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當眾難堪

  
  可就在康明德強壓下心頭怒火,準備繼續發言,剛剛說了“同誌們……”
  這時許立卻輕輕拍起手掌,而台下一直注視著許立一舉一動的同誌們當然要緊跟領導腳步,整個會場立刻響起雷動般的掌聲,硬生生將康明德的講話打斷。.
  康明德此時卻終於忍不下去了,許立此舉分別就是狠狠給了自己一拳將自己打倒後,又用腳在踩自己的臉!本想在這次上任大會上樹立起自己的權威,卻反而丟了麵子,徹底打亂了康明德的思路,將他早已想好的講話也氣得忘了大半!
  康明德狠狠瞪了許立一眼,許立卻根本不理會,依舊在那堣ㄩ礞ㄩC的拍著巴掌。現場的掌聲在許立的引導下整整響了近三分鍾之久,其間康明德幾次想要開口,可他剛發出一點聲音,下麵的掌聲立刻更加響亮,就算康明德雙手虛按,想要讓下麵人停止掌聲也根本沒有人理會
  直到許立停止了鼓掌,現場才再次恢複沉靜。可此時的康明德早已沒有了開始的從容,反而如同一隻紅了眼的讖牛一般,坐在那堣˙☆隉A現場頓時出現了冷場的局麵。
  許立做為會議主持人當然不會讓場麵繼續沉靜下去,拿過麵前的話筒,大聲道:“同誌們,剛才鞠部長和康書記的講話雖然簡短,但是振奮人心、鼓舞士氣,希望同誌們會後一定要深刻領會···”
  康明德本想讓場麵冷靜一下,給許立一個難堪後,再繼續講話,可沒想到許立竟直接拿起話筒開始作總結發言。.
  今天是自己的上任儀式,可自己不過講了幾句話而已,就被許立打斷,許立此舉可是喧賓奪主,也太不將自己放在眼堣F。康明德當然不會甘心吃這個啞巴虧,一手拿起話筒準備打斷許立。可康明德手持話筒才發現話筒竟然已經被人切斷了信號,他的聲音根本發不出去!
  市委大會議室有上千平方米,如果沒有擴音設備,就算康明德喊的聲音再大也頂多能讓主席台和前幾排的同誌聽到,再加上許立正在講話,四隻高音喇叭將許立的聲音擴到全場,根本不可能有人聽得清康明德在講什麼。而且康明德也知道,如果自己在此時聲撕力竭的高喊,隻會讓自己的老臉丟得一幹二淨,除此之外不會取得任何效果。康明德也隻能氣鼓鼓的坐下看著許立的表演。
  一邊的鞠敬林暗自冷笑,想在和連跟許立鬥,就連江忠民恐怕都不行,更別說你一個老朽了!不過他卻不會幫康明德,而是冷眼旁觀,看著好戲。
  “下麵就此次會議精神我講幾點意見:一是要深刻領會,迅速傳達……”許立雖然看到康明德的動作,卻並沒有理會而是坐在那堥唻啈蚑矷A一直講了近十分鍾,從剛才鞠敬林和康明德的講話精神到幹部隊伍作風建設,從和連新港救災到即將召開的和連服裝節,可以說是從具體工作到宏觀工作,從經濟工作到隊伍建設,都講了一遍,直到最後也沒有征求康明德的意見,更沒有給他任何講話的機會,而是直接道:“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散會!”
  在坐的同誌當然也看到康明德一張老臉氣得鐵青,但沒有人會同情他。現在和連是許立隻手遮天如果康明德再年輕幾歲,也許還會有人投靠他,可眼看著康明德頂多能再幹兩年,一旦康明德退休了,自己卻得罪了許立,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許立直接宣布散會後卻並沒有急著離開,鞠敬林也微笑著坐在主席台上,等著看康明德如何應對。下麵同誌卻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許立暗中給坐在第一排的趙國慶使了個眼色。趙國慶現在還隻是公安局副局長,沒有正式被任命為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當然沒有資格坐上主席台。看到許立的眼色,趙國慶心領神會,馬上收拾東西站起來往外走。
  其他人看到有人帶頭,當然不會繼續坐在這堙A大家都明白,許立這次已經與康明德鬧起了意見,他們可不會等著看熱鬧,不然要是成了領導的出氣筒,可是不值得。現場幾百名各級領導幹部在不到五分鍾時間堻蔔e而出,諾大的會議室隻剩下主席台上的十幾個人。
  “鞠部長、康書記,咱們去小會議室坐一會兒吧!”許立也站起來道。
  康明德此時看向許立的目光已經帶了幾分惡狼的凶狠,不過他畢竟也是從政多年,這一點氣度還是有的,至少他知道如果當著鞠敬林的麵當場發作,隻會讓眾人更瞧不起自己。
  “鞠部長,這次辛苦你了,到我辦公室坐一會兒吧!”康明德卻不提會議室,而是邀請鞠敬林去自己辦公室,明顯就是將許立等人排除在外。
  鞠敬林卻不會接受康明德的邀請,介入康明德和許立的鬥爭。淡淡的道:“我就不上去了,省媮晹酗ㄓ痐u作,我就先回去了,康書記、許省長以後到省城有空到我那塈之丑I”
  康明德見鞠敬林執意要走,他也沒有強留,有鞠敬林在和連,他總要有些顧忌,如果鞠敬林走了,自己就是和連的大老板,就算許立如何強勢,也不過是市長,總要在自己領導之下。
  許立在一邊也笑著道:“鞠部長,我送您!”連康明德都沒留住鞠敬林,許立當然不會再開口邀請,不然豈不是讓鞠敬林難做?
  “嗯!正好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談談!”鞠敬林與康明德握手告別後,在許立的陪同下出了會場,直接上車。許立也跟著鞠敬林上了車,而崔林則開著許立的車跟在後麵。
  車剛出市委大院,鞠敬林就笑著道:“許立,你這次可是給了康明德一個難堪啊!”
  “我也不想這麼快與康明德撕破臉,可您也看到他到和連的一舉一動了,根本就沒有與我和平相處的意思,既然他想鬥,那就鬥好了,看誰笑到最後!”糸
  

Snap Time:2018-10-16 05:30:33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