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辭職報告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辭職報告

    呂萬秋出去不久,康明德就拿著一份文件走進了江忠民的辦公室。“江書記,您好!”康明德一進門就高聲向江忠民問好。

    江忠民卻是冷著臉,根本沒有站起來,一抬手,示意康明德坐下。

    康明德當然知道自己今天來見江忠民不會有什麼好果吃,不過他相信此時別說江忠民,就是滕素清總理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不然必將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

    “江書記,這是我的辭職報告!”既然江忠民不待見自己,康明德自認為此時也沒有必要低聲下氣的去討好江忠民,直接將辭職報告往江忠民桌上一放,自己卻一屁股坐在江忠民辦公桌前的椅上。

    江忠民對辭職報告看也沒看,而是盯著康明德,道:“老康,你這次可真是成了我們遼海,不,是全國的榜樣啊!”

    “不敢、不敢!我是因為年紀大了,知道不能繼續留在和連這個重要的位置,可我畢竟在和連工作了多年,對和連有些感情,反正我一個老頭,除了正常生活外也不需要什麼錢,與其把錢存在銀行,還不如為老百姓多做些實事!”康明德笑著道。

    康明德當然知道自己此舉等於是將江忠民、文天等人全部得罪了,自己既沒有上級領導的理解,又沒有下級幹部的支持,就算勉強留在和連市委書記的位置上也不可能有什麼作為,但他並不後悔!每當他想起當天和連市委辦司機、大廚以及那些工作人員對自己的態度時,康明德就感到無比壓抑!不過自從自己將全部資產捐出去後,這兩天卻再沒有人敢把自己當成透明人,每天自己一進市委大樓,馬上就會有人老遠迎上來向自己打招呼,就算走在大街上,也會有普通群眾上前與自己打招呼,這讓康明德又重找到了市委書記的感覺!

    而今天康明德拿著辭職報告來見江忠民,並不是真的打算辭職。現在自己祼捐一事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就算自己想辭職,江忠民也決不敢答應,自己就是拿著這份辭職報告來打江忠民的臉的!

    現在康明德對江忠民和薑立軍兩人的意見遠比對文天的意見還要大!自己畢竟是薑立軍一係的人,又是江忠民和薑立軍一力將自己捧到現在的位置上,可因為滕素清的一句話,就要將自己這個剛剛上任不到一個月的市委書記調離和連,這讓自己的老臉往那兒放?康明德現在也已經做好打算了,不管怎麼樣,隻要能繼續留在和連任市委書記就是自己大的勝利,就算不能做什麼工作,也要留在這惡心江忠民和薑立軍,他甚至連自己的退路也想好了,隻要一到年齡馬上退休,去國外兒那養老,不再趟官場這潭渾水,到時江忠民和薑立軍就算想找自己算帳都沒有機會!

    江忠民看到康明德這張笑臉,真是恨不能狠狠扇他幾巴掌!可表麵上卻還要裝出一副笑容,道:“老康,不要這麼說,當初我們將和連市委書記這副重擔交給你,就是對你的信任,你怎麼能輕言辭職呢?這是對黨、對人民的不負責任!將這份辭職報告拿回去,留在和連用心工作,和連還需要你這樣的老同誌掌舵!”江忠民暗自慶幸,好在當初是薑立軍去找康明德談的,如果當初是自己談的話,此時可就加尷尬了!

    康明德早已經預料到這一切,微微一笑,接過江忠民遞來的辭職報告,道:“謝謝江書記對我的信任!我一定會在和連努力工作,為和連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貢獻我的一切力量!”

    江忠民實在是與康明德沒什麼好說的,好在秘書長呂萬秋早已看出這些,時刻看著表,等康明德進入江忠民辦公室五分鍾左右時,他便拿起電話,拔通了江忠民辦公室的座機。“江書記,這邊有份文件需要您看一下!”

    “好,我知道了!”江忠民當然知道呂萬秋的意思,放下電話,對康明德道:“還有個會,需要我參加……”

    “江書記,您忙,那我就先告辭了!”康明德識趣的道。

    江忠民此時雖然對康明德已經徹底失望,也知道康明德在此次風波過後就會立即被按在冷板凳上,但康明德這次即然能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誰敢說他下次不會再瘋狂一次?沒有必要當麵得罪康明德。因此江忠民特意站起來,將康明德送出辦公室,看著他走遠了轉身回來。

    康明德用這種非常手段暫時保住了自己市委書記的位置,但他同時也明白,別說江忠民,就是薑立軍也不會待見自己,如果不能想些辦法,雖然位置保住了,但也是個泥菩薩一樣,和連黨政一切大權都在許立手。康明德當然不甘心隻充當一個牌位,他還想再與許立爭一爭!

    康明德回到和連後,卻並沒有急著動手。他知道許立原本在和連就是獨攬大權,要不是有應廣明和黃雲波兩人掣肘,恐怕沒人壓得住許立。但這次事情之後,應廣明和黃雲波就算不投向許立,也決不會再幫自己,現在大家都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等著看自己如何灰溜溜滾蛋!所以如何動手與許立爭權還要從長計憶行。

    許立對此當然也有所準備,康明德既然能無視規矩搞出祼捐的事情,想必遲早會向自己發起後的反撲,但許立卻絲毫不懼,原本就不怕康明德,現在康明德是失去所有依仗,憑什麼跟自己鬥?自己可沒有時間陪著康明德在這鬥氣,剛剛確定的和連服裝街項目現在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已經有多家國內外大型服裝企業表示出對該項目的興趣,甚至有的企業還想在基礎設施建設上分一杯羹。

    許立原本還怕這些企業對服裝街項目不感興趣,想搭好戲台,隻要這些企業等服裝街建好後來唱戲就可以了,但現在他們卻想直接參與到大戲的編排中,看來這個項目確實是大有可為啊!

    ……

    

Snap Time:2018-06-18 05:54:48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