊魯省,並且與齊魯省的孫國強書 記密談了一個多小時……”(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18 07:06:47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