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自作自受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自作自受    薑立軍直到此時才明白這其中的問題,輕輕歎口氣,道:“老康啊,你對滕副總理真是了解太少了!滕副總理潔身自好,可做為副總理總要接觸到方方麵麵的客人,接待下屬,她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借機抓住她的手不放,拉關係、套近乎。因此受到處理的你已經不是第一個,前幾年滕副總理到南越省視查時,當地一個市委書記也是因為一時激動,隻是多握了片刻,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被中紀委立案調查了,這次滕副總理隻是跟江書記打聲招呼,而沒有直接讓中紀委調查你,想必也是因為近段時間和連不太平靜,連立田剛剛出了問題,有意淡化此事,你就知足吧!”    康明德這才醒悟過來,沒想到自己竟無意中觸動了滕素清的逆鱗。    “老康,我已經和江書記商量過了,你打個請辭報告,就說因為身體原因無法繼續工作,出去休養一兩個月,等你回來會把你安排為副省長!”薑立軍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也知道這件事追根到底還是怨康明德自己,想必他也不會有什麼怨言了。    康明德知道自己此時仿佛就站在懸崖邊上,如果就此認輸,也許還能苟延殘喘,保住一命。可要是想要奮力反擊,最大的可能就是落入懸崖,死無葬身之地。當然也有一成可能反敗為勝,但就算是勝也頂多就是一時之勝,卻還是在敵人的圍攻下身處險地,甚至有可能原本的朋友也會變成敵人。    康明德雖然也知道有今天這個結果,已經是薑立軍和江忠民十分照顧自己了,可康明德從省人大副主任調任到和連任市委書記,正準備大展拳腳之際,卻突然因為一件小事而被撤職,康明德當然心有不甘。雖然自己出去休養一個月後回來還是副省長,至少級別沒降,可省委常委、和連市委書記卻遠比副省長權勢要大得多,怎麼也算是一方諸侯,更別提任副省長還要在文天手下。當初提名自己任和連市委書記時,文天就因為自己是薑立軍的人而極力反對,到了省政府文天又豈會給自己好臉色?頂多隨便給自己分一些無關緊要的工作,在文天的打壓下,自己很難再有什麼做為,最後隻能是老老實實的退休。    但是這些話康明德卻不會當著薑立軍說出。“謝謝薑書記,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薑立軍見康明德沒有表示出過多的不滿,以為康明德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點點頭道:“好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康明德離開了國賓館,回到和連市委為他安排的住處。做為和連的大老板,至少是名義上的一把手,按照康明德的級別,市委辦公室將他安排在市委一樓號。此時在這間超過三百平的二層別墅式建築中,隻有康明德一個人。他唯一的兒子早在十幾年前就被安排出國,現在在國外也闖出了屬於自己的一份事業。他的愛人也在幾年前退休後去了國外,幫忙打理生意,所以在國內康明德還真就是孤家寡人一個。    康明德坐在沙發上,感到無比寂寞,就算整個別墅中所有的燈都開著,將別墅照得燈火通明,可他還是感到四周一片黑暗,特別是在他心更是陣陣空虛。到底是老老實實的接受安排,還是奮力一搏,現在康明德也是猶豫不決。    而此時關於滕素清有意撤換康明德的消息早已經傳到了和連各級領導幹部耳中,畢竟當時在場的可不僅僅是江忠民和文天兩人,還有幾名陪同的低級領導幹部和工作人員。這些人突然聽到這麼爆炸性的消息當然要告訴自己的朋友。當一個秘密超過兩個人知道,就再也不能稱之為秘密。一傳十、十傳百,很大家就都知道了。    許立當然是最早知道這個消息的人之一,文天親自將許立叫到房間,告訴了他這個消息後,又道:“是不是你跟滕副總理說了什麼?”文天對滕素清突然表示出對康明德的不滿也有些疑惑,懷疑是許立打了康明德的小報告。如果真是因為許立的原因,文天卻要勸勸許立,這種事如果傳出去,將對許立卻是十分不利,以後誰還敢和許立搭班子?一個不好就直接請出副總理,誰不害怕自己頭上的烏紗帽不保?    許立搖搖頭,他當然也明白,官場爭鬥最忌諱的就是“找家長”,如果人人都這樣,那下麵的工作就真的沒辦法幹了,搞不好會成為眾矢之的,被周圍的人圍攻。    “我從來沒有跟滕副總理說過康明德的事兒,不過在開幕式迎接滕副總理時,康明德不知發什麼神經,在與滕副總理握手時竟將滕副總理的手握出了手指印,我對滕副總理也有些了解,她最忌諱這種事,可能是因此才會要撤換康明德的吧!”    文天已經做到省長的位置,對中央各位領導的喜好十分上心,就怕什麼時侯無意中犯了什麼錯,當然也知道滕素清的忌諱。聽了許立的話,文天點點頭,道:“我也聽說滕副總理對這些事情比較在意,看來是康明德自做自受啊!這次是滕副總理親自開口,想來康明德不可能繼續呆在和連,你認為誰比較適合接任這個位置?”    許立剛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時也是一驚,不過此時早已經平靜下來,仔細想了想,才道:“連立田剛出事不過幾個月,康明德又出了問題,我看中央不見得會聽我們遼海的意見,最大的可能就是從中央某部門直接下派一名市委書記過來!”    文天一皺眉,雖然這是他最不想聽到的結果,可仔細分析,這卻是最大的可能!連立田和康明德都是由遼海省委推薦的人選,可卻先後出了問題,中央領導當然會對遼海領導班子產生不信任,與之相比,區區一個和連市委書記的職位已經是無關緊張,文天現在想的是應該如何與江忠民暫時停止鬥爭,消除成見,一舉扭轉在中央領導心目中的位置,不然要是和江忠民繼續掐下去,隻會給中央領導留下壞印象,自己今年不到五十,可不想止步於現在的位置!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1-17 16:43:46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