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綁架群眾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綁架群眾    當天晚上許立將徐剛帶到家,為自己這唯一的徒弟接風。今後有了徐剛在自己身邊,許立就更加安心了,至少一些小事就不需要自己親自出麵,有徐剛幫自己跑腿。    關於康明德和金鳳台記者的行蹤也很傳回消息。康明德竟然帶著金鳳台的記者到了海 寧市最偏遠的一個村子山難村。當年許立剛到和連任職時,也曾去過山難村,對山難村有所了解。這個村子不僅是和連市一百個貧困村之一,同時也是全國貧困村。    山難村位於海 寧市大山之中,雖然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年,可至今沒有一條像樣的道路,要想去山難村隻能通過一條不足兩米寬羊腸小道,一般的轎車根本進不去,就連號稱無路不通的越野車在這條山路麵前也隻能望而興歎,隻有拖拉機才是這唯一的現代交通工具。山難村全村四十三戶一百八十一名村民每年人均收入不足五百元,大多數村民依舊靠政府救濟度日。    這次康明德將金鳳台記者帶到山難村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真的為了製造輿論,準備將和連市的傷疤呈現在全世界麵前?許立雖然對康明德此舉十分不滿,可沒有權利製止,隻能將這一情況及時向省委、省政府有關領導做了匯報。    江忠民和文天等人聽到這一消息後,對康明德更加不滿,這不是在給遼海臉上摸黑嗎?有關節目一旦在金鳳台播出,對遼海造成的嚴劣影響不容忽視!    江忠民馬上將文天和薑立軍叫到辦公室,研究該如何應對。可大家也都明白,康明德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已經是徹底豁出去了,他是光腳不怕穿鞋的,一時間大家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而金鳳台作為港島的影響力最大的宣傳媒體,僅憑遼海省委、省政府領導根本無法阻止相關節目的播出。    現場沉靜了片刻,江忠民抬頭對薑立軍道:“立軍,你原來與康明德關係不錯,看能不能勸勸他,不要再搞事了,這樣下去對他、對整個遼海都沒有任何好處!”    薑立軍點點頭,道:“我試試吧,不過我也有段時間沒有與康明德聯係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聽我的勸告!”薑立軍對此事心中也沒有底,自從康明德在和連搞出裸捐一事後,大家都有意疏遠康明德,就連薑立軍也不敢輕易聯係康明德,就怕一不小心被康明德拉下水。    “現在就給他打電話!等相關新聞播出去一切就都晚了!”江忠民急道。    薑立軍看了看江忠民,又看了看文天。本來這種事情不好當著文天的麵說,但自從康明德在和連祼捐之後,文天也明白形勢嚴峻,再也沒有心情與江忠民等人內鬥,反而積極與江忠民和薑立軍等人搞好關係,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平息康明德給遼海帶來的不利影響。雙方關係有所緩和,而這件事當然要當著文天的麵講清楚,不然要是被文天誤會了,剛剛緩和的關係有可能再出變數。    薑立軍拿出電話,拔通了康明德的手機。    康明德此時正在山難村陪著金鳳台的記者曾文軒走訪困難群眾。當地群眾的困難生活讓曾文軒感到觸目驚心,改革開放三十年後,就在全國大多數群眾享受著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幸福生活時,在中國這片大地上竟然還有這樣一群連溫飽都無法保證的人!曾文軒充分發揮一名記者的職業素養,不顧群眾家中髒亂,將攝像機、話筒對準了群眾。    康明德看到曾文軒等人對這些困難群眾流露出同情,他心中有些得意,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的!隻有通過這些困難群眾,才能反應出自己高風亮節的品質,才能襯托出自己的高大形象!    這時康明德的手機響了,康明德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熟悉的號碼。薑立軍在這個時侯給自己打電話,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好事,康明德猶豫了片刻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明德,我是薑立軍,你現在在哪?”薑立軍當著江忠民和文天的麵,不敢與康明德敘舊,怕兩人誤會,直奔主題問道。    “薑書記,我現在和連的山難村走訪困難群眾……”    “我聽說金鳳台的記者到和連要對你進行專訪?”    康明德沒想到消息傳得這麼,不過薑立軍能親自給自己打來電話,說明他對金鳳台記者的重視,看來自己這一著又走對了!“是啊,金鳳台的記者就在我身邊,他們要了解一下困難群眾的生產生活難題!”    “明德,有些事情你要三思而行啊!雖然在和連、在遼海存在困難群眾是客觀事實,可不能因此而抹殺了我們遼海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所取得的輝煌成就!一旦相關新聞在金鳳台播出會給我們遼海,甚至整個國家形象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你想過沒有?”    “薑書記,我不能為了自己麵子上好看就忽視這些弱勢群體,我這次請金鳳台的記者同誌到山難村就是希望通過媒體將這些弱勢群體最真實的一麵反映給全國、全世界的觀眾,希望能喚醒大家對這此弱勢群體的同情,贏得大家對他們的幫助,如果能因此徹底改變這些困難群眾的生活,那怕就是將我撤職我也決不後悔……”    “明德……”薑立軍此時真是恨得牙根癢癢,誰不知道康明德說得冠冕堂皇,可心中最是齷蹉,他根本就是想通過綁架這些困難群眾,為自己增加政治砝碼,保住自己的位置。    可薑立軍剛叫了一句,就聽到電話中傳來一陣“嗡嗡”聲,同時能聽到康明德在那邊斷斷續續的道:“薑書記?薑書記?聽得到我說話嗎?”片刻後,電話中傳來一陣忙音,便徹底沒了聲音。    薑立軍立即重新播打了康明德的手機,可電話中傳來的卻是“電話無法接通”的提示音。薑立軍放下電話,望向江忠民和文天。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1-20 11:17:52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