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有所戒備


    “謝謝鞠部長關心,您放心,和連亂不了!”許立笑著道

    鞠敬林見許立說得輕鬆,怕他掉以輕心,道:“你也不要太小瞧了康明德,他曾在和連任過職,應該能夠迅速在和連拉攏一些人,更有江忠民和薑立軍在背後支持,而且其本身能力水平也不錯,特別是這種官場鬥爭他可是駕輕就熟,不然也不會在曆次領導換界中依舊能夠穩步高升!”

    許立點點頭,道:“我會小心的!”

    “嗯!”鞠敬林雖然與許立關係不錯,但畢竟還沒有徹底倒向文天一邊,今天能將話說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對許立格外照顧了。非常文學

    車隊很快行駛到市委大院,和連市各部門、各縣市區主要領導早已等在這。不管許立在和連如何一手遮天,康明德作為新上任的市委書記,以後就是和連的大老板,大家總要給些子,至少要親自趕來迎接。要是真因此得罪了康明德,就連許立也不見得會為他們這些人而與康明德撕破臉,到時倒黴的還是自己。

    縣委大院雖然比較寬敞,但一下子聚集了幾百人,還是顯得有些擁擠,就連停車位都不夠用了,許多級別低一些的領導幹部隻能將車停在院外。

    車隊駛進市委大院緩緩停了下來,從第一輛車上下來的鞠敬林麵帶微笑,與同誌們打著招呼。可讓大家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許立竟也從鞠敬林的車上下來,反而是康明德乘坐的卻是第二輛車。一些人難免對此有些猜測,看來許立與鞠敬林關係確實不錯,一些本來在許立麵前不得信任的人原想向新上任的市委書記靠攏,可看到今天這個場景,不禁後退了兩步。//

    “鞠部長、康書記,同誌們都到齊了,要不咱們直接去市委會議室吧!”許立笑著道。

    鞠敬林當然不會拒絕許立的提議,點點頭·道:“也好,先召開大會,一會兒再細聊!”

    而康明德下車後,卻在四處打量著前來迎接的人。不過這些人當中有一大半都是五十歲以下的年青領導幹部·僅有的幾個年紀略大一些的人卻都躲在後麵,看來和連真的已經與自己當年在時不一樣了,領導幹部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放眼望去竟沒有看到幾熟悉的麵孔。

    不過康明德還是不死心,他當然知道眼下擠在前麵的這些人恐怕都是許立的親信,就算不是親信,僅從年齡來說也與自己有一定的代溝·不見得會輕易投向自己,還是自己曾經的老朋友更可靠一些!聽到許立的話,康明德也是幾微微點頭,不過就在這時,康明德突然眼睛一亮,還真從人群中看到幾個老朋友!

    康明德低聲道:“稍等一下,我看到一個老朋友,打聲招呼!”說完康明德不再理會許立·邁開大步走向人群。

    人群見到康明德走來,紛紛為他讓出一條路。康明德一直走到人群外圍,才停住腳步·對著眼前的一個頭發已經有些花白的老同誌道:“老馬,還認得我嗎?”

    被康明德叫住的人看了看康明德,才有些猶豫的道:“您是康主任?”

    “哈、哈!老馬,一晃十幾年沒見,你怎麼老成這樣?現在在那個部門啊?”康明德看到老朋友有些興奮的道。

    老馬一摸頭上花白的頭發,感歎道:“是啊,十幾年沒見了,我可是老了,您還是這麼年青!我現在在工會任副主席,明年就要退了!”老馬年紀比康明德大一歲·今年已經五十九,馬上就要退到二線,在工作上也早沒有了上進心,對自己的形象也有些忽視,不然也不會頂著花白的頭發出門。他雖然也早聽說新上任的市委書記是康明德,可他怎麼沒也想到康明德竟會如此念舊·在這種場合特意來與自己打招呼。

    康明德親熱的拉起老馬的手,道:“怎麼能說老呢?隻要還在工作崗位,就要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嘛!再說和連的社會事業和經濟發展還需要我們這些老家夥穩定局麵,你可要小心了,以後我可是要給你加些擔子的,不會再讓你輕鬆下來!”

    老馬雖然頭發花白,可作為正處級領導幹部,家條件還是相當優越,保養的也不錯,要是將頭發染黑,誰也不會相信他今年已經五十九歲。更重要的是老馬從康明德的話中聽出了有重用自己的意思,老馬一顆已經漸漸沉睡的心也馬上重新活動起來,畢竟誰都願意享受那種手握大權的感覺。

    “謝謝康主任,啊,不,謝謝康書記!”老馬有些激動的道。

    “嗯,等有空將咱們當年的老朋友都叫上,咱們好好喝幾杯!”康明德輕輕拍拍老馬的肩膀笑著道。告別了老馬,康明德才走向鞠敬林和許立。

    許立看著康明德,心中卻不太舒服。康明德一來就開始拉攏這些老同誌,看來是早有準備啊!而這些老同誌別看他們沒事時一個個連人影都看不到,可這些人畢竟在幹了大半輩子工作,不論是當年的老部下,還是親戚朋友大多走得還是仕途這條路,要是真讓康明德將這些老家夥聚在一起,所爆發出的能力恐怕就是許立也要撓頭!

    鞠敬林當然也看出了康明德的意圖,看了許立一眼,看到許立微微皺眉,知道許立也有所戒備,便沒有再提醒許立。

    這時高瑩走過來,低聲對許立道:“會場已經準備好了!”

    許立雖然心中對康明德不滿,但表麵上還是一幅笑容,道:“鞠部長,康書記,咱們先進會場吧!”

    康明德點點頭,看著高瑩道:“這位是…···”

    許立忙介紹道:“這位是和連市政府秘書長高瑩同誌!”

    “噢?市政府秘書長?市委秘書長不在嗎?”康明德冷冷的道。

    康明德這話要是在其他地方是半點毛病也沒有,可在和連卻有些唐突了!現在誰不知道連立田已經因走私一案被抓捕,雖然直到現在為止,並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汪靜涉案,但連立田原來的秘書誰敢用?就連市委秘書長汪靜也頗有自知之明,雖然也去參加了迎接康明德的儀式,但與總工會主席盧鳴一直站在最後,不敢上前。糸

    

Snap Time:2018-01-16 17:42:37  ExecTime:0.182