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強勢許立


    汪靜聽到康明德在叫自己,忙從後麵快步走到眾人麵前,低◆道:“康書記,我是市委秘書長汪靜!”

    康明德看了幾眼汪靜,才道:“嗯,今天的會議你辛苦一些,不要出了什麼紕漏!”

    汪靜眼睛一亮,本以為就算康明德上任,也會很快撤換掉自己,可沒想到他竟然會給自己安排工作,難道康明德竟有意重用自己?汪靜仔細一想,康明德雖然曾在和連任過職,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當年的老同事、老朋友大多已經退到二線,就算沒退的也都年歲已高,想要在和連快速打開局麵,手下卻無可用之人,他也不可能從外市縣調進大批領導幹部,如此以來重用自己也並非沒有可能!

    雖然現在許立在和連一手遮天,如果跟著康明德必然會得罪許立。非常文學但汪靜同樣知道,因為自己曾跟隨連立田多年,就算自己想要投靠許立,許立也不會接納自己,如果這次不是有康明德點了自己的將,自己最好的結果就是如盧鳴一樣,去人大、政協任個閑職,提前養老,所以汪靜根本不怕再得罪許立,也許跟著康明德還有一線希望,如果放棄了這個機會,自己這輩子就再也沒有了翻身的可能!

    “是,康書記,我馬上去安排!”汪靜既然下了決心跟康明德走,當然不會遲疑,也不看許立等人臉色,立即走向會場安排會議。

    其實會議籌備工作早就已經結束,而康明德和汪靜現在隻是表現出一個態度而已,畢竟康明德才是市委書記,如果工作都讓市政府作了,沒有市委什麼事兒,那市委還有什麼威信可言,他這個市委書記豈不是顯得太無能?

    許立此時看著康明德種種手段,反而不急了。.他既然已經看出康明德鐵了心的要與自己做對,對於康明德的這些小手段反而有些不以為然·隻要自己牢牢控製住和連大局,這算康明德搞出再多小花樣又能怎麼樣?

    “鞠部長、康書記,請吧!”許立笑著道。

    鞠敬林微微點頭,由此也能夠看得出許立的沉穩。相較於許立而言·康明德的作法有些太急功近利,連一刻也不想等,當著自己的麵就開始搞這些小動作,反而顯得他有些心虛。

    不過康明德也是迫不得已。今年已經五十八歲的康明德當然知道薑立軍派自己到和連的目的,更明白自己滿打滿算也頂多隻能在和連呆兩年,如果自己再小兩三歲,康明德也決不會這麼心急·可時間不等人,要是按常規做法,自己慢慢經營,恐怕沒等自己拉攏到能與許立抗衡的力量就要退休了!

    眾人剛剛走進會場,汪靜再次走到康明德麵前,道:“康書記、鞠部長,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各位領導請上主席台就坐!”汪靜竟然將康書記放在前麵·卻又偏偏沒有提許立,由此向康明德表示自己的忠

    康明德微微一笑,道:“謝謝汪秘書長!鞠部長·您請!”

    鞠敬林暗自冷笑,雖然許立職位比自己和康明德低一些,但不管怎麼說也是遼海省副省長,如果從級別上來說,並不比兩人低。可你們竟然無視於許立,不免有些過份了!況且許立到和連任職一年以來,那些一心與許立做對的人又有誰有好下場?不說和連、遼海內部領導,就連中華石油的總經理焦成祥最後也隻能特意從京城趕過來向許立妥協,你們難道比焦成祥還要霸氣?

    但這些話鞠敬林卻不會講出來,文天一派與江忠民一派鬥得越凶·才越能顯出自己的重要,自己才能從中得到更大的利益。

    眾人依次走上主席台就坐。這次康明德就職大會由許立親自主持,會上首先由鞠敬林代表省委、省政府作了重要講話,對康明德的為人和執政能力給予了充分肯定,最後希望康明德能夠團結並帶領和連市領導班子及全市幹部職工加快和連發展,為全市群眾謀福!

    隨後康明德接過了話筒·不過對於和連方麵提前給他準備的講話稿他連看都沒看一眼,而是大聲道:“同誌們,雖然我離開和連也有一段時間,但作為一名曾經在和連奮鬥了十幾年的老幹部,我對和連的熱愛是發自內心的!我對和連群眾的感情是真切的!和連這些年在曆屆領導班子的帶領下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績,改革發展日新月異,這些成績的取得是全市各級領導幹部和六百萬群眾共同努力的結果!”

    許立坐在康明德身邊,低頭看著講話稿,手中一支筆不停的在紙上寫著什麼,聽到康明德的講話,許立知道康明德是有意淡化這些年,特別是最近一年來和連領導班子所取得的成績,反而在拉攏基層領導幹部、討好全市群眾。

    不過康明德這番話到底能取得多大的效果卻還有待觀察。畢竟不管是基層領導幹部還是普通群眾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康明德在和連幹不長,反而是自己極有可能在兩年後升任和連市委書記,他們又豈會輕易投向康明德?

    康明德的講話稍一停頓,他希望能得到下麵同誌們的熱烈掌聲。可會場上百名同誌的眼神卻看著許立,他們當然也聽出了康明德話中的意思,卻不敢當著許立的麵表態。

    康明德深深體會到了許立在和連的強勢,竟然沒有一個人為自己鼓掌。坐在主席台末位的汪靜當然也看出了康明德的尷尬,急忙舉起手叭叭的拍了起來。可會場上卻依舊壓雀無聲,汪靜的掌聲不但沒有化解康明德的尷尬,反而更如同狠狠扇了康明德一巴掌,讓康明德的老臉為之一紅。

    許立這時才輕輕放下手中的筆,微笑著看著台下的同誌們,微微點點頭,表示他十分滿意同誌們的態度。

    康明德一咬牙,既然現場這些人不給自己麵子,他又不能當眾發火,隻能先將這次的事情記在心,等以後再與這些人算帳。糸

    

Snap Time:2018-06-19 12:41:58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